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皇者将出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原始魔域,西方战场,一场大战后,满目疮痍,遍地尸骨。

    皇者之威,惊世骇俗,仅仅化身,已然强悍的让人绝望。

    虚空上,魔族战神凌空而立,一身魔息渐渐收敛。

    战神伐仙,打破万古的禁忌,皇者战败,身影消散。

    阿修罗转身,目光看向西方圣域大军前的十位圣域宫主,平静无言。

    众位圣域宫主中间,罗加目光同样望向虚空上的魔族战神,神色凝下。

    阿修罗,终究还是出来了。

    两人目光对视,片刻后,阿修罗收回目光,身影从天而降,走至天魔大营之前。

    “阿修罗,欢迎回来。”

    玄墨看着眼前魔族战神,平静道。

    阿修罗停步,看着玄墨身后伤亡尽半的天魔禁军,开口道,“辛苦了。”

    “应该的。”

    玄墨应道,“既然你已经出来,吾便回城复命了。”

    阿修罗点头,道,“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玄墨应了一声,回首看着身后四位副统领,开口道,“你们留下相助阿修罗抵抗圣域入侵,切莫疏忽大意。”

    “是!”

    玄墨身后,四位副统领恭敬行礼道。

    “十三殿下,同行吗?”

    玄墨目光移过,看向不远处的十三太子,平静道。

    “嗯。”

    宁辰轻应,身形落下,走至前者身旁。

    晨曦下,两人启程,一同朝着天魔皇城方向走去。

    后方,阿修罗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眸子微微眯起。

    十三太子,九幽这位弟子,秘密太多,让人难以看清。

    鳞皇此次出手,只为了诛杀此子,着实非同寻常。

    南方大陆,深不见底的紫鳞渊下,一股骇人异常的妖气升腾,愤怒的鳞族王者,恐怖的威压席卷整片大陆,摇动九天星辰。

    皇者动怒,天地惊变,南方大陆上空,一颗颗流星划破虚空,燃烧起炽烈的火焰。

    与此同时,原始魔域,天魔祖地深处,两道盖世魔者凌空而立,目光看着陷入震动的南方大陆,神色凝下。

    这一战,鳞族几乎损失了所有精锐力量,鳞皇震怒至此,并不奇怪。

    老十三,这次着实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

    “此事要如何处理?”八荒魔皇凝声道。

    “吾亲自走一趟。”

    七曜魔皇应了一句,身影消失,从天魔祖地离去。

    三皇城,夕阳将落时,两道身影从远方赶来,回到皇城中。

    两人入城,没有回府,直接朝着三皇殿赶去。

    巍峨雄伟的皇殿前,两人身影出现,齐齐行礼。

    “见过魔皇。”

    话声方落,皇殿前,魔气涌动,八荒魔皇现身,看着石阶下的两人淡淡道,“平身。”

    “谢魔皇。”

    两人直起身,左边,玄墨抬头看着皇殿前的八荒魔皇,开口道,“回禀魔皇,阿修罗已经脱困,臣使命完成,回来复命。”

    “辛苦了,皇城这里依旧需要你来坐镇,本皇只能给你一日休整时间,一日之后,大统领恢复原职,继续守卫吾天魔皇城的安危。”八荒魔皇正色道。

    “臣,遵命!”玄墨恭敬道。

    “大统领先退下吧。”八荒魔皇平静道。

    “臣告辞。”

    玄墨行礼,旋即转身离去。

    玄墨离开,石阶之下,只剩下宁辰一人,气氛一时间凝滞起来。

    皇殿前,八荒魔皇目光注视着下方年轻人,神色复杂异常。

    皇族嫡系皇子中,若这样惊艳之人,当是皇族之福气,但,眼前年轻人终究出生人族,虽然有着天魔一族的血脉,却也不能掩盖其身份的尴尬之处。

    人族,在原始魔境中是最卑微的种族,甚至不少大族皆以人族为食,让拥有人族血脉之人继承天魔皇族大统之位,毫无疑问将引起整个皇族的动荡。

    若是他与七曜选择打压眼前年轻人,扶植其他皇子,皇族之中,有希望继承大统之位的皇室血脉,只剩下三太子玄清,还有血脉稍有瑕疵的九皇子玄阙。

    玄清,生性凉薄,一旦得到皇位,其余皇子,几乎不可能有命活下去。

    至于玄阙?羽翼未丰,尚处于成长阶段,目前还很难正面抗衡玄清。

    难以想象,天骄辈出的天魔皇族有朝一日竟会沦落到无人可用的地步。

    各怀心思的两人,谁都没有开口,在场气氛安静异常,落针可闻。

    许久之后,三皇殿前,八荒魔皇恢复心神,目光看着下方年轻人,语气平淡道,“做的不错。”

