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谈合作】(上)

文 / 石章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瞎子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有些担心地望着他的面孔道:“又失眠了?”才几天功夫,罗猎明显清瘦了许多,脸色苍白,这让瞎子不禁为他的健康感到担心,要知道罗猎刚刚出院不久,虽然吴杰出手为罗猎疗伤,可罗猎的身体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康复。

    瞎子和罗猎相识多年,两人之间友情深笃,在瞎子的记忆中,罗猎素来为人沉稳冷静,很少有过刚才那样情绪失控的时候,罗猎虽然比自己年轻,可是心性顽强,百折不挠,在这方面瞎子都要甘拜下风,所以瞎子推断出罗猎一定遇到了重大的变故。

    麻雀前往英国留学的事情,瞎子事先就知道,他并不认为这件事会对罗猎能够造成那么大的打击,毕竟罗猎对麻雀更多的是关心和爱护,还未发展到男女之情的地步,这让瞎子越发感到迷惑,也越发感到担心。

    罗猎点了点头。

    瞎子叹了口气道:“那,我不妨碍你休息了,好好睡一觉吧。”

    罗猎道:“也许我应该接受你的建议,出去走走。”他披上外衣,跟着瞎子一起来到了门外。

    外面天高云淡,阳光正好,一度乱糟糟的院子已经整理得井井有条,院内各色的鲜花已经开了,五颜六色,香气四溢,走入自然的时候才会感觉到那份生机盎然,才会感觉到生命的美好。人时常在不经意中就忽略了身边的美景,罗猎自认不是一个葬花弄月多愁善感的人,情绪却难免受到周围一切的影响。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他和沈忘忧聚散匆匆,虽然在沈忘忧临终之前,他脱口叫出了爸,可是他仍然无法证实沈忘忧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母亲在这方面从未透露过只言片语,在她的遗物中也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这让罗猎深感不解,母亲因何可以将沈忘忧忘得干干净净,甚至几乎将这个人从他们的生命中抹去,如果不是意外发现的那封信,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得知这个秘密。

    罗猎相信沈忘忧是坚信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不然,他不会无私地将生的机会留给自己。沈忘忧走得太急,甚至没有来得及说明一切,说清究竟是怎样证明他们之间的骨肉亲情。

    有一点是罗猎无法否认的,沈忘忧本有机会继续活下去,而他却把生的机会留给了自己。

    两人一起来到院子里,随着工人的再度撤出,正觉寺的工程停止了,张长弓和阿诺两人在院子里忙着归拢整理。

    看到罗猎出门,两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向罗猎笑着打了个招呼。他们的目光如春风一般温暖,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罗猎心中的失落和沮丧顿时减轻了许多,有若阳光驱散了乌云。他意识到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他们这样的朋友,他们可以跟自己同甘共苦,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们会对自己不离不弃。

    罗猎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脱口道:“有人来了。”

    几人全都是一愣,他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走入正觉寺,这里距离大门尚远,以张长弓多年游猎山林的耳力都未曾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罗猎也没有听到脚步声,只是一种感觉,他快步向大门走去,几人好奇地跟着他,当张长弓看到正门的时候,方才听到外面隐约传来的笃笃声,这是竹竿敲击在青石板路面发出的声音,张长弓马上判断出来人的身份,应当是吴杰无疑。

    在这群人中,张长弓自认听力过人,可是罗猎刚才的表现超出他何止一筹,张长弓暗自吃惊,罗猎的听力何时变得那么厉害?

    罗猎却不依靠听力察觉到吴杰的到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他因何会突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感知力,吴杰曾经说过,用心看人和用眼看人有着很大的区别,用眼看人看到的是表面,可用心看人,却能够看到常人无法发现的内在。

    所以吴杰可以做到双目失明仍然自如行走,他对周边细微变化的感知能力甚至超过了许多目力正常的人。

    罗猎从吴杰那里学会了呼吸吐纳的方法,他的感知能力比起过去提升了许多,但是绝没有这次提升的幅度如此之大,罗猎隐约认为自己的变化很可能和那颗智慧种子有关,沈忘忧利用那颗种子改善了他的体质,记得他曾经说过,完全吸收这颗种子的能量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如果一旦完成,那将会是怎样惊人的变化。

