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官银风波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越冰璃看着苏晚,平静的凝视着,良久才开口问:“你原谅她呢?”

    “我动摇了……”

    “晚晚变了……”

    “从二娘与锦素姑娘的事情开始吧……一切皆由我而起,我间接了伤害了锦素。”苏晚的语调中有些愧疚。她从21世纪来,无法体谅在这个封建社会失贞,成为大家议论对象的感受,但是看到她一个对那么执著的女子,甘愿放下爱情,也不愿意去面对世人。

    她就已经深刻的明白,这对锦素来讲,是一份多大的伤害。

    越冰璃听到苏晚如此的话,心疼的握住她的柔荑,她一个人背负着那么多,要面对越玄烬那头饿狼,应该有多么的困难吧!

    “锦素已经得到了幸福,这件事不要横亘在心里,而且你怀着孩子,犯情绪病。之后的孩子出生下来,也会有情绪病的。乖……别想了。”越冰璃抱住她的身体,轻拍着香肩,疼惜的安慰。

    苏晚听着,睫毛颤了一颤,心里一片暖暖的,有种幸福的奇妙感。好像掉进蜜罐里的孩子般,贪婪的享受着此时此刻的幸福感。

    “夫君,你如此的说晚晚,那么你对母后的态度呢?”苏晚昂首,像一个要糖的孩子,满目的期待。

    越冰璃嗯一声,思忖片刻,才道:“晚晚,有的事情并不是像我们想像中那么的简单。这个心结太久了,一生出就被抛弃,说原谅便能原谅的吗?”

    “我明白……我知道,早晚有一天,夫君大人会想开的,因为晚晚感觉不会太久。”苏晚自信的勾起嘴角,太后要做什么,她感觉到了!

    她没有同情心,只是有些微微的触动,但是这样的才是最好的结局吧。不仅可以帮助自己的儿子,也能赎罪,在这场权力斗争的游戏里,总要有人孤注一掷,才能有获胜的把握。

    越冰璃淡然一笑,并没有再说话,打横抱起苏晚躺在内帐里,“娘子,天色已晚,休息吧!连夜进宫,如此的劳顿,怎么还要熬夜,如果不乖,夫君会惩罚你的。”

    苏晚的睫毛微颤,勾住越冰璃的脖子,“我精力好着了,不知道是谁惩罚谁。”

    “要试?”

    “是!”

    苏晚完全不带女儿家的娇羞,手娴熟的解开越冰璃的长袍,手指划过那完美的胸膛,轻轻地贴上去,感受着他的心跳声。人都说,人心隔肚皮。怎么可能猜到别人在想什么,因为心脏长在里面,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在日常的行动和言语,细节中,你总会看到,肚皮后的那颗心,到底在为谁而跳。

    “夫君,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这样的一个废物小姐,难不成你早就知道我会成为天才?”苏晚翘首笑问。

    越冰璃轻轻地扬起嘴角,轻点过苏晚的眉心,“这是夫君大人的秘密,天机不可泄露。娘子不行动,那么为夫行动呢?男人要主动一点,才能讨女人喜欢,是不是?”

    苏晚不屑的扭过头,小粉拳砸在他的胸膛上,“不说,那么就不行动了,自己洗澡去!”

    越冰璃没有出声,径直霸道的扑上去,麻利的将苏晚的衣裳剥尽,手指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苏晚想要拒绝,她却发现她的夫君技巧好了太多!

    她居然有些迫切的希望……

    身体像是炸开一条大缝,急切的等待着填满。

    越冰璃填在她的嫣红间,吐露着热气,低笑出声:“娘子越来越敏感,多么让为夫疼惜。”

    苏晚羞耻的闭上双眼,翻身将越冰璃推倒,慢慢地盯凝视着他的五官,低笑出声:“那么今天娘子宠夫君,可好?”

    “呃……”

    “干嘛呢?老娘亲自服侍你,还犹豫!犹豫个毛毛,滚滚……下床去洗澡!我要睡觉了,太累了!再不睡,我们家的宝贝都要反抗。”

    越冰璃可怜巴巴的扁了扁嘴,抱着自己的长袍,“娘子,没有挽回的余地?”

    “没有……我真的累了,休息吧……”

    “好。注意休息,我洗完来找你……”

    “去吧……”

    看到越冰璃真的离开了,她的心里又莫名其妙的失落了。尼玛!所以说人类是一种犯贱的动物,果不其然,连她这个另类的杀手也不例外。

    ……分割线……

    清晨。

    百官上朝。

    越冰璃一袭降紫长袍上前,“皇上,臣弟有事奏!”

    越玄烬欲开口之时,凤煜突然上前说道:“皇上,王爷在真假血统的牵扯之中,怕是不方便插手朝廷的事情。理应回王府,等候宗人府查清,再作其他安排吧!”

