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 【分道扬镳】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随后的几天里,几乎都是宋子文表现的舞台,宁波在随后的几年里,仅仅在贸易上每年就会和美国达成高达3000万美元的贸易往来,仅仅钢铁一项,就占总贸易额度的三分之一。

    当然账是不能这么算的,宁波辐射的是整个浙江和东南铁路大动脉的区域,如果按照人口数量来计算,可以达到整个民国的五分之一,甚至更多。

    可就算是这样,整个数字还是让顾维钧为之震惊不已。

    他想象不到,浙江的发展已经进入了加速的环节,整个浙江都已经开始发力了。这个贸易额度,就算是代表民国的北洋政府也无法达到。很显然,在经济上,曹锟根本就不是王学谦的对手了。而且除了机器之外,钢铁等商品都仅仅是半成品,会在浙江再一次加工,形成的产品将辐射整个南方。

    假以时日,浙江一飞冲天,试问民国还``小说`.``能有谁能够阻拦?

    广积粮,缓称王。

    这句两千年前就出现的韬略在民国再一次应验了,关键谁也不知道王学谦实力的深浅,作为军阀也好,派系的首领也罢,都不会天真的认为,他们的大军会将只有几万人的浙军无可奈何。

    曹锟和张作霖还在长城沿线打的不可开交,连续三年开战,从规模十万的交锋,到去年五十万大军的较量,这都不是国民愿意看到的结果。如果继续下去,北方的财政肯定无法支撑接下来的大战。万一,要是万一,王学谦在南方断绝了盐税等直系的财源,结果会如何呢?

    顾维钧想到这一点,整个人有种颤栗的错觉。

    因为他似乎看到了几年前,段祺瑞的皖系被困守在河北北部一带的窘境。连军队的粮食都无法从南方运抵,更不要说财税和军费了。几十万大军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最后不得不只能隐匿在天津租界,销声匿迹了好几年。

    顾维钧有种错觉,认为这些都是王学谦的故意为之,之所以没有发动,是因为直系曹锟和奉军张作霖军力消耗并没有达到了王学谦想要看到的预期目标。

    而王学谦浑然不知他已经在顾维钧的眼中成为了一个潜在的阴谋家,要是知道,他肯定要喊冤不已。

    曹锟和张作霖之间的战争,那是分赃不均的火并,和他一个知识分子有什么关系?

    说实在的,确实如此,打段祺瑞的皖系的时候,奉军和直系还亲密合作过。当时就算是曹锟也好,张作霖也罢,都认为……段祺瑞的三十万精锐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打下来的。可结果是让人大跌眼镜,兵败如山倒,扎僵持了几个月之后,皖系像是溃败的大堤,一下子决堤了。

    此战过后,曹锟入京,不久之后就成为了民国的大总统,而张作霖呢?

    东北王,还是东北王。

    这让脾气不好的土匪大帅怎么能够忍得下去?

    打丫的,就是当时张作霖怒不可恕的心里写照。

    可是两个回民国最大的军阀估计怎么也想不到,在东南,一个闯入政坛才几年的家伙,竟然悄无声息的赶了上来。实力已经不是曹锟、张作霖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

    加上海军……

    拥有独立的兵工厂……

    这些都是民国顶级军阀的标准配备,如果没有独立的、完整的军工体系,在民国还算不上顶级军阀。因为囤积再多的军火也没用,万一打仗的时候不够用呢?被卡主喉咙的战争还怎么打?

    北洋一直拥有着汉阳兵工厂,这座民国最大的兵工厂;而张作霖后来居上,在日本人的技术支持下,建立属于自己的军工体系,直到后来发展成为亚洲最大的军工厂之一;可王学谦也悄无声息的浙江建立了自己的军工体系,步枪、机枪、子弹、炮弹,都已经完成了仿造,甚至还能生产数量可观的迫击炮……

    这样下去,等到北方和东北的财力和人力在曹锟和张作霖连番大战之下,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王学谦一旦在宁波在举旗,将是一场摧枯拉朽的较量。

