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威胁帝王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凤云儿不得太后喜欢,这是众所周知的,楼妍故意讲了这一番话与她听,不过就是想要说,你连一个婢女都比不过。

    凤云儿的心咯噔一下,看着面前的楼妍,嘴角的笑容带着丝丝的深意。

    楼妍看着微微忐忑,欲开口说什么时,凤云儿却是抢下话,不相信的问:“真的吗?那相思姑娘好歹也是花信年华了,太后怎么会做出这等事?”

    “所以呢,妹妹也觉得好生奇怪。不过王妃娘娘有办法讨得太后喜欢,就是把一个大皇上几岁的女子塞过去,怕是都有可能的。”楼妍暗自添花加叶,将这事说得更得有声有色。

    凤云儿听后,夸张的掩面娇笑,“其实本宫之前也受过王妃娘娘的帮助,她这个人确实很有办法,那么本宫现在得宠,不会也是托王妃娘娘的福吧?”

    楼妍的脸色微变,立马惊慌的解释:“娘娘国色天姿,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这后宫之主就早晚是你,比较你已经座落于凤藻宫。”

    凤云儿嫣然巧笑,拍了拍楼妍的柔荑,“妹妹无须紧张,本宫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说来这事儿倒是挺有趣儿的。”

    “呵呵……是呀……”楼妍摸不准这个凤云儿倒有没有受她蛊惑,也不敢再妄自说下去,生怕一块石头硬生生的砸到自己的脚上。

    凤云儿抬眸在看到楼妍头上的珠钗之时,眼里底过一丝的冷意,进宫连宫里的事情也不打听清楚,连熹贵妃生前最喜欢的珠钗也敢大胆的戴在头上,难怪会这么讨了太后厌恶。

    想到这里……

    她亲昵的握住楼妍的柔荑,“皇上这儿应该下早朝了,本宫令人做了一些糕点,你将这些糕点代本宫拿过去吧!这几日皇上为国事操劳,我们做妃子的自然是要好好的体谅体谅……”

    楼妍看着凤云儿如此的亲和,还主动的把自己弄的糕点给她带过去,感激的看着凤云儿,“多谢姐姐,要不我们一起过去,恰巧妹妹对宫内不熟,随了姐姐一起去熟悉熟悉,也好。”

    凤云儿微笑着颔首,“好吧……”

    两位主子就这样走在长长的宫道上,楼妍转眸看着高高的红墙,突然之间觉得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兀自叹息问:“姐姐经常出宫吗?”

    “偶尔得皇上应允出去看看哥哥,怎么呢?这刚进宫就想着出去呢?这后半生还很长很长。宫中没有小贩,也没有热闹的大街,也没有很多很多东西……”凤云儿有些感触颇深的说着,毕竟她进宫早,对这深宫的感触自然深。

    楼妍如此听着,都觉得凄凉,她在后宫主事,恩宠万千,居然也会如此的哀伤,那么没有得宠的女子,不会憋得发疯吧?

    “姐姐莫要叹息,这不有妹妹相陪。”楼妍故意与凤云儿拉亲,凤云儿暗地里却是一番鄙夷,如此愚钝的女子,也能王妃斗,难怪王妃压根不把她当一回事儿……

    凤云儿只是淡笑,并没有出声。

    半盏茶的功夫,终于到达御书房,李德子见着两位主子过来,立马打了一个千儿道:“恭迎两位主子……”

    “起来吧……李公公……”凤云儿笑眯眯的亲自扶起李德子,态度极为的温和。

    楼妍认得这就是宣旨的公公,看起来应该是内监总管,皇帝身边的亲信。

    李德子在看到楼妍头上的珠钗之时,看着凤云儿的反应,暗自叹息,这后宫的事儿真是一天一天不消停,轻咳一声,“两位娘娘,皇上此时正在忙碌,过会儿再来吧。”

    凤云儿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是不想让她们进去给皇上添堵,不进去也罢,这珠钗早晚也会被人看到的,正欲转身离开之时,楼妍却突然拉住李德子的手,“李公公,本宫这亲自做了一些点心,想要进去送给皇上,麻烦你通报一声。”

    这李德子一看楼妍的态度,仔细的问:“你确定此时你要见皇上?”

