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7章 【阴招】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路上,王学谦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当他走进村子的那一刻,在村口的老树下,顿时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

    如果这不过是一个偶然的信号,那么对于王学谦来说,还能接受。

    但要是普遍现象呢?

    那么,就预示着,王学谦极力促成的选举,将成为一个笑话结尾。将成为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污点。是他对国内的形势太缺乏了解,以至于做出了过于先进的决策,让老百姓无法接受?

    还是他一厢情愿?

    一下子,王学谦的压力顿时就重了起来,和段祺瑞、卢永祥等人之间的协议,毕竟是秘密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选举的制定,是王学谦摆在世人面前,第一件大事情,如果要是办不成,那么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让人非常尴尬的挫折。

    如果是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事情,那么到头来,王学谦也不用在宁波城混迹了,到时候,他就成了眼高手低的代名词。

    这个结果,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忍耐下去的。

    朱子兴也知道,王学谦是被眼前的困难给困住了,也识趣的没有打断王学谦的思路。

    在安顿了住处之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带头的军官,急匆匆的走进院子,迎面正好碰倒坐在院子里,悠闲的喝着茶的朱子兴,问候了一句:“朱少爷。”

    “来找你们家少爷?”

    来的正是钟文龙,不过这次和以前不同了,摆正了自己的心态,每天都在军营中,不仅能够接受美国军官的培训,还看着自己训练的士兵一点点的像样子。

    和当年在陈其美的部下,截然不同的感受,士兵的成长也让他多了一份责任感和成就感。人也变得恭敬多了  。

    “我家少爷?”

    “这次估计把他给难住了,对了。你去村子里了解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这个村子好像空了下来?”朱子兴一副不解的模样,他也好奇。这些底下的人到底是故弄玄虚,还是要让王学谦难堪?

    “情况很不好。”钟文龙匆匆说了一句,就抬腿往屋子里走去。

    刚进门的那一刻,光线一下子黯淡了不少。给人一种既然不同的感受,似乎走进了另外一个空间似的,让人的神经有点迟疑。

    “少爷!”

    王学谦这才从思绪中醒过来,抬头看了一眼钟文龙,眼神中多了一种落寞。这让钟文龙和担心,说白了,钟家三兄弟都是靠着王家才能再次活在阳光下。

    用钟文龙的话来说。他这条命都卖给了王家。

    当然每当听到这样的话,王学谦也不过是一声轻笑而已,并没有当真。

    可王学谦并不当真,却不代表钟文龙把自己说的话当成了儿戏?

    或许是屋内的光线暗淡,钟文龙中感觉王学谦的身上缺少了一点什么。变得让他感觉都陌生起来,对了,应该是眼神中的神采,也可以说成是自信。

    这让他非常紧张,这也让他对这个靠山的小村子充满了厌恶,气势汹汹的拍着胸脯喊道:“少爷,我去把人都找回来。”

    “你怎么找?”王学谦一愣。随即苦笑道。

    钟文龙愕然,这倒是他没有想过,但不妨碍他用最简单暴力的办法,朗声道:“这次我带了一个加强班的人,再把镇上的警察,要是人手不够的话。给军营去消息,我就不信了,这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找,这些人都成耗子,钻地下不成了?”

    “这个办法行不通。即便你去找了。人也让你找到了。那不成你告诉他们抓住他们不过是他们来选举?这有人会相信吗?”王学谦摇了摇头,他是一筹莫展,但还没有被苦难吓破胆,没了分寸。他明白,一旦动用军队,那么这场选举已经是进行不下去了。

    摆摆手,对钟文龙说道:“你先下去,在边上的院子安顿下来。还有,告诉你兄弟,别到处惹是生非,对村子里的人来说,我们都是外来户,而且都来者不善。”

    钟文龙想不通:“可是少爷,我们都是为他们好啊!”

    “这种话,我们说了还真不算。”王学谦苦笑道。

    强权之下的民主可不是真的民主,王学谦深知,一旦他真要这么做了,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度将大大的降低,甚至还不如不办选举来得好。可是要如何突破这种尘封了数千年的宗族制度?

