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197、这是多少人的梦想

文 / 中秋月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更让庄沉香吃惊的是,白浩南居然能把哭闹吵骂的事情用个匪夷所思的方式来收尾。

    小姑娘能有多大的力气?耐力更是不长久,几次三番爬起来打骂都被抽打坐回椅子上以后,眼泪是不少了,咒骂更是难听,却没多少气力起身继续踢打,就坐在椅子上乱蹬,白浩南身高手长,干脆直接伸过去按住她的头,隔着那棒球帽死死摁住,然后却忽然空着的右手并掌在前,然后半闭上眼开始念经!

    没错,人生中的每一步,都会给未来沉淀下用处,有时候这每一步都不见得是用力用心了的。

    就是那段白浩南在溙国不知道念了几百遍的回向文,当然这次用上了非常清晰的华语,绝对没有以前化缘时候加快的情况,还异常稳定的一字一顿:“我愿一切有情,永得安乐离痛苦,获得安稳之妙道,成就无上胜妙果……”

    不得不承认,宗教是有用的,起码在糊弄外行的时候,白浩南这天龙法师教导出来的弟子,又在瑞能大师那里学到了装模作样的精髓,现在做出得道高僧的派头,瞬间有种气氛都凝固的状态。

    那少女都愣住了,泪珠挂在眼睫毛上睁大看着面前的男人,听着那仿佛每个字都听得懂,但合起来绝对不明白意思的语句,显得神秘十足的语句让她都凝固了,当然白浩南脸上那种神圣平和的表情可能也是她没见过的吧。

    庄沉香就更加震惊。

    缅奠也是信奉佛教的,甚至在小乘佛教这个领域比溙国还正宗,毕竟佛教大多都是从印度传来,缅奠可不就在印度跟溙国之间?化缘、守戒之类的态度跟溙国如出一辙,也是大多数缅奠本地国民终身都会信奉的宗教。

    虽然前朝军队遗留下来的这几个邦鬼神不敬,但多少对佛教的威力还是知晓的,佛教寺庙虽然没想过来这边发展,但多少还是有些法师过来交流,现在白浩南活脱脱就是个高僧派头,把之前颇为油滑甚至还有点玩世不恭的浪荡气息丢了个干净。

    巨大的反差才是最让人吃惊的。

    如果说之前庄沉香可能是束手无策的想看看下猛药能不能调整下母女关系,但现在白浩南展现出来的是另外一种可能性。

    几十个字的回向文念完,白浩南寻思可能道场还没做够,又用溙文再念一遍,不知道这少女能不能听懂,但那软绵绵的弹舌音更有玄妙经文的功效,少女愣是定定的看着没反抗,白浩南念完松开手了,睁开眼无比慈祥柔和,当然换谁念了经都很容易摆出这种表情:“姑娘,没人教你做人,这不是你的错,但不能一直错下去,不是所有人都像你的母亲和外公那样会娇宠纵容你,连我也不过是看在你母亲份上给你多说几句,我在溙国念经很贵的。”

    前面还好,白浩南都想不到自己这辈子居然有这么语重心长教导别人的时候,仿佛老陈给他说该长大了,还在昨天,结果现在自己就对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摆大道理,当然,他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主要是气氛维持得好,但正经不过三秒,到后面就露馅了。

    但少女分辨不出来,定定的看着他,有些委屈的鼓着腮帮子,泪水倒是一直在眼里包着的,白浩南就跟她对视,好看的小姑娘看着也挺舒坦吧,再说他口味多广泛,暗黑系、亡灵系的哥特少女又不是没在夜场接触过,有时候这种满脸耳钉舌环的姑娘还有惊喜呢,所以对看着主要是得抑制住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他现在算是知道如果自己想不要脸的东西,脸上绝对也不要脸。

    庄沉香都静静的看着没说话了,目光反复在白浩南侧面打量,和之前完全不同角度跟高度的打量。

    白浩南还是身架子好,普通黑色衬衫上身都能绷得很有型,他的上半身也不是练得爆炸款的那样,所以又没有卖肉的那种那么过分,衬得牛仔裤很长,运动鞋再垫高两公分就真的高大威猛,最后夹杂点念过经的高僧气质,那就是刚猛中带点儒雅,刚中带柔迷死人不偿命啊,况且接近三十岁的成熟男性,有颠沛流离得满脸胡茬的沧桑味,哪里是小公鸡或者老公猪可以比得上的,男人最好的外表时光,哪怕手臂上随便缠着点纱布都显得有种异样的魅力。

    少女可能也是被他的形象反差给震撼了点,一直萦绕在那千百年锤炼下来的经文中没炸刺发作,好一会儿才闷闷的:“你……念的什么?”