    礼部尚书立马反驳了凤煜的话,“皇上,虽然王爷牵扯在这真假案之中,但是好歹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他不是先皇的皇子,那么他就有权力站在朝堂上,为国家,为百姓出一分力!王爷爱民如子的心,大家有目共睹,七月城的瘟疫,若是没有王爷,恐怕早已是废城一个。”

    “是呀!皇上……”

    越冰璃嘴角轻轻地勾起,“多谢各位大臣的支持,本王只是上奏一些事,其判定还是由皇上来断定。”

    越玄烬颔首,“准奏!”

    “近日国库官银被盗,臣弟在派人追查的过程中,发现江南地带居然有不少的官银散落,还有私自溶金的现象。经过追查,那一批官银并非国库失的那批,而是江南赈灾的灾款!”

    在朝的百官一片唏嘘,没有想到这越王下江南几天,居然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官银散落人间,而且还有人私自熔金,还是赈灾的灾款。

    越玄烬的脸色一沉……

    “越王可还查到什么事情?”

    “经过几日的追踪,这批赈灾的银两乃是林把总大人亲自押运的,而且封条而是他写的,若不是监守自盗,那么就有其他的原因。”

    越玄烬的手重重地击在案几上,低曷:“这件事由凤煜亲自查,给朕查清了!若是林把总给朕贪了百姓一分,就给当场处决!”

    又是一个当场处决……

    越冰璃的眼色微变,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皇上,如果把总大人真的有贪,理应交由宗人府处理,当场

    处决,怕是有违常理。不如交由臣弟处理。”越冰璃知道只能赌一把,在百官的面前,他必须要试试。

    礼部尚书及站在太后这边的各大官员,纷纷赞同越冰璃的话,自然凤煜这等人,就选择越玄烬。

    最后,越玄烬开了口,事情最终交由凤煜处理,然而这时,内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太后驾到!”

    珠帘发出清脆的响声。

    宫人簇拥着太后走到珠帘后,坐下来,她沉声说道:“你们在大殿说的话,哀家听到了。关于国库官银丢失这事,可大可小。哀家觉得王爷与凤丞相一起处理,比较妥当,皇上,你觉得呢?”

    越玄烬龙袍下的大掌紧紧地握在一起,看来此时不会那么的简单,走下龙椅,至帘前说道:“母后,这璃弟牵扯在真假案之中,怕是有些难度。”

    太后嘴角的笑意微微的加深,说道:“皇上如果不相信哀家,百官不相信哀家,那么哀家就用这太后的位置来保证吧!若是王爷查不出来什么,不能给大臣一个交待,哀家退位!”

    越玄烬的眸子轻转,凤煜的神色微变,真是没有想到太后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看来真是护越冰璃到底。越玄烬自然不会放过扳倒太后的机会,笑意盈盈的说道:“既然太后发话了,这事就这样定了吧!璃弟与凤丞相一同下江南,查清这事!”

    “臣等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国效劳!”

    下早朝之后,越冰璃刚刚步出金鸾殿,就看到苏晚在坐在宫轿上等待着他。他轻斥道:“你不方便,为什么还要出来,不好好的照顾着自个儿的身体。”

    苏晚从宫轿上下来,扶住越冰璃的手,“坐太久了,腿有点胀酸,我和你走去母后的翊坤宫吧!她说她做了一些孩子的小鞋,让我过去瞧瞧。”

    越冰璃握着苏晚的柔荑,看向水月,“扶王妃娘娘过去吧!本王还有一事要处理。”

    苏晚知道他在逃避,一把抓住他的大掌,“怎么呢?见见自家的母后,都没有胆子了!什么重要不重要的事,等会儿再去办!”

    “晚晚……”

    苏晚侧过头,根本不予理会他。

    最后越冰璃只能妥协,孕妇第一!有什么办法。

    到了翊坤宫,瞧着越冰璃过来,太后欣喜的拿出自己亲自手工制作的小鞋和小帽,说道:“哀家的眼睛不太好,做是不好看,你们两可要嘴下留情。”

    苏晚接过那些红彤彤的小鞋,看了看说道:“母后的手工比起晚晚的好了不少,还这么的谦虚。”

    太后掩面低笑,“晚晚这小嘴儿真是甜,跟抹了蜜儿似的。”

    苏晚轻垂首,带着一丝女儿家的羞涩,她将小鞋塞到越冰璃的手里,“瞧瞧母后这福字绣得多逼真,连夜做出来,难怪最近憔悴了不少!要不这样,晚晚去御膳房看看,母后和夫君聊聊。”

    说罢,就要起身。

    越冰璃一把抓住她的柔荑:“本王同你一起过去吧!”

