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恩宠风波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啪……

    精致的珠帘放下来,原锦素震惊的看着风尘仆仆归来的七将军,眸中一片晶莹,贝齿轻咬下唇,相对无言凝噎。原氏在一旁擦了擦眼角,走上前,深深地给七将军鞠一躬,“站在为娘的角度,我自然是希望将军能娶我家锦素。可是站在真理上面,将军还是三思而后行。”

    七将军一把抓住原氏,不让她继续下去,同时拍了拍胸脯,“七某在回来的路上想得一清二楚,人生对的人,没有几个。我认定了锦素,那么她就是我七某的女人。除非原夫人不愿意,不放心将锦素给七某!”

    原氏一听这话,立马摇头,为难的说道:“七将军……”

    苏晚看到这里,走上前,说道:“原夫人,既然七将军已经想好了,那么本王妃做个主,这婚不退了。七将军血性男儿,不顾世俗的枷锁,本王妃很欣赏。”

    相思也上前说道:“我是随姐姐的,姐姐赞同,那么我也赞同。锦素,你喜欢七将军,所以才会为他考虑对不对。既然他不介意,你为什么还要迟疑?”

    原氏转过头看着自家的女儿,若是换作之前的原氏,或许会不顾一切的将自己的女儿推到七将军的怀里。可是现在……经历过锦素的事,她真的看透了很多。更加相信,人做什么,上苍都在看的。

    原锦素的美眸中全是感动,更多的却是害怕,自卑。水袖下的柔荑几乎揉成一团,腰间的璎络一晃一晃,像是她摇摆不定的心。

    整个大厅一片诡异的气氛……

    七将军性直,终于按捺不住,不顾礼节的奔上前,将原锦素整个人代入怀里,大声的说道:“锦素嫁给七某!七某在此请原夫人,王妃娘娘,婉平郡主为证,我七某此生定对锦素不离不弃,若是有半点虚假,违背,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原锦素的身体完全的怔在七将军的怀里,小脸上全是惊诧,泪水盈盈而落,声若蚊吟道:“将军之爱,让锦素情何以堪?锦素真的没有信心能和你走一生,请你放手,好吗?”

    “不放!绝对不会!我已经放过誓了,而且王妃与郡主听见了,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人。我们还有婚约在前,为什么要退缩?”七将军将原锦素的身体拽得更紧,生怕下一秒,她就从他的怀里挣脱了一般。

    然而……

    原锦素却是用力的推开他,大声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越是如此,我越是不能接受你这份爱!你那么的完美,为什么要娶我这样的女子。再者,你愿意,我愿意吗?你可以不顾别人嫌言碎语,那我呢?我是一个女人!”

    那小小的声音像是要撕裂一般……

    狠狠地抨击在苏晚的心上,她的心沉沉一痛。眼前有些微微的眩晕,想到造成这一切悲剧的人就是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她真的完全的咽不下那口气。

    七将军的身体怔住了,他完全的没有勇气向前迈,他的爱变成了束缚,他自然只能止步。痛苦的抱拳,躬身:“对不起……”

    说罢,转身,离开……

    原氏完全的压抑不住,痛哭起来。

    相思立马上前安慰原氏,苏晚跟上原锦素的步伐,抓住她的手,轻抚去她的眼泪,说道:“爱是两个人的事,与别人无关。你是为自己,为她而活,不是为世人而活。一生中我们会遇到很多让人心动的人,但是未必会遇到那个让你不顾一切的人。你真的确定,七将军不是那个让你不一顾一切的人?”

    原锦素听着苏晚的话,微微的怔了一秒,侧身,睫毛轻颤,微微的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有一丝的哽咽道:“他是那个让我不顾一切的人,但是就是因为这个不顾一切,所以我必须顾及他的前程,我不可以让他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锦素,你只是一个女人!你只要简单的爱,而不是一颗广阔成全的心。你绝对是他不顾一切的人。一个肩负国家使命,满腔热血的少年,不顾一切的奔回来,想要得到的不是这样的结果。”苏晚能明白了锦素的想法,现在有这样想法的女子很少吧。

    哪个不是自私到了骨子里,处处为自己打算。

    能将炽烈的爱压住,选择成全大局的女子,真是傻得可以。

    锦素转眸,看着苏晚,眼里有过动摇,“我只是一个简单的女子,只要简单的爱?不是一个广阔的心,是呀?我们一起去边关,没有京都的权力斗争,也没有爱嚼舌根的百姓,我们只是一对简单的夫妻……”思索到这里,双眼蓦地睁大,看着苏晚紧张的说道:“王妃谢谢你……”

    苏晚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柔荑,“去吧……”

    原锦素颔首,不顾一切的拈起裙摆,向爱情奔去,不顾世事的枷锁,不会想,谁卑微了,谁付出了,只是简单的爱……

    奔出王府。

    看到七将军落寞的背影,她的嘴角轻轻地扬起,眼中一片晶莹,是幸福的泪花吧!