    至于今年的长城会战……

    顾维钧作为一个外交家的眼光判断,没戏。

    都打了三次了,张作霖也好,吴佩孚也罢,在前线指挥千军万马,都没有能够奈何得了对方。这种谁也讨不到便宜,或者你得点好处,我沾点便宜,但不影响最终结局的结果,几乎在战争没有开打之前,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说实在的,顾维钧虽然很受曹锟的赏识,或者说是器重,更多的原因是曹锟手下没有擅长外交的人才。其实曹锟对手下还是非常不错的,就算是翻脸,他也很少生气。反正他被冯玉祥指着鼻子骂过,过两天就忘了……

    可曹锟毕竟不是明主,顾维钧也一度苦恼过,曹锟的外交政策是咱们最好不和列强往来,谁也别搭理谁。可这样的想法现实吗?

    就冲民国四周的国境线,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就有的谈了。几乎每一寸国土都存在着争议的一面,这种繁琐的事务,必须要有一个相对强势的政府才能主导外交谈判继续下去,而曹锟显然没有这份能力和胆气。不过,王学谦肯定有,这家伙就没他不敢干的……要是进来在王学谦的手下……顾维钧没想到自己会生出这样的念头,刚萌生出来,就被自己按下去了,可心头却不争气的飞快的跳着。

    顾维钧在和胡佛谈判的会场,竟然意外的走神了,他偷偷的看了一眼王学谦。这家伙竟然和胡佛交头接耳,时不时还笑的很鸡贼,仿佛两个大男人在谈论着百老汇的桃色新闻一样轻松。

    可两人的内心都不太平静,浙江的贸易谈判已经快接近尾声了。

    但是和英国人的谈判还没有任何进展,胡佛原本打算的厦门美租界作为敲门砖,可是面对英国人的固执,连乐观的法国人都要摇头的。公共租界拆分,对于英国人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危险的信号。要是换一个对手,恐怕就该紧张了,可英国人会固执的认为:这是对大英帝国的挑衅。

    事实上,胡佛也不愿意去触英国人的霉头,再说了他一个商业部长,参与到外交上的事,恐怕也不太好。

    于是这份重任就压在了美国驻沪总领事克宁瀚的肩上,带着同样沉重的心情,克宁瀚在车上的心情忐忑不已。在美国人的眼里,如果有一种东西能够成为英国人的象征的话,那么只有石头,玩不固化的石头。敲碎石头唯一的办法就是,手里拿着一把锤子。

    可是克宁瀚总领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长叹一口气,算了,他可没有拿到国会的全权授命书,真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无法收场了,国会的大老爷们可不会拉他一把。甚至连在美国国内声望正隆的克拉克?胡佛,估计也不会对他伸出援手。

    汽车飞快的驶过大马路,这条被更名为南京路的马路,在上海人的心目中一直叫大马路……因为有二马路,三马路,四马路……

    别说街上的新人和汽车了,就算是巡警看到美国人的星条旗,也是吓一跳。在街边站直了敬礼示意。因为这辆车是美国领事馆的车,是总领事的专车。

    就像是康斯丁爵士的专车在马路上经过一样,拥有至高无上的特权。

    外滩,对面就是外滩公园,放眼就能看到的外白渡桥,英国总领事馆最近几天显得出奇的安静。仿佛英国外交代表团根本没有入驻似的。可是实际上,这座上海最为特殊的领事馆内,住进了一位大英帝国的内阁成员。

    “先生们,我们一直在猜测美国人的态度,可是从浙江传来的消息,并不能呢说明什么。几次和美国在上海的领事馆交涉,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幸运的是,美国人终于想起大英帝国在远东的影响力。康斯丁勋爵,到时候你可以用比较严厉的措辞,甚至可以用指责来告诉美国人我们的不满!”

