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七年

文 / 一夕烟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知命侯府中,宁辰归来,净手换上常服,旋即来到女常一直静候的书房中。

    若惜奉上府中最好的茶后,便退去了出去,不打扰两人谈话。

    “还未请问姑娘如何称呼?”宁辰开口,面带笑容地问道。

    “嫦月”

    女常看着眼前之人,平静道,送还冥王的一战,她就在现场观战,很清楚这个看似平易近人的年轻人,骨子里是何等的冷漠,当初的百万道血光,可是真正的一道道生魂。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心机如渊,深不可测,这是女常对于眼前年轻人的评价。

    不过,女常同样知道,知命虽遍,但对于身边的人,却极其珍视,甚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

    “好名字”

    宁辰轻轻一笑,旋即继续道,“为了救在下,让嫦月姑娘破费了”

    他当初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一魂散离,功体鞠,加上一身生机枯竭,几乎大半个身子都埋入了黄土中,可想而知,嫦月为救他,耗费了何等巨大的代价。

    “破费吗,呵,倒是真不少,一颗镇魂珠,三颗回天丹,还有吾境女尊亲临,以回天之术,为你聚魂续命,至于消耗的其余天材地宝,就不一一数过了,一时半会也数不完”

    女常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淡淡道。

    听到眼前女子的话,宁辰拿着茶杯的手,轻轻一颤,这个人情,欠得似乎有些大了。

    “姑娘,我们算是朋友吗?”宁辰放下手中茶水,认真道。

    “不算”

    女常直接否认,嘴角露出一抹古怪之色,道,“知命侯,不要以为这些日子以来,我对你的事情,一点都未去了解,做你的朋友,着实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嫦月可没有这个福分”

    被这杏坑死的人,可不少,要做他的朋友,不仅需要处处心,更需要命大。

    宁辰无奈苦笑,原来,他的声名,已经如此不堪。

    “我之所以救你,目械,

    “哪一卷?”宁辰也正色下来,问道。

    明乱已毁在了最后与冥王之战中,无之卷除了乱风尘等人,还无人知道在他这里,如此以来,嫦月想要得到天书就应该是在天、地、生三卷中。

    “天之卷和生之卷”女常平静道。

    宁辰眸子微眯,旋即心中沉沉一叹,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嫦月姑娘,天之卷我可以默给你,但是生之卷不行,此卷是别人相赠,当初我也许下承诺,不会让其他人观看,姑娘可否换一个条件”宁辰认真道。

    “不能,两卷缺一不可”女常喝着茶,淡淡道。

    宁辰眉头皱起,想了想,抬头问道,“可否问姑娘,索要生之卷是为何用?”

    天下功法千千万万,各有长短,天书并非就适合每一个人,嫦月耗费如此大的代价,将他救回,若仅是为了多一种修炼功法,着实不太值得。

    “告诉你也无妨,我需要借助生之卷可以融合任何功体的特殊属性,冲击大圆满境界”

    女诚实回答道,至于后面的半句话,压在心中没有说出,一旦双身都达到了大圆满,她便可以尝试踏向下一个境界,一直从来未曾有人迈入过的领域。

    宁辰沉默下来,许久之后,开口道,“嫦月姑娘,既然你需要是生之卷的真元,而不是修炼功法,那么,在你踏入大圆满之前,所需的生之卷功体,便从我身上剥离”

    “为了一个承诺,牺牲自己日后的自由,值与不值,你要想好”女常眸中闪过一抹光芒,缓缓道。

    生之卷由谁来修,她并不在乎,即便她来修,也要和他一样,从头开始,进度相差不了太多,而且,眼前之人已修炼过一次,再次重修,可能还会更快。

    “不是值与不值的问题,既然答应,就应该做到,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宁辰应道。

    女常没有再劝,平淡道,“那你准备一下吧,我们明日就动身,前往西佛故土”

    宁辰默默点头,应了下来。

    得到答复,女郴再多说什么,放下手中茶杯,起身朝书房之外走去,临出门时,顿下脚步,认真道,“一体双化之法,不是万能,你身上沾染的业力太多了,日后每一劫,都会难如登天,分身毕竟不如本体,若是毁在天劫中,我也难以再救你,到了那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在你意识散景,以搜魂之术将生之卷的修炼方法剥离而出”

