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自食其果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妃反应极大的低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皇上那么的爱我,怎么会把我打进冷宫,况且,我还怀着皇子!我要当皇后!要当皇后!”

    “那么只有大义灭亲!”

    林妃整个人无助的坐到小榻上,托额沉思片刻,最后平静的抬起头,“姑姑,退下本宫的华服,玉钗,带着本宫去乾清殿请罪吧!”

    管事姑姑听到林妃的话,微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立马上前退去她的华服及头钗,放下一头青丝,随着她一起去乾清殿。

    两人路经御花园,宫道,引起了阵阵的骚扰。苏晚和越冰璃从翊坤宫出来,就看到这样的画面,苏晚嘴角的笑容带着丝丝的冷冽,“看来消息已经透出去,有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夫君,要过去瞧瞧A?”

    越冰璃嘴角的笑意加深,“伤本王妻一分者,不可原谅。”

    苏晚的眼前有一丝的眩晕,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被一个男人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妙不可言的一种欣喜感。两人十指相扣,步在宫道上。

    与此同时。

    乾清殿。

    楼妍站在一旁研磨,越玄烬难得静心下来画一幅山水图,不料山刚画好,还未来得及点缀松柏,李德子就进来报:“皇上,林妃娘娘退了华服,说是前来顶罪。”

    越玄烬一听,意兴全无,重重地搁下画笔,低曷:“她又是玩什么花样儿,怀着孩子就给朕好好的在寝宫呆着,出来做什么?让她滚回去……”

    李德子呃一声,为难的说道:“林妃娘娘这会儿跪在玉石阶下,这怀孕七个月了,皇上若是跪下去,怕是会伤着龙嗣。皇上,奴才斗胆请您见见吧。”

    楼妍也颔首,说道:“皇上,林姐姐大抵是有什么事,您就宣她进来看看。这孩子为重要。”

    越玄烬瞧着李德子和楼妍都如此的说,叹一口气,摆手,“宣!”

    “是!皇上。”李德子打了一千儿,起身,高呼:“宣林妃娘娘进殿。”

    厚重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林妃拖着一地的白袍走进乾清殿,同时双膝落地,匍匐在地的高呼:“罪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起来!大冷天的,脱了衣服做什么?怀着孩子,就不能安分一天吗?林微若!”越玄烬极不耐烦的瞪着她,不悦的低曷。

    男人最烦的莫过于,女人三天两头给自己找事情烦。女人是水做的,那么就应该用水的柔情,慢慢地去抚平男人的心中的空隙,让他不能离开你。

    宫人想要上前去扶林妃,她却抛开宫人的手,昂首看着越玄烬,“皇上,请您治罪!罪妾明知堂兄私吞官银,却一直隐瞒,现如今事情曝露,罪妾不得不大义灭亲!请皇上对罪妾堂兄及罪妾进行处罚!”

    越玄烬闻话,脸色一阵惨白,立马对着李德子使了眼色,他明白的上前想要关上大门,然而这时苏晚和越冰璃已经落步,“皇兄,臣弟远远便看到林妃娘娘脱了华服至乾清殿,不知发生何事?”

    越玄烬气愤得明黄长袖下的手捏成拳头,几乎要将御案上的砚台抛下地。林微若,这个愚蠢至极的女人,本来他估念她怀着龙嗣有功,打算放过她,现在却主动的撞刀口上来!

    “璃弟,晚落座吧!你们来得是时候,好好的替朕审理审理这林妃堂兄贪污官银之事。”越玄烬灵机一动,顺势就这个大麻烦推到了越冰璃的身上。

    处理得好与不好,都由他越玄烬来判定。

    越冰璃和苏晚怎么会没有发现这点,然而苏晚是天不怕地不怕,居然欣喜的应承下来,“好呀……本王妃也好想知道这两锭官银是不是也来自那批赈灾。”

    啪……

    两锭官银滚到林妃的跟前。

    她惊恐的看着官银,满身上下冒出冷汗,那不是她给杀手的官银,为什么会在苏晚的身上,难道她就是用这两锭银子判定出是她所为?

    再加上朝堂上所发生的事……

    顿时她完全的明白过来。

    脸色一阵苍白,手心里都出了汗,却努力的压住心中的害怕,转过头茫然的看着苏晚问:“越王妃,罪妾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您也有参与贪污赈灾款?”

    啪!

    越冰璃大掌重重地击在案几上,霍然起身,脸色一冷,言词犀利道:“本王之妻,岂会贪图这两锭银子,这官银到底怎么到越王妃的手中,想必林妃更清楚。”

    林妃暗暗地咬下唇,转过头看越玄烬说道:“皇上,请明察!”

    楼妍看到这里,却突然站出了身,走到官银跟前,拿起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微惊讶的说道:“原来这就是官银吗?臣妾真是孤陋寡闻,在越王妃出使西之时,臣妾在碧霖宫瞧着了,还在想林妃娘娘如此的大意,居然乱丢了银锭。”

    楼妍一番不起眼的话,完全的将林妃早有心暗害苏晚的事情揭发出来。越玄烬的脸色顿寒,拿起御案上的砚台低曷:“贱人!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暗杀越王妃!西郡主!不要以为怀着龙种,朕就会手下留情,拖下去关到冷宫,等到皇子出生后,立即处斩!”