    “将军……”她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一声高呼。

    七将军闻得,身体蓦地僵住,转眸,原锦素像一朵盛开的花朵扑进他的怀里,鼻间,大脑里,所有的身体器官中全是她的香气……

    “锦素……”

    “将军,锦素愿意跟你走,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是原锦素,爱将军的锦素,我只想要一份简单的爱……”原锦素带着惊喜,又带着娇羞说着那番话。

    七将军闻得,眼眶中竟然一片晶莹,紧紧地拥住她的身体,很用力,甚至欢呼:“我七某要娶原锦素为妻!此生不离不弃!”

    周遭的百姓驻足看着这在大街上的一对。

    有几个震惊,有几个祝福?

    苏晚却是静静的站在王府大门上前,慢慢地扬起嘴角,或许这于锦素来讲是幸吧!因为这件事,她看到了七将军的真心,同时也走过了自己的心坎。

    很幸运,这件悲剧化为了喜剧。

    原氏看到这样的画面,感激的双膝落地,“王妃对锦素和老身的帮助,老身此生难忘,请王妃娘娘接受老身一拜!”

    苏晚立马阻止:“原夫人,你是王爷的姨娘,也就是我的姨娘,你要折煞我吗?还是要像相思那样,欺负我是个大肚婆!”

    “就是,原夫人起来吧!”相思掩面娇笑,同时拉过原夫人的手,亲自扶了她起来,念叨:“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姨娘了,还这么的客气。”

    原夫人生硬的勾起嘴角,看着锦素,眼底里却全是幸福的笑意。

    原锦素的事情过去,越冰璃回到一听,欣赏的喝了不少的小酒,夜里还让左琰抗回了寝殿。苏晚拧了毛巾擦着他的脸颊,暗自嘀咕,“真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居然喝这么多。”

     

    ;  其实苏晚知道,他根本不是因为锦素的事而高兴,而是因为一些事不高兴。明知道是越玄烬所为,却什么也做不了,那就是皇族的悲哀吧!

    半夜醒来的时候,苏晚还在给孩子绣肚兜。

    越冰璃按了按太阳穴,看着苏晚这么的辛苦,低斥道:“干嘛呢?我不在一会儿,你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呢,是不是?”

    苏晚侧过头,轻捋过他的发丝,靠着他的肩膀:“你根本不知道我现在的感受,宝宝在肚子里面,我替他绣肚兜,他似乎知道一般,特别的安分,也不踢我。”

    越冰璃听着,不相信的看着她,然而挪了秀墩坐下来,平静的看着她一针一线的替孩子绣肚兜。苏晚抬眸,看着他,忽而搁下手中的活儿,问:“今晚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瞒不过我的,告诉我,好吗?”

    越冰璃的手指轻划过她的青丝,搂过她的身体到自己的怀里,低喃:“喜欢这样的日子吗?晚晚。如果不喜欢,本王再给你另一个环境,好吗?”

    苏晚听着,心咯噔一下,抬眸问:“准备好了吗?”

    “虽然没有把握,但是本王想要放手一博。今日是锦素,他日会不会是你,本王都不知晓!”越冰璃的眉拧得极深,那是苏晚极少看到的忧愁。

    今日是锦素!

    他日会不会是她!

    可是她的夫君并不知道,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

    越冰璃看着苏晚不说话,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抱歉,本王没有考虑周到。现在出手,若是失败了,牵进来的就是两人的生命。”

    苏晚紧紧地握着越冰璃的柔荑,眼神坚定的说道:“夫君,相信晚晚吗?如果相信,我们就这样平静下去,好吗?总有一天,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成功。”

    越冰璃的眸色顿沉,苏晚的话让他陷入深思之中,那种被她保护的感觉,极是不舒服。扣住她的香肩,看着她说:“晚晚……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你总是有那么多故事,我不知道的。”

    “我不告诉你的事,或许你真的不应该知道。可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一定会全部告诉你。”苏晚承认,她是不想让越冰璃知道很多的事。

    越冰璃不再追问,虽然有些微微的不悦,却在极力的掩饰。长舒一口气,“休息吧!”

    苏晚明明看到了他的不悦,却什么也不能做。解释再解释,说得再多,都于事无补,只会将这件事说得更加的复杂。让他的更加不解吧……

    ……分割线……

    锦素与七将军第二日就随着七将军去了边关,在那边举行迎亲仪式,之前不在京都,只是不想让京都的百姓茶后饭余有舌根爵。

    送走锦素,苏晚便去了相思的郡主府。也就是王府一侧的大园子,偶尔德琳也会过来居住几天,两人的感情,比苏晚想像中好了不少。

    今日德琳不在,苏晚坐到小几前,手指轻轻的划过杯盖,“我过来,你就知道我的喜好。”

    “若是跟着姐姐这么久,都不知,那岂不是太丢人了。”相思笑了笑,接过婢女奉过来的糕点,打了她们下去,这才落座,“姐姐,可是有什么事。”

    苏晚颔首,将一锭官银放在相思的跟前,“认得这东西吗?”