    白浩南笑得高深莫测:“如果你有兴趣学,我可以教你啊……”如果没有庄沉香在旁边,估计他就是骗小姑娘去看相国寺门口金鱼的怪蜀黍了。

    可能说到底,这蛮横少女终究只能算是半个土皇帝的女儿,见识始终有限,没能继续发飙:“谁要学!”虽然是拒绝的,但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对抗。

    白浩南还是笑:“我只是要你尊重你母亲,可能她照顾你的时候很少,但你知道她在这里做事有多么艰难嘛,来,你来看看这里,这么个破烂小镇几千口人,你觉得有几个男人能把这里操持好打理出来,远处还有这么大一片山地雨林,既然是她在管理这里,你知道有多难么,这都是为了让你过得更加幸福……”

    天地良心,不知道庄沉香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形象,有多么心狠手辣,反正白浩南不知道他也就没什么包袱,经历过阿威的父母,他算是明白虎毒不食子这种感情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奏效的,现在这些话都是说给庄沉香听的吧,总之那当妈的站在办公桌边,眼圈立刻红了!

    再强硬的人,都有自己软弱的那一面,有些过于强硬的人,可能在被击中软肋时还会特别脆弱,女人尤其。

    白浩南这不要脸的多熟悉女人啊,特别是在那鸭子店见识过那些普通人眼里的成功女人以后,他更明白,女人终究还是女人,容易被情绪影响的动物。

    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转头看庄沉香了,做个眼色才让女强人反应过来,赶紧过来面对女儿,也许在别人面前强横厉害的母亲,这会儿居然有点不习惯软弱,最后还把询问的眼神给白浩南,白浩南只能想这位可能真是没太多时间陪女儿,无奈的推荐:“你陪着女儿去看看镇上各种情况,给她讲讲你工作的艰辛嘛……”

    庄沉香还没说话,少女已经一口否决:“不去!走到哪里都是一堆人围着,就连我一个人走到哪里都是一堆人,烦死了,外公那里也是,我要回学校!我要回学校去!”边说还边赌气一般扭身嘟嘴看窗外。

    白浩南多熟悉女孩子,这分明就是找台阶下嘛,哄哄就好,结果庄沉香居然对他解释:“你,你……应该知道我家,这到处都有仇家,所以到处都的带着保镖,她上学也在国外……”最后都不知道哄女儿,还想出来个自己觉得很完美的方案:“这样,让他陪着你去,你王叔叔陪你去看看……”

    这当妈居然把女儿朝着火坑里面推,隔壁老王的眉毛都在抖了,抬眼看庄沉香睁大眼,美妇人给他个肯定的眼神,不知道是表达号令既出,天下必遵,还是警告白浩南要是敢那啥,就会切了***,反正凌厉的气势只一瞬间,还夹杂点嘟嘴哀求的动态,也像是在做飞吻。

    后面这个表情倒是蛮好看的,白浩南竟然做个欣然接下来的表情,然后才弯腰:“要不要跟我去看看?我再说一遍,我价钱本来很贵的,看在你妈妈面子上,免费陪你转转,敢不敢去?”

    其实感觉前些日子没少哄阿依,白浩南觉得自己业务覆盖年龄段都大幅拓展了,语气和神态都控制得好,少女才忿忿的一扭头接下台阶:“谁不敢!哼!”虽然跳起身来还是傲娇,但也没之前那么蛮横了。

    白浩南临出门给庄沉香做个ok的手势,庄沉香好像看着这一男一女走出去才加强严厉表情,做了个自己会盯着的手势,白浩南用鬼脸回应,快走几步跟上少女,走到楼层口,果然这里站了四五个当地男女迎上来,男的挎着ak步枪,女的也动作矫健彪悍,这是很容易让少女觉得很无趣嘛,所以白浩南给他们解释:“三小姐……”