    打破原来的规则,不仅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尝试,不允许失败的尝试。

    虽然民主不可能带来绝对的公平,但是在眼下,这种情况,他想要推行自己的政治信仰,就不得不改变这种局面。不然,将来的宁波城将是16年的那个浙江省政府没什么区别。

    在外力面前,不堪一击。

    当年的卢永祥只不过用了一个师的兵力,就让拥有2000万人口,拥有全国最大的两个商团的浙江新政府迅速垮台。

    这就是缺乏凝聚力的表现,如果当时的百姓关心时政,对政府有着过人的信任度的话,这种事情就绝对不会发生。想到这里,王学谦才深刻的意识到:“强扭的瓜不甜。”的道理。

    强挤出几分笑容来,王学谦站起来,对钟文龙笑道:“不用担心我,困难只是暂时的。放心吧,这些事情还难不倒我。”

    钟文龙离开之后,朱子兴贼兮兮的在门头探头探脑,他也有点担心,不过他不是担心王学谦,而是他们朱家。毕竟朱葆三还当着市长,他这个市长公子还不至于不孝到看他老爹的笑话。

    “这帮刁民,要是在上海滩,敢这么不给脸,一个个让他们脸面无存  。”

    “脸面无存?你会怎么干?”

    王学谦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了一句,他还是再想着选举的事,只要这件事没有比办妥当,他说什么也没脸去宁波城了。再好说了,这次的出行,还跟着三个记者。

    其中一个女记者,还是供职于英文报纸的记者,真要是在这个小山村,被绊一跤的话,王学谦不敢想象,整个媒体会如何评价他?

    无奈之下,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与王学谦不在心思不同,朱子兴习惯了被人奉承,遇到点不开眼的人,他还真的敢不给人面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从自己在上海滩作威作福的光辉事迹里,摘录了一段,这才说:“要是让男人难堪,其实也容易的很,找个妓女,在大街上逼着对方钻女人的裤裆,如果有记者的话,就更靠谱。”

    “只要拍下照片来,即便不等报纸,这个人也就废了。”朱子兴有点唏嘘道。

    王学谦不屑一顾的笑道:“这算什么办法?”

    “面子啊!兄弟,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除非不要脸面的人,大部分男人都受不了被女人坐在头顶的日子。更何况是钻裤裆呢?这家伙,以后要是出门,都要耷拉着脑袋,深怕被人认出来咯。这个男人啊,这辈子的脸面要是被女人踩了,一辈子都完蛋了。”朱子兴颇有幸灾乐祸的回味着,似乎这件事是他人生中最能够称道的光辉事迹。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忽然王学谦的脑子里像是灵光一现,有种拨云见日的清明,可又有点让他无法抓住。不由的追问道。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

    “不是,后面……”

    “钻裤裆啊!”

    “最后一句。”

    朱子兴摸不着头脑,他有些奇怪于王学谦的神经质,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这辈子的脸面要是被女人踩了,一辈子都完蛋了。”

    “对就是这句话。”王学谦兴奋的给朱子兴一个拥抱,反倒是这位仁兄倒是愣住了,他心说:“我可没干什么啊?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对,既然这群老爷们下作,就别怪我无情。”

    王学谦恶狠狠的,阴沉着脸,这句话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这让站在他边上的朱子兴有种后背冷飕飕的惊悸。心说,这个王子高到底要干什么?

    给全村的男人戴绿帽子?

    估计王学谦还没有这么重的口味。

    拉着男人排着队让女人欺负?

    这可是激起民愤,再说了,朱子兴也不相信王学谦会选择这么干。

    不过很快,朱子兴就知道了王学谦的奸计,是多么的让人无奈了,原本的上面下发给各个县的选举通知,行文,都是极其简单的。而作为第一个实行的试点地区,‘上溪村’的选举最终解释权都在王学谦的手里捏着。别看‘上溪村’在众多的乡村中被选了出来,是一个样板,也就是说,所有的规则,都是王学谦这个督导说了算。

    当朱子兴惊恐的看着王学谦刷刷的写好了一副讣告,上面的内容他已经熟知,就是选举的暂行条令。

    要是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和原来的大讣告有什么两样。

    仔细读了两遍,朱子兴才发现,只不过改了上面的一个字,整个讣告就变成了既然不同的意思,让他也吓得冷汗连连,汗涔涔的抬头对王学谦说道:“子高,你这也太狠了吧?”

    王学谦莞尔一笑:“成不成还俩说,看到时候的效果。”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w.org/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w.org
阅读推荐:夺妻:蚀骨柔情   重生之拒绝杯具   出轨女人的自白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爱,这样出声   最强主母   娇妻出墙   狂野女秘不承欢   强占:女人猛于虎   大叔,我爱你   护美神医   踏莎行   睡着的武神   三折剑   工业之动力帝国   秋韵夜语   妻妾无敌   潜伏   天地之间   天生我材必有用   同学的可爱女友   游龙嬉春   荒唐传说   浪迹神雕   石榴裙下的温柔   拯救大明美眉   坏小子风流记   我的贴身校花   大宋私家侦探   在世西门庆   天龙风流之替身段誉   神雕风流   风流传   妈妈的爱给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