    “是!”

    凤云儿暗自冷笑,这楼妍当真是比猪还愚蠢。李德子也不想瞎操心,就立马进去通报,半会儿出来,替两位娘娘开了大门。

    楼妍欢喜的走进去,凤云儿极慢的跟前。

    置玉案前,越玄烬低头批阅着奏折,听到脚步声,幽幽的开口道:“昨儿个妍妃辛苦了,应该早些休息,怎么大清早就和云妃一同过来看朕。”

    “臣妾知道皇上处理国事辛苦,特意制作了精致的糕点给皇上品。”说话间至小几上,将糕点奉到越玄烬的跟前,他淡漠的嗯一声。

    然……

    搁下笔,抬眸,却看到楼妍头上那触目的珠钗,转眸便看到凤云儿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脸的着急。

    越玄烬的浓眉紧拧,紧紧地盯着楼妍头上的珠钗,倏地起身,一把抓过珠钗硬生生的扯下来,低曷:“谁允许你戴这个珠钗?”

    楼妍被突如其来的痛惊住,看到震怒的越玄烬,惊慌的退后一大步匍匐在地,“皇上,那珠钗是娘亲打造给臣妾的,不知有哪里不妥?”

    越玄烬的脸色顿寒,盯着楼妍全身上下像是有尖锐的刺在扎一般,凤云儿跪在越玄烬的跟前,“皇上,妍妃只是无心之失,无心冒犯,请您息怒。”

    啪……

    越玄烬的手重重地抛下搁在御案上的精致糕点碟,冷声咆哮:“滚出去!全部都给朕滚出去……”

    楼妍莫名其妙的看着越玄烬,不知原由就见他发那么大的火,更是觉得奇怪,凤云儿立马拉过楼妍的柔荑,“臣妾等告退。”

    越玄烬的手紧紧地握着那珠钗,连上面的金片扎进手里都不知晓,身体痛苦的后仰,记忆中,母妃最爱这枚珠钗,可是她死的时候,血溅满了这枚珠钗。

    从那以后……

    他的噩梦中总有这样的一枚珠钗。

    思索至此,愤怒的唤来李德子,冷声吩咐:“告诉凤煜,把这家做珠钗的首饰坊毁了,朕要悄无声息,知道吗?”

    “是!皇上……”

    走在御花园时,楼妍粗鲁的抛开凤云儿的柔荑,“云妃娘娘,那枚珠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皇上会这么的生气?”

    凤云儿看着楼妍,叹一口气,“难道你没有听过熹太妃的事吗?那枚珠钗是熹太妃当年的至爱,后面她去的时候,听闻血沾满了珠钗。后面皇上就一直做噩梦,梦见那事血的珠钗,那做首饰的师傅都被连累,一同逐出了皇宫。刚刚和在你一起,本宫都没看出来,若不是李公公提醒,本宫哪知晓……”

    楼妍倒吸一口气,惊悚的捂着嘴,害怕的问:“那皇上不是恨死我了,怎么办?姐姐,我要怎么办?”

    />

    “你这倒不用担心,皇上只是生会儿气,兴许这气过了,就不生气了。别多想了,本宫乏了要回凤澡宫。”凤云儿越是觉得这个楼妍让人讨厌,不想再多说下去。

    楼妍茫然的啊一声,然后施礼:“恭送云妃娘娘。”

    云妃背对楼妍,却是绝然冷笑。

    ……分割线……

    德霖宫。

    苏晚打了一个小盹儿,醒过来刚端到梅子茶,这凤云儿就过来了,她笑盈盈的让相思备了茶,说道:“今儿什么风,把云妃娘娘给吹过来了。”

    “只是有件新鲜的事儿,要与王妃分享,所以这就过来蹭茶喝,糕点吃了。”凤云儿优雅的托起青花瓷杯,呷一口君山银针道。

    苏晚听后,轻阖双眼,嗯一声,说道:“让我猜猜是什么事吧?直接说了,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是关于我嫡姐的事儿吗?”

