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章 【狮子大开口】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位山东督军也真敢开牙啊!

    宫本脸上虔诚如同信徒一样的表情渐渐的褪下去了,反而浮现的是盛怒之前的忍耐。??仿佛齐燮元冒犯了他先人似的,要是日本人真的看重先辈的话……

    再说齐燮元,他老神在在地端着茶杯,轻轻地摇头吹了吹茶碗边上的浮茶,有股子玩味的闲散。也不开口,就等宫本自己接茬。一点实在都不给,就要让齐燮元把命都豁上,这那里是朋友?简直就是仇人。所以既然宫本开口闭口说朋友,那好办啊!给点实惠的,咱老齐看得上的东西就成。

    齐燮元也是狠了,他就要坦克。

    而他手中拿着的画报正是上海租界行的画报,封面上就是浙军坦克部队进入虹口的场面,很霸气的样子,看着就让当将军的心里痒痒。齐燮元也痒痒,他心里是很想要的这些铁疙瘩的玩意。民国的将军和军阀们都知道一个道理,从洋行买不到的才是紧俏货,才是宝贝。就算是雷诺坦克吨位不大,大炮口径也和雄壮不搭边,可架不住这玩意贵啊!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很显然,甭管民国最大的几家洋行,礼和也好,怡和也罢,就连花旗,只要是来求购坦克的,开口就是一句英文:no。用民国话翻译过来就是:门都没有。

    用画报上的话来说,欧洲军队正常的采购价至少两万美元一部,号称6军之王,还不给还价。

    是否真的在欧洲卖这么贵?反正齐燮元不知道,他也不在乎坦克的真正价值是多少。他在乎的是自己不能成为日本人的夜壶,用的时候不怕臭,可不用的时候丢的老远。说嫉妒张作霖也是可能的,毕竟老张已经成了日本在海外最大的支出。而且获利时间遥遥无期,反正张作霖说了,不如关,关东州的归属问题他没有权利批复。日本国内政坛眼瞅着没几年大连和旅顺按照和民国签署的协议就要到期了,哪能不着急!

    其实到现在,张作霖已经不着急了,反倒是日本人很着急。着急把张作霖送入关,然后推上大总统的高位。至于张作霖到时候是否有这个意愿当大总统,日本人不管,先把协议修改了,关东州绝对不能签署25年的租赁期,至少99年。

    日本人和张作霖合作了都快小二十年了,张作霖的人品他们还是信得过的(至于相信一个土匪说的话,小鬼子也是太有想法了)。

    可齐燮元也不想一想,做二鬼子,张作霖在日俄战争的时候就干了。

    当年他的手下们可是替日本军队做向导,刺探俄**队的情报,甚至破坏补给线的事也做过几次。不敢说劳苦功高吧,但也是不说功劳也有苦劳。齐燮元和日本人的交情,显然还没有到这一步,他最多也就是一个亲日的将领,仅此而已。

    宫本作为日本在华的情报人员,本身就有军职在身,他很清楚齐燮元就算是答应在关键时候反水曹锟,那也是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做的是锦上添花的事,至于让他雪中送炭,在大战开始之前就谋划夺取天津,恐齐燮元还真没有这份胆量。就算是雪中送炭,宫本也在心中衡量着,总觉得不值,齐燮元值几辆坦克吗?

    这个……叫坦克的6战之王,皇军好像都没有战车部队啊!

    八嘎,帝国6军都没有多少辆,大部分都让张作霖收刮去了。这倒也是,仅凭借张作霖的身份,他想要去法国也好,英国也罢购买命令禁止的武器,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要没有日本人从中斡旋,东北军想要装备坦克真的很难。可现如今奉军已经装备了坦克,而且还准备在大战之中就投入战场。

    这要是日本国内能够建造,日本人也不会纠结了。齐燮元想要,就给好了,张作霖想买,欠账就可以了,都是这么多年的老相好了。

    可问题是现在的日本,根本就无法建造坦克啊!