    “不要……皇上……妍妃污蔑臣妾……臣妾根本没有找人陷害暗杀王妃……皇上,你凭着妍妃一面之词就判定臣妾有罪!”林妃情绪激动的瞪着越玄烬,那种面对死亡的恐怖感,已经完全的让她忘记了礼节。

    苏晚站出来,对着内监打了一个禁止的手续,“皇上,林妃说得对,没有证据,确实不能落实她的罪证,那么让本王妃来告诉她,什么叫证据!”

    越玄烬怔忡了一下,楼妍平静的等待着后面的好戏。最后越玄烬挥手,表示应允。

    苏晚站在林妃的跟前,“在七月城,你派杀手过来暗杀本王妃,之后见本王妃安全归来,你惶恐,所以说是本王妃的嫡姐,也就是妍妃娘娘买凶暗杀本王妃。呵呵……试图利用我们之间的问题来挑拨,让妍妃成为你的替死鬼!你真的很聪明,林妃娘娘……可是你千算万算,算漏了一项,那就是本王妃是楼家的人!楼家上下有没有人可以碰到官银,本王妃会不清楚……这一点就足矣让本王妃怀疑你……而后我们没有逼你,你自露马脚,演什么大义灭亲的戏码,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林微若……”

    林妃听后,脸色一片苍白,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晚,眼底的惊恐无法掩饰,她根本不敢相信,苏晚的心到底有多深,居然她走每一步棋都会被她算计……

    而且一切巧合得太惊人。

    “楼晚……你到底是人?还是妖精!为什么为什么……你一早就知道不是楼妍,却还可以装得那么的完美……为什么?”林妃辗转在后宫这么久,自认为自己的心计算深,却没有想到一个楼晚,居然可以将她打入地狱。

    &

    nbsp;苏晚步至林妃的跟前,笑容像朵罂粟那么的美丽,却是带毒,一沾上就会毒发身亡,“不是我聪明,而是你愚蠢!若你换作是我,真的会相信嫡姐这样的对付自己吗?”

    林妃听后,张狂的勾起嘴角……

    “哈哈……”

    带着极大的嘲讽。

    楼妍静静的看着如此的苏晚,心底的恐惧感倍升,那种无形的害怕无言而喻。她是应该庆幸,还是觉得悲哀?她都不明白……

    越玄烬双眼微眯,看着狂妄的苏晚,呵呵……

    早晚就应该料到,她不会这么平静的安分下去。有她在越冰璃的身边一天,他就会寝食难安一日吧。

    乾清殿的事情传得整个后宫沸沸扬扬,大多数的人为之惊叹,一个楼晚,居然可以掀起后宫的风雨,真是让人不得不惊叹。

    那么美丽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平时看起来温和美丽,却没有想到手段如此的凌厉。

    林妃上演这一场戏码,使国库的官银风波告一段落,林家上下满门抄斩,同时搜获了不少失窃的官银及赈灾贪污的,在民间散落,包括已经熔掉的也尽数收回。

    牵连之下……

    不少的官员遭殃。

    越玄烬的势力一下子被削弱了不少。

    乾清殿。

    越玄烬看着桌面上的奏折,看着自己一手一手提拔起来的个个官员,居然全是贪官,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难道他注定不能为帝王,不适合为帝王?

    一个楼晚小小的使计,就把他辛苦经营起来的根基拔起来。

    楼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进来,在看到一地的狼藉,惊恐的退后一步。越玄烬抬眸看着楼妍,在看到熟悉的脸颊之时,一股怒意倍升……

    箭步奔上前,大掌粗鲁的将楼妍的衣裙撕得粉碎,粗鲁的推在御案上,像一头狠的野兽,低声咆哮:“楼晚,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对朕下手,将朕打下来的根基一一拔除!贱人……”

    那不是吻……

    那是咬……

    白皙肌肤在他的蹂躏下,变得殷红。

    楼妍惊恐的看着越玄烬,那是她从来都没见过的越玄烬,刚刚那一句话,几乎将她整个人打入地狱。

    楼晚?

    连他的心里都是楼晚!

    对她恨……

    却又爱……

    用着这种方式来发泄!

    难道她能得宠,就因为那一张相似的容颜?

    所以她是替代品,也是发泄品?

    泪水居然不知觉的从眼眶中滑落,好痛,手突然惊恐的抚住小腹,害怕的大声呼道:“皇上,不要……好痛……皇上,我是楼晚……皇上……”

    越玄烬几乎整个人已经走火入魔,猛烈的攻击着楼妍的身体,一直到淌出殷红的液体。

    他整个人退后一步,害怕看着她的身体,“怎么回事?”