    后面已经传来庄沉香的声音:“让他们自己去,拿支步枪给他……”

    于是白浩南有生以来挎着步枪满街逛的经历有了。

    真的,从七楼开始挎着,等走到街面上,他也发现还是把步枪这样像蒋匪军一样横挎着,再懒洋洋的把手肘搭在上面,真的很舒坦,特别是梦寐以求的那种狗腿子耀武扬威的感觉有了,就差强抢民女过把瘾,但伴随的不是提笼架鸟的少爷,是刁蛮大小姐这又有点不同。

    少女尽量气鼓鼓的走下楼,现在瞥眼看他:“去哪里?!”

    白浩南还在感受提着步枪到处闲逛的感觉:“叫我老王就行了,怎么称呼大小姐你啊?”

    少女还在延续气势:“要你管!走不走?”

    白浩南才懒得问这个坏脾气的小妞叫什么呢,指指自己那辆冒牌悍马:“上车吧……该多要两个弹匣啊,这拎着多不安心。”结果上车就发现驾驶座外侧门边就有靠枪的位置,再摸出一支手枪放在排挡杆下面,顿时觉得自己杀气腾腾气吞山河了。

    少女终归还是少女,上车好奇的打量下后面:“好奇怪,这个车……咦,有条狗!”

    阿达看她一眼,不知道是被那些耳环吓到了还是什么,默默的挤到白浩南座位后,把鼻子从靠步枪的缝隙探出来,总之不看那边。

    白浩南也不接她的话,直接把车转过弯到那片赌场夜总会棚屋的后面:“我也有事,先随便带着你看几眼,你外公让你母亲管理这个镇子,那我让你看看这个镇子上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是什么样……”污水横流的巷道里面还有很多青苔滑得很,白浩南这个时候不玩什么公主抱了,只是把挂着的步枪伸过去,让少女抓住枪托走得稳些。

    最多二十分钟,两人再回到车上,之前少女脸上挂着的那些傲娇表情都不见了,基本上不说话,实在是那种狗窝都不如的棚屋里面脏乱差也就罢了,几个男女正拿着锡纸吞云吐雾,某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坐在角落用一支针管在自己大腿根部找血管的情形,都有点辣眼睛。

    前面都看见河滩了,少女才小声:“那个姓李的……就在镇子外面做冰块,我知道他们说这个也是毒品,妈妈有时候也跟他一起吸这个。”

    白浩南已经听人反复说这一带的情况了不意外:“你知道这是坏事?”

    少女唔一声:“外婆不许我碰,从小一直说……”

    白浩南把车停在河滩路边:“我也没觉得父母做的事情就绝对正确,但他们做错了,不是我们也能做错的理由,我爸就是喝酒赌博,喝多了就打我,现在我很少打人……”

    少女抱怨:“那你刚才还打我,不过……我没爸爸。”

    下车的白浩南笑:“差不多,我没妈……喏,看见那个对我招手的家伙没,爹妈都没有,阿达……走了!”

    收起东西走过去,河滩上已经有三四十个少年,其中可能有年龄大点的,但这边的男性在白浩南眼里个头都不高,一米四到一米五的居多,然后大多又长得比较着急偏老,所以很难正确估计年纪,看见白浩南这挎着步枪过来的模样,倒是全都停下本来在玩的足球,有些人还在交头接耳,估计是传授白浩南那几个滚蛋的要求。

    阿瑟迎上来了的,一叠声的跟着汇报,买了五个足球,二十套最便宜的球衣,花了多少钱,还剩多少,虽然不谙加减乘除,但说自己跟店家都反复用计算器算过的。

    白浩南让他把球衣扔上车剩的钱都揣着,再次面对几十个少年前,最后选择还是把步枪挂在阿瑟身上,虽然他的个头比这支步枪都高不到哪里去,但是个最保险的选择,总不能给那个脾气暴躁的少女吧,自己刚刚打过她好多巴掌,给自己突突突来一阵扫射那就好玩了。

    明明没多高,阿瑟却机敏的发现公路上走过来两个人,赶紧给白浩南指。 ( 梦想为王 http://www.sbxs5.com/8/809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bxs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