    “多谢魔皇夸奖,这是臣应该做的。”宁辰嘴角微弯,平静应道。

    “玄箫亲王生前与你师尊交好,此事,你亲自告知你师尊吧。”八荒魔皇继续道。

    “是。”宁辰应道。

    “奔波多日,你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八荒魔皇挥手道,丝毫没有提及论功行赏之事。

    皇族太子,位极人臣,已无赏可奖,再奖,便是皇权大统之位。

    “臣告退。”

    宁辰行礼,旋即转身退去。

    三皇城,九幽王府,宁辰走来,府前护卫没有相拦,俯身行礼。

    “见过十三殿下。”

    “不必多礼。”

    宁辰应了一句,迈入朝着府内走去。

    王殿,宁辰进入,恭敬道,“弟子拜见师尊。”

    一礼落,王殿中,魔气汹涌,一道浑身缭绕着魔息的盖世魔者凭空走出,纵然皇威内敛,依旧强悍的让人难以不敢直视。

    “每次都带着一身伤回来,让为师说你什么好。”

    玄九幽看着眼前弟子,轻叹道。

    “技不如人,受伤在所难免。”

    宁辰脸上露出微笑,道,“师尊,昨夜多谢师尊出手相助。”

    玄九幽闻言,先是一怔,旋即哑然失笑道,“你是在埋怨师尊没有帮你帮到底吗?”

    “弟子不敢。”

    宁辰笑了笑,道,“师尊定然有自己的考虑,不过,师尊下次这么做时可否和弟子打个招呼,昨夜,弟子本来已准备停下看热闹,师尊却突然停手,幸亏弟子反应的快,先一步跑路,不然现在师尊已可以给弟子上香了。”

    “你这小子,倒是打趣起为师了。”

    玄九幽无奈地斥了一句,也没在意,继续道,“以你的实力,不该毫无还手之力,何必一直藏拙,让自己这么狼狈。”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弟子现在已高居太子之位,本来已让许多人心生嫉妒,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幸得师尊护佑,方才得以走至今日,若是弟子狼狈一些,能让那些人稍微放松警戒,值得。”宁辰正色道。

    玄九幽听过,神色凝重下来,他知道自己弟子所说的都是何人,在这原始魔域,真正认可宁辰的人,少之又少,血脉与身份,始终横在后者面前的天堑,难以逾越。

    天魔皇族中从来没有真正封过一个异姓王,更不要说认可一位人族出身的皇子。

    “这大统之位,你真的要夺?”

    玄九幽神色认真地问道。

    宁辰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师尊,弟子不想对你有所欺瞒,但是,该属于自己东西,弟子一定会争取,皇权之争,师尊无需插手,弟子自己足以应付。”

    玄九幽静静地注视着眼前弟子,许久,轻轻点头,道,“既然如此,为师便不插手,这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但,师尊更希望,这是你的时代。”

    宁辰点头,眸中锋芒第一次不再掩饰,话锋凌厉尽显道,“师尊放心,给我时间,不虚太久,弟子之名定会震惊整个原始魔境。”

    “呵!”

    玄九幽畅快一笑,这才是他玄九幽的弟子,百年岁月,不过才刚刚开始,正是锋芒毕露时,何需和他们这些老怪物一般,如此死气沉沉。

    就在宁辰回归三皇城时,北方大陆,巫族圣地中,巫皇天心长舞中央祭坛之上,一身盛装,华美耀目。

    巫族新任之皇,美丽而又出尘,祭祀盛装在身,更显倾城容颜。

    中央祭坛上空,天机衍化,重现过去,推演未来。

    突然,天心身形一顿,脚下一个踉跄,一口鲜血呕出。

    皇者呕红,祭坛上空,天机立刻消散,尽化虚无。

    天心抬手擦去嘴角鲜血,稳住身形,美丽的眸子尽是骇然。

    从前,她推演那位十三太子的来历,便一无所获,如今,她已证得皇道,没想到,还是无法看清此子身上的天机。

    皇者,有着皇道法则相护,难以看清命格,但是,那位十三太子明明不是皇道强者,为何一而再再而三挡下她的推演之术。

    十三太子,你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呢?

    天心目光看着天魔皇城方向,神色凝下,这一场战争,真正的推动者便是此人,但是他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真的只是想改变原始魔境人族的命运吗?

    与此同时,神都山,西方圣域,石族神灵山,三位凌立世间顶峰的皇道强者目光全都看向了原始魔域。

    鳞皇出手,意味着他们出手的时候也快要到来,如今,天魔皇族损失惨重,皇族气运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失去气运加持的天魔皇者,将不再是不可战胜的神话。

    这一日,他们已等了太久…… ( 大夏王侯 http://www.sbxs5.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bxs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