    苏晚当真无语了,都帮助到这份了,这男人还这样!看来这母子俩的事,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抬眸轻瞪了瞪他,说道:“我又不是残废人,谁要陪你了!留下来,照顾母后。”

    越冰璃一向睿智,在苏晚的跟前,却是拿她怎么也没辙,最后还是听话的坐到了太后的跟前。

    苏晚对着水月使了一个眼色,她明白的与她一起出了大殿。

    两人离开之后。

    整个大殿一片寂静……

    太后看着自家的儿子,却是一个字儿也吐不出来,拿着小红帽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经过良久的心理斗争,这才说出一句话:“最近好吗?”

    越冰璃颔首,一副谦逊温文而雅的模样:“母后身体欠安,就好好的休息。宫里的嬷嬷做这些东西擅长,就让她们做去,您别瞎操心。”

    “哀家,老了……只是没有想到,还会有机会抱着孙子。当年哀家没有给你做,能补偿就要好好的补偿。璃儿,你会恨哀家吗?”太后抓住越冰璃的手,语气微急的说道。

    越冰璃蓦地抬眸,看着太后,这才发现,这位地位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也老了!两鬓已经有银白的发丝,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鱼尾纹……

    或许有的时候他真的太执著……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在这个时候,他只有这个母亲可以依靠。

    晚晚那么如此孤傲的女子,都能放下对母后的恨,为何他还一直如此的执著,未免显得他太小家子气。

    最后反手握住太后的柔荑,低斥道:“什么老不老,你还很年轻。我们一家人应该如此的幸福下去,你所期盼的事情会发生的!身为男儿,我会护母亲,会护妻,子女!”

    太后看着越冰璃情绪激动的说着那番话,感动的抚过他的五官,眼水盈满了眼眶,哽咽的说道:“就凭这句话,哀家拼最后一口气,也会好好的活下去。没准儿能看到我孙子娶媳妇儿……”

    越冰璃忍俊不禁,“这孩子还在肚子里,娶媳妇儿的事太早了。要不提前找个童养媳。”

    “呵呵……是呀!童养媳,这样哀家就能看到我的孙媳妇了。等晚晚回来,我们商计商计这事吧!呃,不对……万一是一个女儿怎么办?那不找个童养夫,这样的男子长大了也配不上哀家的孙女……”太后满面的欣喜,语无伦次的说着。

    越冰璃淡笑而过……

    那仿佛是第一次看到太后娘娘,不带一丝威严的与他说话,眼底里只有疼惜。

    苏晚从御膳房回来,就看到两母子已经和好如初,笑眯眯的插下话,“什么找童养夫,要给我的孩子吗?”

    “呵呵……你瞧瞧这晚晚的耳朵真是灵,这么远都听到了。哀家正在和璃儿商计,要是生个儿子,就找个童养媳,要是生个女儿,找个童养夫,但是这样的男子太没阳刚之气了。对吗?”太后起身,拉过苏晚的手,亲昵的坐下来。

    苏晚这一听滑稽的对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搁下精致的糕点,“尝尝糕点吧!多美味……”

    “嗯……确实不错……”

    苏晚看着和好的两人,嘴角自然的上扬。

    ……分割线……

    碧霖宫。

    林妃娘娘听完趴在地上的小太监的对话,脸色蓦地一阵惨白,不相信的问:“你确定越冰璃查到了散落在民间的官银?而且怀疑我堂哥?”

    小太监重重地点头,哎哟一声道:“林妃娘娘,你看奴才是像会骗您的人吗?奴才这不刚听到了消息,就过来通报给您。”

    林妃沉吟片刻,让管事姑姑拿了银子,将小太监打发走了。忧愁的坐到梳妆台前,烦躁的按着太阳穴,“怎么会这样?这件事做得很完美的,怎么会被人发现?”

    管事姑姑从外面进来,小声的说道:“娘娘,唯今之计,只有明哲保身!越王和凤丞相肯定是会查出事情来的,毕竟太后都拿自己做了保证。而且皇上下令,如果查出把总大人真的有贪百姓的钱,当场处决。”

    林妃这一听,惊得嘴微张,“怎么办?当场处决,一定会连累到二老爷一家,我绝对不可能被连累,我要是生下皇子,极有可能成为皇后的!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这档子事!”

    管事姑姑突然灵机一动,“娘娘,你上演一场大义灭亲的戏码吧!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地位,你的龙胎。否则你永远都不可能登上后位!”

    林妃闻后,看着管事姑姑,“你的意思是,让我和堂哥断绝关系,并且将他送进监狱吗?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做得出来!那可是我们林家唯一的血脉!”

    “那么娘娘,你要甘心被牵连,保不住地位,进入冷宫吗?娘娘……”

    林妃反应极大的低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皇上那么的爱我,怎么会把我打进冷宫,况且,我还怀着皇子!我要当皇后!要当皇后!”

    “那么只有大义灭亲!”

    林妃整个人无助的坐到小榻上,托额沉思片刻,最后平静的抬起头,“姑姑,退下本宫的华服,玉钗,带着本宫去乾清殿请罪吧!”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