    “是呀……也不知国舅夫人哪里得来了那首饰图,打造了这么一枚珠钗,那可是皇上母妃熹太妃生前最喜的一枚珠钗,可是去之前,血都淌在上面了,害得皇上几年来,夜夜做噩梦。”凤云儿兀自幽幽的说起来。

    苏晚听着,神色平静,并没有一丝的波澜,“嫡姐向来性直,怕是在这个后宫比较难生存,那珠钗之前我就提醒过,可是她和大娘都听不进去。本王妃既然已经说了,人家不领情也就算了。”

    “王妃心地真好,你如此为她,她却不知好,甚至还想要除去你身边的相思姑娘,以防她过来夺恩宠。”凤云儿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

    步至帘后的相思听到这里,脸色蓦地一寒,抛帘进来,手微微颤抖的奉上糕点。

    苏晚抓过相思的柔荑,“听到了?”

    “奴婢无尽偷听,两位主子恕罪。”相思蓦地跪在地板上。

    苏晚轻瞪一眼她,“又跪,你这每日不欺负我这大肚婆一次,是不是就不舒服,给我起来,坐下,好好的说!”

    相思却不听话的垂首。

    凤云儿看不过去,立马上前抓住相思的手,将她整个人带起来,按在秀墩上,“王妃并没有生你的气,只是这事要好好的计议。”

    苏晚嗯一声,按了按太阳穴,“真是没有想到嫡姐心胸如此狭窄,太后随意提的话,也能放在心上。本王妃怎会将相思的幸福放于后宫,而且我是真真的离不开她。”

    这话她是故意说给了凤云儿听,既然楼妍把这番话告诉她了,一个不爱皇上的女子都会吃醋,这个爱得这么深的女子,怎么会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过来也是探探她这里的口风吧,看看这事是不是真的会落实下来,要真是,她怕也会采取什么行动吧!虽然在家都明白一个道理,皇帝的身边不可能只有一人,或者是没有了相思,也会有其他人。

    可……

    能消灭一个是一个……

    那种心理她简直是太了解了。

    凤云儿看着苏晚头疼的模样,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既然太后如此的喜欢相思姑娘,未必一定要做后妃,也大可收为义女,封个郡主什么封号,赐了越王府隔壁那芳园,不就是两全其美。”

    相思一听,受宠若惊的看着凤云儿,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子会这么的帮助她,不过也不过是想她不能进后宫,与她争宠罢了。

    苏晚听着倒觉得一个好主意,看着凤云儿笑道:“还是你的脑袋瓜灵活,近日我这行动不方便了,连脑袋也不方便了。”

    “呵呵……怀孕就是如此,娘娘多多注意才是。”凤云儿娇笑嫣然,那娇小玲珑的身子及脸蛋,看着就让人心疼。越玄烬大抵也对这妃子有点感觉的吧!

    否则经历上次的事,他怎么还会如此的宠幸着这位云妃娘娘。倒是怀孕的林妃,不能侍候了,云妃自然尽占上风。

    苏晚还未出声,德霖宫的小太监就在帘后禀道:“王妃娘娘,王爷过来看候你。”

    凤云儿一瞧越冰璃过来,不好意思再打扰下去,就借故告退。

    苏晚却冷声与相思说道:“说我不在,去了太后娘娘那里。”

    相思呃一声,“娘娘,这么久了,你还在生王爷的气吗?我们回王府吧!这后宫真是一个是非之地。”

    苏晚转眸看着相思,“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有本王妃在,那么楼妍敢把你怎么样,我就把她怎么样,明白吗?快出去打发了那个男人……”

