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阳光啊!你终于出现了】

文 / 水鬼游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得罪黄金荣!

    在上海滩,往死了得罪黄金荣!

    对于黄楚九来说并不是一点压力都没有,他脸上的镇定和固执都是装出来的而已。n∈n∈,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将内心之中最软弱的一部分流露出来的,就算是家人也一样。

    其实,黄楚九也是有苦衷的,而这个苦衷同样来源于黄金荣的心思,只是他下手更快、更准、更无赖而已。

    共舞台,黄金荣已经投入不菲的改造经费,这笔巨大的开支下去,足够黄金荣在租界中等地段的地方开办一家戏院。可是位于租界中心位置的大世界边上的地块,其影响力这么可能是法租界一条小马路上的能相提并论的呢?

    青帮大佬投资戏园子,是一个传统。并非黄金荣独创的,是面子的象征。而走南闯北的名角拜码头的地方,就是在戏院里唱大戏,拿出一身的本领来给青帮大佬脸上争门面。管理共舞台的经理是金廷荪,黄金荣身边的左膀右臂之一,就可见共舞台在黄金荣心目中的地位了。这其实和后世的混混们霸占歌厅、舞厅、乃至娱乐城会所一样,是帮派的大本营一个道理。

    只是这时候的戏园子,并不像后世的娱乐场所有那么多藏污纳垢的地方而已。

    而名角的地位,却如同后世的娱乐明星一样,地位虽不高,但在普通老百姓的心里有着不一样的位置。至少是茶余饭后的最不错的谈资。

    所以,别看是一家戏院,对黄金荣眼下的财富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关乎到脸面问题,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的。可共舞台的房子却捏在黄楚九的手中。

    当然,黄金荣也不是没有想过从哈同那里想办法,可问题是,别看黄金荣在上海滩貌似可以呼风唤雨一样的前呼后拥,可真要在大人物面前,还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斗狠?这种街头流氓惯用的招数,对于财大气粗的哈同,一个电话就能法租界总巡捕叫到跟前训斥的远东第一富豪面前,他真没有威胁对方的底气。

    退而求此次,黄金荣也看上了黄楚九手中的那张三十年的土地合约,如果能够同时拿下大世界,就更好了。

    而大世界是当前黄楚九产业之中利润最高,收入最为稳定,现金最为充裕的产业,且不说黄楚九的生意,就是在上海滩也没有几家产业能够和其相比的。比大世界收入高的产业有的是,但都比大世界的经营风险要高得多。大世界有什么?除了服务人员之外,还是服务人员,成本都是可以控制到细微的产业。

    比大世界先进收入高的产业也有的是,比如永安公司,新新公司,可问题是这些百货公司能和大世界这样,几乎不需要任何商品库存积压就能获得大量的现金收入吗?

    因为大世界卖的服务和新奇,而不是产品。而百货公司和商场,需奥全球进货,可不是黄金荣这样的帮派大佬能够玩得转的。永安公司在英国、法国和美国都设立了分支机构和进货渠道,这种遍布全球的能力,对于黄金荣这样的土包子来说,烧干脑细胞也是琢磨不透的。

    黄金荣一开始因为共舞台的房产,想要从黄楚九的手中得到,可是看到大世界的辉煌之后,他会无动于衷吗?几乎不用多想,黄楚九就能料到黄金荣的内心所想。并不是他要故意得罪黄金荣,而是黄金荣对大世界娱乐城有企图,这才是他毫不顾忌地针对黄金荣的原因。涨房租,一个月一两千块会对他的生意有多少帮助?简直就是笑话,黄楚九的资金链,每年的需求都是需要上百万的资金去填窟窿,甚至更多。那点房租,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他的用意其实是让黄金荣知道,他黄楚九并不是好惹的,他不怕事,也不畏惧流氓。

    可其中的苦涩,也只有黄楚九才明白,他胆量惊人,可是家人呢?妻子儿女们呢?

    万一黄金荣让杜月笙对他家人下手?他该怎么办?

    不得不说,黄楚九其实内心也有点后悔,当他看出黄金荣对他的大世界娱乐城有所企图的时候,彻底激怒了他,导致反击过于激烈,有点欠考虑周祥了。

    还有一个原因让黄楚九非常担心的是,他没有靠山。这在民国商人之中也是不多见的,民国的商人,尤其是大商人,都会多少的牵扯一些政治势力。比如当初虞洽卿和革命党成为庇护关系,就是因为政治投机。当然后来的‘国党’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政治利益,可是‘国党’的人脉在哪儿,总有一些有足够影响力的人物会给虞洽卿一些便利。

    黄楚九呢?