    相思看了看,拿过银绽子看了看下面的官印,眸色微寒。她虽然是婢女,但可以算得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对于朝中之事,对于江湖之中的事,大宅子的事根本不用说。

    “姐姐,这银子应该是国库的,近期出库的似乎只有到江南赈灾的那一批,难道这是谁中饱私囊?”苏晚不在京中,相思自然将处处盯着紧。

    苏晚颔首,“我也是查到这里,然后查不到是哪个官员,所以只能从怀疑的人下手。这是我在七月城被刺杀时,从杀手的身上搜到的。我不在的时候,宫中的林妃如何?”

    “和楼妍走得十分近,不过期间太后盯楼妍十分的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妍妃娘娘的性子大变,应该是太后这边动过手脚。”相思仔细的思索片刻,一一说道。

    苏晚听后,笑盈盈的说道:“林妃说她亲眼看到了妍妃收买杀手来刺杀我,光凭这一点,我就有理由怀疑她!”

    相思听着,嘴角轻轻地扬起,不可思议的说道:“这个林妃这次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下午我就去宫中查查林妃的家族。”

    “嗯……行事小心。德琳一定不要知道。这丫头的性子有多直,你知道的。如果知道这事,肯定不到一个时辰,就会众所周知。”苏晚颔首,将官银收起来。

    相思噗哧一声笑出来,“这个皇嫂当得真是称职,当初你们初见的时候,可是冤家,现在却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姐姐的心地真是好……”

    “你这是取笑我吗?我可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人,居然用心地好来形容我。我真是不得不怀疑呀!”苏晚轻点了相思的眉心,说道。

    “确实如此。时辰不早了,干脆留在这里用午膳吧!德琳也会在这里用,一起。你们也好久没有叙旧了。”

    苏晚颔首。

    ……分割线……

    碧霖宫。

    林妃半躺在小榻上,婢女用心的为她的指甲染着蔻丹,管事姑姑静静的立在一起,说道:“王府中,除掉了锦素姑娘的事情之后,便没有其他事。王妃娘娘还是喜欢在婉平郡主的府上叙旧,喝茶。通常三人都喜欢聊到很晚才离开……”

    林妃轻嗯一声,又问:“妍妃呢?”

    “安分在自己的园子里种花,做女红,有时候还会亲自到御书房做些糕点给皇上。偶尔在园子里练剑,听说,皇上特别的喜欢她笑得妩媚时练剑的样子,像天仙……”管事姑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林妃的表情,缓慢的说着。

    林妃听完,蓦地坐起身,柔荑重重地抛掉小几上所有的东西,嫣红的蔻丹洒了一地,淌出各种图案,有些触目惊心。婢女惊慌的匍匐在地,身体不停的哆嗦着。

    楼晚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在磨蹭什么?为什么还不对楼妍下手,这个女子再这么得宠下去,绝对会影响到她的前程。现在凤云儿不成为威胁,又来个楼妍!

    看来她真的要动手……

    不能再坐以待毙!

    管事姑姑忐忑的走上前,轻拂她的后背,安慰:“娘娘,莫气。若是气坏了身子,那才划不来。越王妃不是省油的灯,信了你的话,她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

    林妃抛开姑姑的柔荑,“滚……别碰本宫,通通滚出去!还有你,去告诉皇上,

    本宫的身体不适!要见皇上!快去……”

    “娘娘……这……”

    “快去……”

    婢女被她这么一吼,只好立马奔出了碧霖宫去乾清殿。

    越玄烬正在用午膳,这饭刚进嘴里,林妃就来打扰了他。本来最近就是一肚子的火,这个女人偏偏来找茬,径直低曷:“带着太医滚……”

    坐在一旁的楼妍,看着越玄烬这么大的火气,立马对着李德子使了一个眼色,他立马明白的起身,安慰。楼妍这就说道:“皇上,臣妾过去看看吧。您操劳国事,好好的用午膳。”

    “嗯……”

    楼妍随着婢女去了碧霖宫,看着太医把完脉,简单的问了几句,这才走进后面的寝殿,刚抛帘,就感觉到林妃全身的怒意,她却恍若未见,笑意然然道:“姐姐,你这是何必呢?最近皇上被国事烦忧,你用这样的伎俩,只会让他厌恶!”林妃惊起身,瞪大了双眼看着楼妃,真有一种打她巴掌的冲动。可是,她不能这么的冲动。楼晚自会对付她,她必须冷静下来。冷然一笑:“呵呵……真是小人一朝得志……”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