    日本没有汽车工业,没有拖拉机工厂,连飞机制造工厂都赶在了民国的身后。王学谦在浙江创建了亚洲最大的飞机制造工厂之后,日本人才想到自己也要建飞机工厂。至于汽车……日本汽车工业的鼻祖丰田家族,还在和纺织机器较劲呢?

    当然,日本想要进口坦克的话,英国也好,法国也好,都不会要价太狠,毕竟是盟友身份,白菜价不至于,成本价加一个辛苦费还是能拿得下的。

    可如今的日本6军,兵变还没有盛行,不管是内阁也好,海军部也罢,都把日本6军的野心压的死死的。别的理由不说,就说日俄战争,日本联合舰队以几乎忽略不计的损失,凭借东乡平八郎水平的运气,逆天的一把将舰队规模比日本联合舰队都要庞大的沙皇远东舰队摁死在日本内海,而日本6军呢,十万亡魂却连俄国人的主力都留不住,攻占旅顺要塞最多的时候一天一万人的伤亡,连后世非常出名的梅津美治郎都担任过‘肉弹’敢死队,并受伤终身残疾。还有擅使“神刀流剑舞”的东条英机的中队,反正他的中队就他一个人活着,其他都死了。

    巨大的反差,让日本6军脑袋只能底在裤裆里,有气也不敢撒。而且攻击旅顺要塞的时候,日本海军已经大获全胜,赶来支援了……

    华盛顿会议之后,日本国内的资源重点不在6军上,而在海军。日本现阶段是大规模造舰时期,根本就没有资源倾斜到6军身上。

    在日本军部高层叫嚣的计划之中,扩军永远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计划。

    而日本6军参谋本部的高级智囊永田铁山只能退而求其次,用担任教育总监部门官员的身份,推行日本国内6军的预备役制度,而这项制度想要挥足够的效果,还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保守估计至少十年。再说,他仅仅是参谋本部教育部门的官员,还不是执掌日本6军军事训练的教育总监,在日本彻底推行预备役兵役制度,他说了不算。

    苦逼的日本6军将军们,看着大笔的钱进入船厂,海军的码头,甚至连海军餐桌上的食物都能让6军大咽口水……

    试问,这样的待遇,还要什么坦克?

    有钱买坦克吗?

    对于齐燮元的狮子大开口,宫本当时就想要拂袖而去,可没办法,虽然他不过是个小小的联络人呢?

    将军们在燕京的府邸里,享受着莺歌燕舞的生活,而他这个才晋升佐官的家伙只能担任跑腿的活计。日子过的苦逼不已,只是驴粪蛋子表面光鲜。看着像是个大人物,其实什么主都做不了,只是一个中间传话的,宫本纠结地内心是凌乱的,可脸上还是要表现出气势如虹的底气来,大言不惭地说道:“坦克的使用价值一般,价格稍微高一点,但也不算太离谱。欧洲军队用的比较多,但是在民国不适用,因为对于驾驶和维修人员的要求比较高,故障率也很高,不如大炮实用。当然将军阁下,你的要求我会如实禀告坂西中将。”

    齐燮元顺杆往上爬道:“那么我等宫本先生的好消息!”

    宫本眨巴了一阵小眼珠,有点迷茫,怎么这谈话就结束了?不应该啊!

    还有很多事没说了,东洋货栈的老板看重了山东枣庄一带的煤厂,真准备用低价从齐燮元手里买下来。

    齐燮元也不傻,民国的很多矿产表面上都是民主资本家,读书人居多。可老板不是他们啊!

    真要是不管不顾的对谁都下手,保不齐背后是哪位军政大员的产业,不是说惹不起,平白无故的在同僚之中树敌得不偿失。

    不过结局已经注定,肯定是不了了之,齐燮元也没有把多大的希望,等到客人走后,他玩味的把玩着手里的茶壶,也不说话,就是在花厅里这么干坐着。

    “大帅,部队是否按照原计划部署?”手下的心腹吃不准这些天齐燮元整天和日本人打嘴仗,原本计划是给浙军下套子,可是已经数天了,部队还是没有动静。

    齐燮元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心腹诚惶诚恐的样子,低声说:“我这么做对不对?”