    “娘子……为夫不请自来了,几日不见,如隔三秋,怎么还要生气吗?”越冰璃的声音突兀的响在殿内,一袭降紫的长袍,风风火火的闯进来,脸皮厚到家了。

    相思低笑着退出正殿。

    苏晚睨一眼满面热情的越冰璃,冷笑着问:“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站在我面前的是什么东西?居然还会说话,真是奇了怪了……”

    越冰璃呃一声,嘴角微微的抽搐,孕妇就是这样,莫要生气才是。走上前,看准了苏晚挺着大肚子不方便,紧紧地从后面拥住她的身体:“晚晚,随为夫回王府吧!知道王府只有你一个女主人,清冷得紧。”

    “关我什么事!”苏晚淡漠的鄙夷道,同时想要扳开他的手,这个臭男人居然连力气也用上了,怎么也扳不开。

    苏晚怒了,“我数三声,如果你还不松手,就立马和我滚去签和离书!”

    越冰璃立马松开,“我松手,那么就是不用签和离书,你楼晚还是我越冰璃的妻子,对不对?晚晚,随本王回宫吧!本王知道我伤了你的心,这样吧!回去我在榻前给你跪搓衣板……”

    噗哧……

    越冰璃一番话逼得苏晚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转眸盯着他说道:“你当真?”

    “一定!我越冰璃若是不悔,定招天打雷劈。”越冰璃正经的举起手,看了看房梁,说道。

    苏晚按住他的手,冷哼一声:“你们都喜欢动不动就发誓,有个屁用。你回去吧……我呆够自然就回来了。”

    越冰璃紧紧地盯着苏晚,她白他一眼,按住他的脑袋,低语了几句,这才说道:“可以回去了吗?”

    “我也留在宫中陪你。”

    苏晚不乐意了,捏住越冰璃的鼻子,“不听娘子话者,跪搓衣板,难道你想再跪几次?”

    &

    nbsp; “不想……”

    “那么回去吧!锦素没事吧?”苏晚想到那脆弱的姑娘,就有些同情。

    越冰璃兀自叹一口气,坐到苏晚的对面,“你觉得可能好好的没事吗?”

    “那就是有事了?七将军有没有消息?说是不娶,或者是娶的话?这事真难办,娶了,委屈人家,不娶又觉得太薄情,他估计也在纠结吧!”苏晚想到这件事,就有些生气。

    越冰璃拍了拍苏晚的肩,“本王近期不会进宫,有什么事你告诉左琰吧!我得去南下做点事,乖乖的养宝宝,做什么事,不许擅自妄动,知道吗?”

    “知道了,你晋升嬷嬷了吗?比母后宫里的嬷嬷还要话多。走吧!再见……”苏晚轻瞪他一眼,摆摆手,赶着他走。

    某人心凉了半截,刚见面说了重要的事,就要赶他走,也不关心关心这个夫君,最后哀怨的飘走。

    苏晚看着越冰璃离开之后的背影,眼底里全是烦躁,手紧紧地捏成一拳。原锦素的事情,很明显是因她而起,看来这件事也必须由她出面去解决。看了看时辰,对着相思说道:“我有事去御书房一趟,德琳回来,就说我有事,知道吗?”

    相思想要随着她一起去,苏晚却轻瞪一眼道:“你家的王妃娘娘是轻脚虾吗?走个路都要你搀扶!好好的呆在这里盯着御膳房做我的晚膳吧!近日都没有什么胃口……”

    “是,王妃。”

    苏晚一人慢慢地走在御书房,已经是一盏茶的功夫,怀着孩子,诸多的不便,走到御书房,身上已经有微汗,这个万恶的皇宫,没事修那么大干嘛。

    李德子看着苏晚过来,恭敬的唤:“奴才见过王妃娘娘……”话落,就立马替她开了门,苏晚走进去,就听到越玄烬不耐烦的声音:“朕谁也不想见,都出去。”

    “弟媳也不想见,皇上你可真能淡定啊……”苏晚昂首看着御案前的男人,笑得像罂粟般美丽,又带着毒。

    越玄烬听到是苏晚的声音,慢慢地搁下笔,抬眸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加深:“莫不是晚晚的决定改变了,所以来告诉朕!”