    说完,女常迈步走出书房,转瞬之后,消失无踪。

    宁辰轻轻一叹,起身来到书架前,伸手推开密室石门,走入其中。

    冰雪铸造的棺中,鬼女依旧昏迷未醒,娇艳美丽的容颜上,平和安详,就似乎是睡着了一般。

    鬼源回归,三魂齐全,棺中的女子却不知为何始终无法醒来,宁辰眸中伤痛难掩,今生欠下的情,何时才能偿还。

    石室内,素衣静静地站了一夜,第二日天亮时,知命走出,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和前来的女常一同离去。

    书房中,红衣的知命,留了下来,化出了分身,一如往常,安静地坐在那里思考着事情,和从前没有任何区别。

    “侯爷,该进宫去给娘娘请安了”

    若惜敲响了书房之门,旋即推门走入其中,开口道。

    “恩”

    宁辰起身,时间在这一刻停滞,化为日后的缩影,日复一日,七年光阴,从此,再未变过。

    时光如梭,七年如同白马过隙,转眼即逝,炽儿继位,长孙还政,孔羽封侯,大夏的一切,按部就班的向前走着,虽不复往日鼎盛,但是,由于知命的存在,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叛乱。

    宁曦出了府,以公主的礼仪许配了当初被宁辰揍得不轻的太平侯之子,昔日的纨绔子弟,在经过家中的剧变后,成熟了不少,主动要求去了边疆,继承其父守护大夏的遗志。

    若项终疡留在侯府,七年如一日,磨墨添香,端茶送水,从不奢求什么,也不愿再改变什么。

    昔日和长孙定下的三年之约,长孙再未提起过,侯府的女主人,始终空悬,即便许多臣子,都上书提过此事,最终也被长孙压了下来。

    七年过去,长年操劳的长孙,身体终究再难撑持,将要走到一生的痉。

    宁辰默默地站在长孙的步前,一站便是数个日夜,不曾离开半步。

    皇城之外,张灯结彩,新的一年将至,辞旧迎新的气氛,在皇城中蔓延,满城欢庆,热闹极了。

    新年钟声敲响之时,步上,一直昏睡的长孙醒来,双眼前所未有的明亮。

    宁辰眸子深处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哀伤,终于,还是到这一刻了吗。

    “扶我起来”长孙轻声开口道。

    “嗯”

    宁辰点头,旋即上前扶过长孙,心地站起,下了床,朝着一旁的窗前走去。

    身后,青柠和夏馨雨眼中泪水盈出,微微别过头,不让泪光影响到长孙最后的心情。

    皇宫内外,灯火如此美丽,将皇城的夜照的跟白昼一般明亮,钟声回荡中,新的一年随之而来。

    “记得你刚入宫时,还不如本宫高,莽貌撞的,跟个孝子似得,没想到,转眼之间,都已经十多年过去了”长孙看着窗外的灯火,轻声道。

    “那时笨,刚冲撞了西宫,又冲撞了娘娘,现在想想,当初惹了那么多麻烦,居然没有被砍脑袋,当真幸运”宁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应道。

    长孙笑了笑,时间过的真得太快,谁能想到,当初捡来的一个孩子,竟然成长到如此地步。

    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上,一弯明月高挂,月光洒落而下,微微有些冷,却也不是那么让人不能忍受。

    窗前的身影,静静看着外边的风景,许久之后,手臂无声垂下,靠在知命肩上,安详睡去。

    长孙一生,无悔走完!

    青柠和夏馨雨眼中的泪水顷刻间再难抑制,滴滴落下,跪下身子,送别一生至亲。

    知命落泪,打湿一身红衣,面对神明都不曾动摇的知命侯,此刻,身子一下又一下颤抖,一颗心渐渐沉沦。

    “你还知道回来!”

    “小的知错了”

    “说,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捆奏柠姐,也不该私取宫中器物,更不该假传娘娘旨意,偷偷跑出宫”

    “我我还不该跟娘娘讨价还价,不肯回宫”

    “好,很好,你不说本宫还真不知道你犯了这么多错”

    “你说,本宫该怎么疵你!”

    “娘娘,宁辰也知道错了,如今真极国使者的事情为重,不如就给他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既然连青柠都给你求情,本宫便暂饶了你这一次,但死罪可饶,活罪难逃,你那么想出宫,本宫便罚你禁足半年,半年之内不得踏出未央宫半步!”

    “你就如此迫不及待的要走么”

    “娘娘,想必您也清楚,我的性格并不适合宫中,只要留在这里,早晚会惹祸上身”

    “本宫堂堂大夏皇后,还护不足么究竟在怕什么!”

    往事如过眼烟云,在知命眼前不断闪过,映在了掉落的一滴又一滴泪水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 大夏王侯 http://www.sbxs5.com/8/824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bxs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