    心腹不敢搭腔,像齐燮元这样的人,心里头的事太多,经常会冒出来一些奇怪的念头,嘴巴不经意地会自说自话,可他并不是找人询问,而是自己和自己说。心腹跟齐燮元年头不短了,自然明白这位大帅的性格,就这么干等着。

    许是齐燮元也感受到了边上站着一个大活人喘气着呢,想了想,说道:“将这份手令交给张福来,第三师换防到临沂、枣庄,简直卢永祥的一举一动。”

    “可是大帅!”

    “没什么可是,你以为王学谦还会来吗?”齐燮元不满的瞪眼道:“王学谦是什么人,他能看不出这里面的是一个局吗?他不跳进来,谁也奶喝不了他。可就算是他跳进来了,你以为就凭借我和卢永祥这点兵马能奈何得了浙军精锐?我和他能动用的都是新兵,唯一能和浙军一拼的是卢永祥的第十师,他舍得?”

    当然他手中的第三师比第十师还不如,不是说战斗力,而是第三师的官兵任命齐燮元根本就不作数,张福来直接听命于曹锟,你说糟心不糟心?

    王学谦当然不会来,自从现齐燮元和卢永祥罢战之后,他就没有打算让浙军出现在徐州附近。不管是日照登6,直扑临沂,还是从连云港直接支援徐州前线,对浙军来说都毫无意义,既然没有意义,那么第三师这支劲旅就不能在济南附近,直接威胁到齐燮元在山东的统治。

    当然他也可惜的,张福来这个犟种,就是拉拢不过来呢?

    非要跟着曹锟,曹锟有什么好,每年还要大笔的上供,而他齐燮元可以一分钱都不要,另外许诺了日本武器,都是簇新的东洋造,可张福来就是不搭理他。

    也好,放在临沂他省精神了。

    万一到时候张作霖在长城防线占上风了,他出兵是必然的,就算是做一做姿态,将部队运动到河北石门一代,也是应该,就算再往北一些就是保定,估计保定不太好打,至于涿州,齐燮元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打下这座坚城。真要是玩命了,他好不容易拉起来的队伍估计也要七零八落了,还不见得能打的下来。

    可齐燮元是料错了王学谦,这位大爷正和卢永祥的亲信6瀚掰扯出兵的问题呢?

    6瀚从金陵到了上海,在江湾火车站就看到了一列列军列,尤其瞩目的就是那列坦克军列,别看一个坦克连就二三十辆的坦克,可一节平板车厢也只能放两辆坦克,加上火炮、汽车之类的,三十几节平板车厢都堆的满满当当的。

    王学谦大言不惭的说,浙军参谋部研究过了,连云港和日照的港口吃水太浅,无法装卸大型装备,只能用火车运了。

    6瀚心里头叫苦不已,他来上海就是受卢永祥的嘱托,让王学谦打消北上的打算。卢永祥也是没办法,谁知道事情已经急转直下,以前他和齐燮元谁也不对付谁,都准备殊死搏斗了,没想到老大段祺瑞来电报,开口就说:“我们和齐燮元也是盟友!”

    盟友?

    挨得上吗?

    充其量就是两面三刀的家伙,这样的人说的鬼话能相信?卢永祥真不敢保证。当然这也不是他去考虑的问题,就算是天要塌,他也不是最高的那个人。

    卢永祥最忧心的问题不是齐燮元,也不是天津准备起复的段祺瑞,而是王学谦。从民国十年他认识王学谦开始,四年多了,他可知道王学谦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

    眼下又弄出了一个装甲部队,闹的全国都知道了,这支部队到底战斗力如何,卢永祥不知道,可要是这支部队突然出现在金陵附近,卢永祥就知道一件事,他这江苏总督估计要当到头了。(未完待续。)8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99.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