    苏晚毫不客气的走上前,扬起柔荑,一巴掌重重地打在越玄烬的脸上!

    啪……

    响彻整个大殿。

    在殿外的李德子惊慌的问:“皇上发生什么事呢?”

    “没事,只是皇上突然把奏折弄到了地上。”苏晚轻胸的响声,回应。

    越玄烬双眼瞪得极大,有一种把苏晚撕裂的意思,她却是绝然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一巴掌是我替锦素讨的!你堂堂一国之君,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对待一个欣喜待出阁的女子。你当真是一国之君吗?越玄烬!”

    越玄烬的眸中,凶光迸射,危险的气息曼延,伸出手想要掐住苏晚的脖子,她却是昂首,“掐吧!最好掐死我楼晚!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不会妥协你。身为帝王,被人拒绝,是不是很不舒服,很想将我碎尸万断!”

    “楼晚!你别太过分,不要以为朕真的会容忍你!”越玄烬本来就在气头上,因为刚刚楼妍冒犯的事,苏晚之所以选这个时间,就是想要在他气的时候。

    苏晚不以为然的轻笑出声,“越玄烬,我来告诉你怎么当帝王。帝王可以有野心,但是绝对不能草菅人命,更不可以做出如此荒唐之事。今日这一记只是一个小警告,若是以后你再敢做这么恶心的事,我真的不保证,会不在大臣面前揭穿你……”

    越玄烬的微眯双眼,紧紧地锁在苏晚的脸颊上,忽而伸出摩挲过她的脸颊,“多么有味道的女子,朕就是欣赏你如此的干净利落,有气魄。皇弟不配你,只有朕才配与你并肩天下!”

    苏晚厌恶的抓过御案上的砚台高扬起,“退后三步!若是不退后,我真的不保证我会做什么事。我已经嫁给越冰璃了,那么这一生就是他的人!即使我休了他,也不会选择你这样的恶毒男。今日的事到此为止,如果不想你的后宫热闹,收我的相思为义妹!”

    越玄烬不知道她会做什么事,这个女子永远都让人捉摸不透,高深莫测,就是他也深深的为她着急,不仅仅是因为她有权有魄力,还有她自身的人格魅力。

    就是千千万万个后妃也敌不过的绝色倾城……

    “你的相思只是一个婢女,一于社I无功,朕拿什么立她为郡主?楼晚……”越玄烬虽然喜欢苏晚,可以不追究她大胆的打他,但是威胁他,那绝对是不可能。

    苏晚搁下砚台,嘴角的笑容有些灼目:“你不立,自然有人立。越玄烬,你等着看好戏吧。”

    “楼晚!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朕有心欣赏你,不妥协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一步一步的如此逼朕!”

    “我楼晚不是不讲理之人,是你错在先,否则我怎么会跑来扰乱你的后宫。你纳了楼妍这个善嫉的女人为妃,只因为太后一句话,就想要除去我的相思。能保护她的人,只有你们皇权。如果你不妥协,那么后宫大戏,就会华丽的上演,你知道,我什么都会做的!你今日所体验的,不过是一个开始!”苏晚傲然立于大殿,一袭火红色的长裙拖一地的旖旎。她像是绝世独立的女王,全身上下的气息,不可忽视。

    越玄烬的手紧紧地捏起拳头,忽而对着殿下的李德子喊道:“李德子,进来送王妃娘娘回德霖宫!”

    “是!皇上。”李德子进来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好重的硝烟味,这两人莫不是吵架了,王妃娘娘走了,皇上正眼都不瞧下,只是负手而背立。

    苏晚笑盈盈地半蹲身,“弟媳告退……”

    越玄烬气得想要杀手,这个女人在人前装得多么的温和,完美,那层表皮下却是狂妄之极的嚣张,居然敢动手打他,还威胁他!