    对于美国人的搅局,已经忍无可忍的李?法勒表情严肃地尽显大人物的威仪。在他的潜意识里,如果没有美国人的出现,大英帝国和日本政府的外交谈判已经完成构架和协议,然后民国政府在两大巨头的威胁下,从了。

    可是美国人的出现,打破了远东和平的天平,他有足够的理由愤怒不已。

    反倒是原本这里的主人,英国驻沪总领事康斯丁勋爵一脸的郁闷,没曾想原本是主人,却成了使唤的丫头,他心里如何能够平衡得起来?他甚至在心里腹诽,你不就是爹好吗?一出身就拥有了贵族身份,和他这种平民勋爵相比,金贵不知道多少倍。打一个浅显的比喻就是,如果康斯丁勋爵进入议会,最多也就在地方议会瞎混。而李?法勒男爵将会进入上议院担任议员,甚至不需要选举。民主也是相对的。因为是上议院还有另外一个叫法,叫‘贵族院’。

    克宁瀚和康斯丁是老朋友了,至少认识了已经快三年的时间了。

    两人都是各自的国家派遣到上海的领事馆最高官员,而上海总领事馆不单单管理的是上海一个地方的侨务,基本上包括了华东的几个重要省份,比如浙江、江苏、安徽、江西、福建等。

    所以克宁瀚来谈厦门的美租界事务,也不算越权,这是他管辖区域内的事。

    “康斯丁爵士,最近没有休息好吗?”。深深的眼窝的,疲倦的眼神,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位英国在上海的全权负责人深陷泥潭。上司的上司来了,他这个原本风光无限的大人物只能充当跑腿的角色。

    康斯丁爵士厂出一口气,幽怨道:“一言难尽啊!”

    他似乎看出了克宁瀚脸上的为难,似乎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境遇。两人随即客套了几乎之后,克宁瀚就说道正题:“爵士,运捷轮船公司的赔偿为题,还有友邦保险公司的免责问题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康斯丁爵士愕然,这个事……他早就忘记了。

    政客和外交家一样,有着一份特殊的能力,忘却。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他们会在对方不再提起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忘记。可没想到克宁瀚竟然亲自为一家洋行和保险公司的赔偿来找他麻烦?这让康斯丁爵士有点反应不过来。

    按理来说,领事馆的一把手,不会对一家洋行会如此伤心的。

    友邦保险?

    好像华尔街也没有这么一家保险公司。康斯丁爵士如是想到。他猜的没错,华尔街确实没有友邦,这是一家在上海建立的美国保险公司。至于运捷轮船公司,本来就经营不善,生意一落千丈。两家‘不入流’公司的老板竟然能够请得动美国驻沪总领事?如果是花旗、美孚、美国联合钢铁、摩根……他也就认了。

    可是轮不到康斯丁爵士怀疑,克宁瀚就开始了他的旁敲侧击:“事情的经过你我都清楚,是日本人肆意破坏造成了灾难。而当时租界的不作为也造成了这一悲剧。作为美国政府派遣在上海的外交负责人,有义务为美国企业的正当权力申诉。”

    康斯丁爵士嘴角抽动了一下,现如今李?法勒和币原那个日本人相处的好着呢,他要是拿这事去恶心男爵,估计自己会死的很难看。心头无奈的想到,只能用拖延一阵再说了:“爵士阁下,现在远东斡旋还在进行之中,很多问题错综复杂。但是谈判的目的是为了远东能够更加稳定和繁荣,上海也是如此。我为两家美国公司受到的灾难表示遗憾,也会尽力督促日本方面给出合适的答复。但是……”

    “但是……你不会承诺是吗?”。

    克宁瀚粗暴的打断了康斯丁爵士的自圆其说,激动道:“现在整个上海都知道你们在偏袒日本人,甚至不惜牺牲盟友的利益,国会对此非常愤怒。而我对你的解释非常失望,我已经无法相信租界的实际控制权在英国领事馆手中的后果。所以,我郑重的通告英国政府,在远东的公共租界中属于美租界的部分将分离,我们自行管理。”

    康斯丁爵士目瞪口呆的看着克宁瀚气冲冲的离开,刚才好像李?法勒好像告诉他,让他表现的强硬一点,可是……克宁瀚明显不按套路出牌啊!

    什么时候,美国人的态度也开始蛮横起来了?(未完待续。)

    第1395章【分道扬镳: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99.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