    楼妍的身体无力的从御案上滑下来,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温热的液体不停的淌出,她捂着小腹,一声一声的哭求:“皇上……孩子……我们的孩子……皇上……”

    越玄烬退后数步,撞倒了摆在一旁的青瓷大花瓶。

    摔得粉碎……

    “太医,皇上……太医……”那一刻的楼妍像是坠入地狱一般,无尽的痛苦,无尽的恨?原来楼晚最狠的地方,不是对付林妃。而是对付她楼妍!

    让她步入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经历千千万万种的痛苦。

    包括被这个禽兽般的皇上蹂躏,最后连孩子也死在他的手上。

    “不不……不可以叫太医,如果宣来太医,整个后宫的人都会知道朕害死了自己的孩子,不可以……妍儿,你爱朕的,是不是?忍一忍,不会有事的……不会……”越玄烬抓过长袍擦拭着她的身体,麻利的封下各大穴道。

    不知道淌了多少血。

    至少那件白袍染红了一大遍。

    特别的触目惊心。

    楼妍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在鬼关门走了一遭般。

    双目空洞的看着精致的雕梁画柱,手抚着平坦的小腹,声音嘶哑的问:“孩子没有了吗?”

    烟罗扶着她坐起身,心疼的吸了吸鼻子,“娘娘,节哀吧!您没事,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若不是越王妃发现,可能您已经……”

    “越王妃?好人是她,坏人也是她!她到底想要怎么样!为什么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她总是会出现!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欠了她什么……”楼妍听到楼晚的称号,整个人的情绪波动特别的大。

    苏晚刚刚步进内厢就听到楼妍的这番话,一脸的平静,并没有什么情绪激动,走到楼妍的跟前,对着烟罗说道:“妍妃娘娘的身体刚刚复原,去熬些银耳粥来。”

    “是,越王妃。”

    烟罗走了之后,楼妍转过头,冷声说道:“看到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一定很满意吧?是吗?你想要看到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吗?楼晚,你真的是祸水……”

    “不管你怎么说,或者是认定是我害得你这样,但是我要清楚的告诉你。后宫本来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不属于这个地方,却照样被牵扯进来。我要做的是保护自己,保护我身边要保护的人。人不犯我,我定不会犯人!”苏晚的声音极平静,像是不带任何的感情。

    楼妍静静的看着如此的苏晚,忽而生硬的勾起嘴角,眼角湿湿的,手抚过小腹,“我怀孕多久了?”

    “太医说,只有一个月。以后月事不准,就要好好的查清楚,别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否则会失去当母亲的资格。”苏晚看太多的悲欢离合,对于这些事,大多没有感觉了。更何况是一个敌人。

    楼妍嗯一声,侧过头,没有说话。

    &

    nbsp;苏晚也只是坐了一会儿,就离开。步在长长的宫道上,水月不解的问:“娘娘,妍妃娘娘根本不知好歹,根本不值得人同情。”

    “相信吗?人是会变的,有的人会在这个地方看懂很多的东西,有的人会在这个地方渐渐的迷失自我。然而现在我亲眼看到一个人看透了很多,有一个人渐渐的迷失自我。”苏晚微昂首,姿态尽显高雅。

    好像天大的事情也与她苏晚没有半点关系,谁又看得到她的内心,知道她知道的想法。

    走在宫道,准备出宫之时,却看到李德子慌慌张张的奔跑在宫道上,苏晚奇怪的伸出手挡了他的去路,疑惑的问:“可是皇上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的慌张……”

    “越王妃,你有所不知,皇上大发雷霆,因为您请了太后去看妍妃这事,现在搞得乾清殿一团槽。”李德子暗暗地抹一把汗。这位少主子真是越来越不好舒服。

    “他让你干嘛去?”苏晚凝了一眼乾清殿,冷声问。

    李德子呃一声,有些为难的看着苏晚,“王妃,这是皇上的私事,奴才还是不要说的好,皇上在等着奴才,奴才先办事。”

    说完,李德子就立马绕过苏晚奔向宫道的尽头。苏晚静静的慈祥着李德子去的方向,几乎猜到了什么,沉声道:“去乾清殿吧!”

    水月奇怪的嗯一声,拉住苏晚的柔荑,“娘娘,您还是回王府吧!皇上的事,您插手够多了,如果再插手下去,怕对您有影响。”

    苏晚听着,转过头看着水月,在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有些爱管闲事。可是她这个时候就想要看看越玄烬的狼狈模样,就想要落井下石一回。

    水月看着她疑惑,小心的解释,“娘娘,水月不是要管你的事,而是真的不想你成为宫中人议论的话题。”

    苏晚平静的嗯一声,忽而想到了什么,转身走进一旁的园子,推开门,借了文房四宝,写下四个大字,折起来给水月:“送到乾清殿吧!本王妃在马车上等你……”

    水月不解的哦一声,这就立马去乾清殿。看着水月的背影,苏晚的嘴角勾起,她同情楼妍,却不同情越玄烬,这次真的是大快人心,把什么本都讨回来了。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