    若有朝一日,纳了这个女人,定要好好的拔一拔刺,让她明白什么叫女人!

    ……分割线……

    三日后,一个震惊人心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后宫,皇上既然收了越王妃的婢女相思为义妹,赐封皇族姓越,又赐名婉平。

    楼妍听到这个消息,手中的玉碗落地,摔了一个粉碎,不相信的抓住烟罗的柔荑,“你说是皇上下的旨纳了那个相思贱婢为郡主?”

    “是的!娘娘,这真是诡异。前面太后说着要纳为妃,这后面皇上就收为义妹了。真是诡异……”烟罗不解的呢喃,这后宫的事可真是复杂。

    相思接到圣旨,受宠若惊的匍匐在苏晚的跟前,“娘娘,此生的大恩大德,相思何以回报?”

    “哪需要你回报什么,好好的做你的郡主,这事由嫡姐掀起,我自然不能称了她的心意,起来坐下!你现在是郡主!不是婢女了,要说多少次,你才改这毛病,越来越矫情。”苏晚嘟囔的瞪她一眼,指了指自己跟前的秀墩。

    相思迟疑的起来,却没有要坐下的意思。德琳丝毫不客气的将她按在秀墩上,“叫你相思姐姐呢?还是婉平姐姐?其实要是其他人当了郡主,我的姐姐,我一定会不服气的。可是你嘛,我绝对服气。武功又好,人又精灵,绝对是郡主的完美人选,因为你可以保护好我这个妹妹哇……”

    相思看着德琳,却是嘴拙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拘谨极了。本来她就是孤儿,突然成为了皇族的人,而且不是郡主,她连做梦都没有想到。

    “随公主喜欢吧……”

    “皇嫂,你看看这相思,真是拘谨得要命,我们都这么熟了。你可不能这样,否则会被人欺负的,在这后宫都是拜高踩低的,你要是弱了,就会有人欺负你。”德琳好心的提醒起来。

    相思重重地点头,“明白……”

    苏晚呆呆的看着两人,她是自私的,本来这次大可以为锦素求到一个郡主的位分,但是她自私的选择了相思。一是想要保护她,二是想要将她的心彻底的揽在身边,至于锦素?

    她已经讨回了一巴掌,已经不能再做什么了……

    相思的位分可以从太后那里讨到,她偏偏去威胁了越玄烬,不过是想要告诉她,她楼晚不好惹!别以为她三番四次的忍气吞声,就是怕了你这个帝王!

    绝对不是!

    然,越越玄烬打的主意,又让苏晚措手不及。

    七日后,西国使节来访,说是请求与映雪国联姻,撒达王子英俊,骁勇善战,在各国早有传闻,所以特意前来请了与德琳公主联姻。

    越玄烬这个老奸巨滑的男人,居然想让相思这个郡主顶替过去,太后这边也应允了。她生气极了,说到最后,还是在利用她身边的人。

    相思看着苏晚,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王妃娘娘,算了。相思去和亲,大不了就是嫁人而已,而且这么大了,应该嫁了。我应该感谢皇上和太后。”

    苏晚扳开相思的柔荑,“本王妃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讨了郡主的位置,不是让你代替德琳的。这事我去处理,你好好的呆在宫里。”

    没有相思,她会有很多的不便,毕竟要培养一个心腹很难。

    再就是,她不甘心这样被越玄烬摆了一道,这个该死的贱男,从头到尾都在算计她!

    到翊坤宫,太后仿佛早知道她要过来,早就让人泡好了梅子茶,欢喜的拉着她坐下来,“瞧瞧你这眉拧得,为相思的事来吧?”

