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丽梅吃醋撒泼

文 / 金萍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9章第九卷

    第9节第九十章丽梅吃醋撒泼

    这碗家乡茶树鲜菇面让韦嘉感动不已。他没有想到刚恢复了元气的雅芬会一大早起来给他做家乡的手工面吃。

    韦嘉捧起这碗茶树鲜菇面,瞅近鼻子闻了闻,好浓郁的鲜菇香味!再看面汤色,里面有黄橙橙的蘑菇、青蒜苗、香葱、红辣油。一碗土面,调制的色香味俱全。

    再入口品尝,那地道的茶树鲜菇香味和着手工擀面磨出的麦香,把你的味蕾每一个细胞都渲染上了。这手工面条制作手艺不凡,有劲道,吃口滑溜,这样的家乡风味面,韦嘉可是好久没有品尝到了。

    韦嘉边吃面,边赞美雅芬手艺好。家乡面做得地道,如果在江申城里开个茶树鲜菇面馆,一定火爆。

    雅芬说:在这里开面馆,不如回到茶桐苗家山寨旅游区开更好啊!等到我开了面馆,你天天坐在我店里吃都可以,不收你的钱。全部免费招待。

    韦嘉笑了,说:那是我的好福气,有此口福,这一辈子可是快乐死了。

    雅芬说:一言为定。我们可是说定了,届时,你可不能失约的。

    韦嘉喝了一口面汤,说:好。不失约。说不定我还要投资入股你的‘雅芬湘妹子’面馆呢!

    韦嘉随口竟然把面馆的名字都想好了。雅芬说:好呀!这个名字贴切得很。以后我就挂着‘雅芬湘妹子’面馆的招牌,你来了,打老远就能看得见!

    两人风趣说笑着,时间就过去得很快。

    韦嘉吃罢茶树鲜菇香面,与雅芬道了别,并嘱咐她要好好休息,不要累着了。便匆忙往公司去了。他今天不能晚到,那醋罐子胡丽梅一定在办公室侯着他呢。

    韦嘉一路开车,一边想着应对胡丽梅爆发醋威的办法。

    到了公司,很安静。没有见到胡丽梅,倒是与金燕子打了个照面。金燕子一改往日的冷艳面孔,满脸暧昧笑意问韦嘉:怎么?昨晚没有睡好呀?生黑眼圈了。是不是被人偷爱了?

    韦嘉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小声点噢,这里可是公司,不是在家里。昨晚我没有去胡丽梅那里。半途中老乡生病了,我送老乡去医院守护了大半夜呢。

    金燕子吃惊,说:那你可得罪我们的美女老板了。瞧她今天还没有到耶,是不是在家里怄气不来公司了?

    韦嘉说:快别这样说,我们老板的个性你是知道的。看样子,我是凶多吉少啊!

    金燕子轻声呸了一口,说:活该!昨晚叫你别去她那里,你偏要应邀着去,结果去给老乡看病去了。你倒是好心肠呀!说,你那老乡是女的还是男的?

    韦嘉不隐瞒说:女的。怎么样?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说法?我可是认真告诉你,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清清白白的。我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的。

    金燕子说:瞧你急成这样,我又没有说什么。怎么?心虚了不是?男女之间,一旦发展成真情,都是从什么妹妹呀、姐姐呀开始的。以后,我可是有好戏看了。哼!

    金燕子说毕,朝韦嘉挤了下眼睛,然后去办自己的事情去了。

    望着金燕子背影,韦嘉想:这个冷艳的女人,受了一夜性爱的滋润,性情也变得如此的朗艳了。她在看我的笑话呢,如何去摆平胡丽梅这趟子“醋”水。

    等到金燕子拐进她的办公室,韦嘉又在胡丽梅的办公室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韦嘉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没有开机。

    韦嘉忙着取出手机,打开一瞧,果然昨夜有好几个胡丽梅的来电没有接。韦嘉赶紧拨了胡丽梅的电话打过去。

    胡丽梅接了电话,带着病怏怏的口音,发泼地抱怨说:好你个韦嘉,还敢关机啊!你昨夜到哪里去过夜了?是不是被金燕子那个小妖精暖在被窝里啦?你……你要气死我啊!你知道吗?我现在快要死了!死啦!活不了……

    胡丽梅说到这,有点歇斯底里了。听她话音,恨不得立刻从电话里伸出手来,把韦嘉揪到她那里去,好好劈头盖脸教训一番!

    韦嘉连忙赔不是,解释说自己没有留宿金燕子那里,是半路途中被一个生病的老乡叫去陪护着看病了。所以就没有过来。

    胡丽梅可是不管那么多。她说这件事情与韦嘉没有完。她让韦嘉马上到她别墅去,当面赔礼道歉,否则,一辈子也不想见他了!

    韦嘉一听胡丽梅让他去别墅赔不是,心里有底了。这女人,刀子嘴,豆腐心肠。只要亲热一下,哄一哄就过去了。关键的是胡丽梅想要那个啦。昨夜没有爱爱,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就心急火燎的。

    韦嘉马上打理了打理衣着,便匆匆下楼开车出发,直奔胡丽梅的别墅去了。

    进了别墅,韦嘉一眼瞧见怒气冲冲的胡丽梅。她一脸倦容,没有梳洗妆扮,蓬头垢面的,随便穿着睡衣,歪倒在沙发上。

    胡丽梅见韦嘉进门,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精美的玻璃杯子,就往韦嘉方向的地板砸了过去。碰!一声炸响,玻璃杯破碎了。把韦嘉惊吓了一跳!

    天哪,这女人,今天恐怕是要吃了我啊!

    胡丽梅水杏眼怒瞪,直逼韦嘉,说:你过来,给我老实坦白,你昨夜究竟去哪里啦?为什么要关机?说!

    韦嘉像做错事的孩子,走到胡丽梅面前,挨着她身边坐下,说:丽梅,我没有说假话,是帮助老乡去医院吊盐水去了。朋友生病了,周围又没有亲人,我不管谁来管?请你相信我好啦。我真的没有在金燕子那里过夜。

    胡丽梅哼了一声,继续歪倒在沙发上默默流着眼泪。韦嘉看胡丽梅流眼泪了,而且眼圈红红的,眼袋也起来了,知道她昨夜没有合眼是真的了。

    韦嘉再看不经打扮、粗服素面的胡丽梅那般爱怜的模样儿,倒是平添了几分素雅妩媚温情来。

    小别胜新婚。有两日不在一起过夜了,韦嘉也有些想了。再看胡丽梅这般美丽伤感样,韦嘉也动情了。

    韦嘉往胡丽梅身边挤紧了,然后搂抱住她,不停亲吻她脸上的泪水,说:亲爱的,我为何不想夜夜与你做伴在一起呢?原谅我,今后不会再有此类的事情发生了。我向你保证,对天发誓……

    身子已经喜欢的男人搂着,胡丽梅的骨头就酥软了。她像小孩子样,说:行,我原谅你。你可是要记住自己的发誓,以后再也不犯错了。如果再犯,我就永远不会搭理你的。

    韦嘉照着胡丽梅的说法又信誓旦旦起誓一遍。

    胡丽梅的气这才消解了大半。她歪倒在韦嘉怀里,娇娇的言语:小韦,别怨我恨,我是太在乎你了,所以才这样过分、耍小孩脾性。你知道吗 ( 偷性 http://www.sbxs5.com/0/51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sbxs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