    吴杰尚未敲门,大门就已经打开,吴杰站在那里,他的面孔微微左转,明显是在倾听什么。

    “吴先生!”张长弓率先招呼道。

    吴杰没有说话,仍然固执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是谁?”通过几人的呼吸心跳,吴杰可以轻易判断出他曾经接触过的人,他已经判断出张长弓、瞎子、阿诺三人的身份,甚至连他们所在的位置他都了然在胸,可是唯独一人他判断不出身份,有些熟悉,更多的却是不同。吴杰不敢贸然判断,所以才会发问。

    罗猎道:“是我!”他的声音没有变化,就算是从小相识的瞎子也没有感觉到他来自身体内部的变化。

    吴杰的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惊诧地张开了嘴巴,以他的镇定很少在人前表露出这样的失态,即便是面临孤狼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吃惊过。他点了点头道:“罗猎!”然后伸出手去。

    单凭声音,吴杰仍然无法相信对方是罗猎,他要通过更直接的方法来验证。

    罗猎猜到了吴杰心中的想法,跟他握了握手,平静道:“吴先生里面坐。”

    吴杰和罗猎坐在紫藤花下,瞎子送来一壶刚刚沏好的龙井,他们对吴杰都表现出相当的尊重,抛开吴杰神乎其技的医术不谈,他还是罗猎的救命恩人。吴杰对瞎子却没那么客气,淡然道:“安先生,我有几句话想和罗猎单独谈。”

    安翟笑了笑,换成过去他肯定受不了吴杰的怪脾气,可现在不然,了解吴杰的性情之后,自然犯不上跟他赌气,瞎子笑道:“好嘞,你们聊,我去准备酒菜,中午吴先生留下来吃饭。”

    “不必了,我说完就走。”

    瞎子也没有继续勉强,转身乖乖走了。

    罗猎道:“多谢先生出手相救,出院之后一直想当面向先生致谢,只可惜悭缘一面,直到今天才和先生相见。”

    吴杰道:“那天我离开医院之后遇到了一名忍者刺客。”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亲自领教过孤狼的厉害,吴杰的武功虽然深不可测,可是面对一个拥有超强自我修复能力的刺客也很难取胜,不过如果拥有地玄晶制作的武器就另当别论,想起吴杰曾经送给自己的那柄匕首,罗猎心中顿时释然。

    吴杰既然平安无恙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就证明他击退了孤狼,渡过了危险。

    “先生没事就好。”

    吴杰道:“我有事要离开北平。”

    这并不是吴杰第一次离开,罗猎以为他可能查到了方克文的消息,又要去追杀方克文,有些警惕道:“先生去哪里?”

    吴杰道:“甘边宁夏,去找卓一手。”

    罗猎听他并非去追杀方克文,内心稍安,想起已经分别多日的颜天心,不由得想起他们在苍白山共患难的那段时光,心中不由一暖。

    吴杰道:“有什么要托付的吗?”

    罗猎笑了起来:“没什么事情,见到颜大当家帮我跟她说,等我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就去那边散心。”

    吴杰点了点头,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去:“你好像遇到了什么特别的际遇。”

    罗猎明知故问道:“不知先生指的是什么?”

    吴杰道:“其实那套吐纳呼吸的方法是颜大当家委托我转授给你的,这练气方法乃是部族不传之秘,她对你可真是不错。”

    罗猎知道吴杰在暗示自己什么,咳嗽了一声道:“有机会我去当面谢她。”

    吴杰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们留在这里恐怕会遇到危险,那个忍者还有方克文,我怀疑这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以你们几个的能力,恐怕还应付不了他们。”

    罗猎道:“先生放心,我们不会拿性命冒险,适当的时机,我们会离开这里。”

    吴杰点了点头,他本来还想说一些话,可见到罗猎却又改变了念头。只是几天未见,罗猎却给他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认识一个人吴杰更主要是通过第六感,可是他从走入正觉寺道现在,非但没有重新认清罗猎,离他越近反而越是觉得他高深莫测。

    吴杰坚信罗猎一定是有了某种不为人知的际遇,他刚才的旁敲侧击并未得到罗猎正面的答案,吴杰也不喜强人所难,相信以罗猎的为人或许有难言之隐。他提醒罗猎道:“日本人的势力不断深入我中华大地,一旦被他们盯上,就会后患无穷,你们几个还是尽量避免和日本人接触。”

    罗猎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想起吴杰遭遇的刺杀很可能和去山田医院救治自己有关,歉然道:“都是我给先生带去了麻烦,先生也要多加小心。”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替天行盗 http://www.sbxs5.com/7/775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bxs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