    出道至今,以前做生意,做的是坑门拐骗,境界太低,很少有政客会愿意和他来往。后来境界起来了,但发现在江浙,有能力给他庇护的政府高官根本就不需要他的支持。在上海、江苏和浙江、只有两个人能够给黄楚九在商场做保驾护航的靠山,卢永祥和王学谦。前者拥有江苏钱帮的支持,加上辖区物产富饶,是民国最为富庶之地,压根就看不上黄楚九这样的,外表光鲜却没有多少实力的伪财主。

    至于王学谦?

    几次想要投靠王学谦,都没有结果。

    连银行都开不起,你丫就不要往前凑了。

    没有后台,让黄楚九在平时还好,一到关键时刻就要抓瞎。就比如和黄金荣之间的矛盾,如果有王学谦出面,双方根本就不会出现撕破脸的局面。甚至黄金荣和黄楚九在其他方面都能获得足够的好处,不如买下大世界的地契。

    哈同可以不给别人面子,但是王学谦呢?

    他的地产行业,密切联系的就是银行业,没有银行的支持,哈同的地产王国就会缩水很大。

    黄楚九不是一个不管不顾的人,只是这个世界没有人给他一个机会,让人去了解他的机会而已。

    正在家里生闷气,黄楚九接到了一个电话,而这个电话的来历让他大吃一惊,随后是一阵狂喜。他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一个让王学谦重新认识他的机会。

    放下电话,他心头那个叫美啊。

    虽然邀请他的并不是王学谦,但陈布雷的身份也同样不一样。作为浙江官场的大管家,他的话多少能够代表一小半的王学谦的意思。横着小曲,嘚瑟地一步三晃,像是戏台上的老爷,走到餐厅大吼一声:“烫半斤黄酒!”

    妻子让厨娘准备几个下酒菜,然后抱着烫好的老酒走到餐桌旁边,抱怨道:“得罪了开罪不起的人,还有心思喝酒,你晚上不琢磨事了!好吧场子找回来?”

    说话间,勾勒出一个斤斤计较,躲在阴暗处,算计人的阴暗灵魂。这也是黄楚九的性格,他就是那种喜欢琢磨人,算计人的主,这样的人保持一颗清醒的大脑比什么都重要。关键是,黄楚九本人也不胜酒力,喝二两酒属于自己都找不到北的主。

    “哪壶不开提哪壶,老爷我是那样的人吗?”黄楚九是市井小人物出身,他并不忌讳和家里人的调侃,黄家也没有那种书香门第的规矩,在家里属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宽松的教导:“老爷我要转运了,这沙滩一卧就是一年半载,终于浪来要翻身了!”

    他的老婆想了想,形象的表示:“你说的好像是个王八!”

    黄楚九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眼神不善的盯着妻子,心说:“上辈子是做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竟然就找了她?”

    一夜无话,第二天黄楚九精神抖擞地坐上家里的小汽车,朝着王公馆而去。

    这个举动一下子就唬住了黄金荣在黄家安排下的探子,很快将消息传递到黄金荣的耳边。向来喜欢疑神疑鬼的黄金荣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也琢磨开来,这不会是黄楚九找王学谦做靠山了吧?这不是坑爷们吗?

    这倒是符合黄楚九一贯的形式作风,就是喜欢给人下套,这过程中间他是最不怕和对方得罪到底的。怪不得黄楚九敢和日本人叫板,他连日本人都敢往死里得罪,更何况他黄金荣了。不得不说,黄金荣也陷入了思维的死胡同里,总觉得黄楚九会留着后手对付他。可是黄金荣也想不到的是,这不过是巧合而已。

    找来杜月笙好一阵研究之后,杜月笙也吃不准王学谦的意图,关键是黄楚九这孙子太坑人了,总觉得这小子这回有事要耍阴谋诡计。

    “要不要请陈秘书长一次,探探底?”

    杜月笙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靠,试探的问了一下黄金荣。找一个能说上话的人,试探一下也好,至少能够找一个心理安慰。可这个提议让黄金荣否定了,黄老板现如今日进斗金,生活安稳,身子也越见富态,已经看不到脖子了,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等等看再说!”

    且不说黄金荣,来到西摩路王公馆之内,偌大的花园洋房内建筑和职务相得益彰地和谐,这是站在围墙外是根本难以看到的,给人就一个感觉,大。

    大到让黄楚九悲哀的想到自己的公馆,就像是活在两个世界上似的。

    他从昨天就开始琢磨,王学谦请他来的意思,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一点的头绪。大概是因为自己和日本人打官司吧?

    可官司已经沸沸扬扬的传了几个月,也不见王学谦有任何的举动。不仅是王学谦,连王学谦身边的人也没有在公开场合表达出任何偏向他的态度。用一句话来说概括就是:黄楚九是被政府遗忘的一个人。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他很低落,一直没人表扬他。

    “陈秘书长,还让您亲自来接,黄某愧不敢当……”

    陈布雷其实是出门在院子里溜达,刚吃完早餐遛食呢?从王学谦身上学来的习惯而已,没想到在停车场附近遇到了黄楚九,脸上一点异样都没有,反而笑道:“黄老板是商界翘楚,陈某一直想认识,只是没有机会,这次一定要亲近亲近。”

    认识陈布雷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说的客套话而已,这家伙跟着王学谦当了两年官,学坏了。

    黄楚九正准备开口,没想到陈布雷率先说道:“先生在花房里,我带你去。”

    大冬天的大清早就摆弄花草,这让黄楚九有种怪异的感觉,这王学谦压根就不像是年轻人的做派,反而像是一个退出官场的老政客,玩起了修身养性的把戏。

    可一来到近两百平米的花房内,他顿时觉得错的离谱。这那里是花房啊!而是一个冬季蔬菜的温室,王学谦冬天吃的蔬菜估计都是出自这里,绿油油的黄瓜,辣椒,红澄澄的番茄品种还真不少。而花房内的温度也在二十多度以上,将上海冬天的潮冷一扫而光,有种在暮春时节的爽朗感觉。

    见黄楚九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客套,王学谦开门见山的就说了他的用意,然后给黄楚九思考的时间。

    卖三寨货,挤兑对民国纺织业威胁最大的日本货?

    对于讲究质量第一的品牌商家来说,这是一个过不去的坎。但黄楚九完全没有压力,这种事他做的太多了,道德上丝毫没有任何压力。他琢磨的问题是,他能够在其中得到多少好处。貌似可以获取不少的利润,也可以缓解他的资金危机。

    但投入的精力肯定不是派个人那么简单,大部分的事都要亲力亲为,这让他有点犹豫。

    可这种犹豫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黄楚九就做出了决定,干了。

    王学谦找他,显然是看中了他的能力。但同时,这事也不是只有他黄楚九能干的,没了他就一定干不成的了。这时候的黄楚九内忧外患,已经顾虑不了那么多了,最多不过是得罪再得罪一家日本公司而已,反正已经仇人满天下了,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

    黄楚九果然没有让王学谦失望,很快就反应过来:“王督给黄某人机会,黄某必然尽心尽力,不过黄某做事先谋对手,再行动。不知道王督这次要对付的是哪家日本商社?”

    “东亚!”王学谦连想都没想,直接开口道。

    黄楚九脸上略显惊讶,这个名字很熟悉啊!好像自己得罪的也是东亚这家日本公司,‘仁丹’不就是这家商社的医药工厂生产的吗?这下子,连最后一点紧张担心都没有了,黄楚九一拍大腿兴奋道:“要是对付这家公司,黄某人一点意见都没有,就是往死了整他,以后就多仰仗王督的提携。”

    王学谦摆摆手道:“欲先攻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要行销全国,击垮东亚公司的市场,需要安全的运输通道。这样,浙军里有两艘退役的运输车,换一个美国的公司然后租界给你,租金不算,不过需要你找信任的人,如果找不到……可以从海军里抽调。”

    “这太好了!”

    随即黄楚九愣住了,他紧张的资金链一直限制了他的发展。如果有两条铁甲运输船,那么对于他来说就有了一个完整的运输体系。他可以在武汉、长沙、重庆,全方位的打压对手的生存空间,可惜轮船公司一直不好搞,投入很大,只是为了自己的方便的话,铁定会亏钱,而黄楚九的生意链条中,唯独不能有亏钱的买卖,不然铁定要拖累其他产业。而幸福来得这样快,让他有点猝不及防。幸福过头的黄楚九随即问道:“王督,我能够用这两艘租借的船开一家轮船公司吗?”

    王学谦好奇地看了一眼黄楚九,果然,这个家伙属于那种折腾起来不要命的狠角色。刚得罪了黄金荣,这一关都不知道怎么过呢?竟然想起了开轮船公司,不过眼下正是合作的时期,王学谦需要这么一个走在幕前的棋子,自然不会打消黄楚九的积极性,点头道:“可以!”(未完待续。) ( 大世争锋 http://www.shubao777.com/1/15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hubao77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