    “母后,撒达王子的事,我了解不多。可是我知道西国一向不比映雪国弱,突然之间就跑过来和亲,到底是什么意思,谁知道。不让德琳冒险,我也明白,但是让我的相思去,你们这不设一个坑让我跳进去吗?”由于她有些急躁,说话也免了好多的客套话。

    太后看着苏晚的言词这么的犀利,轻咳一声,让殿里的所有宫人退下,看着苏晚说道:“两国和平总要保持的,相思不过去,难道你忍心德林过去。”

    “都不忍心,所以我决定亲自去!”苏晚看着太后,摇头。

    太后一听,脸色大变,一拍案几,加重语气:“荒唐,你是我映雪国的越王妃,而且怀着越王的子嗣,突然去和亲,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

    苏晚倔强的看着太后,忽而双膝落地:“母后不应允,晚晚今儿就不起来了。这西国,晚晚是去定了!但是不是去和亲,而是出使!”

    太后无奈的闭上双眼,看着跪在地上的苏晚,连忙拉住她的手,“你这是干什么?怀着孩子,居然跪在这么冰冷的地板上,而且马上立秋了,你想要让哀家成为罪人吗?”

    “那母后答应晚晚出使西国。”苏晚不依不饶的看着太后,她知道只要说服了她,越玄烬那里就简单多了,那个男人连说“不”的资格都没有!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的倔,就是哀家答应了,皇上未必答应,璃儿未必答应。你要知道你已经怀孕五个月,要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太后是真心的关心这个媳妇,毕竟就那么一个亲生的儿子。

    她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媳妇,似乎真的不太一样,竟然敢提出这么大胆的要求。她连见都没有见过,虽然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但是女子往往总是在男人之下。

    苏晚轻轻地勾起嘴角,自信的说道:“皇上那里,晚晚会过去处理的。晚晚并非柔弱的女子,自然懂得保护自己,所以母后不太担心。”

    太后看着苏晚,长叹一口气,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瞧瞧你都把话说完了,哀家都没有话反驳你了,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是有一点,绝对不能受伤,还有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明白吗?”

    “一定!”

    越冰璃去了南下处理事情,那么她就趁此溜到什么西国去,会会那个什么撒达王子。居然想要娶她家的相思,也看看她是谁。

    太后同意了……

    德琳和相思又反应极大的不同意了,商都不用商量,直接否决。

    苏晚坐到小榻上,慵懒的吃着糕点,“你们没有权力反对,呐呐,这事,母后已经答应了!”

    “我们反对!”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看着苏晚反对。

    苏晚不吭声,保持沉默。

    相思坐到苏晚的跟前,拉着她的袖子说道:“王妃,撒达王子很好的,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就好好的宫里养胎,我嫁去就好了。”

    “如果皇嫂真的不想相思过去,那么我过去就是了。反正你就是不能过去。”德琳虽然不想去什么西国,但是让苏晚去冒险这事!她绝对不会干。

    苏晚轻瞪一眼两人,“该玩的去玩,该休息的去休息,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了,闪吧!”

    “这件事朕已经决定了,楼晚你去西国,那是决定不可能的事!相思身为郡主,和亲是和定了!”越玄烬的声音突兀的响在殿外。

    德琳和相思纷纷让道,半倾身:“见过皇兄。”

    苏晚从小榻上坐起身,白了一眼越玄烬,对着相思和德琳道:“我有一点事要和皇上商量,你们先出去吃点东西吧!”

    叫人家闪就闪吧,还说得这么的文雅,这个女人永远都是那么会伪装。

    相思和德琳对望一眼,最后平静的退出内厢之时,还不忘说道:“皇上,绝对不能让皇嫂去西国。”

    越玄烬没有出声,坐到苏晚的对面,径直拿过梅子茶喝起来,“这酸酸的东西,你居然这么的喜欢。西国,可没有这些东西。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戏,朕如你所愿,现在又来掺合两国交好的事。”

    r />

    苏晚看着越玄烬,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是掺合,我是关心国家大事。我是出使西国,而不是去相亲,请你们搞清楚,我还会回来的。”

    “反正这西国,你绝对不能去,就是母后答应了,也不可以!第一你怀着孩子,第二你是映雪国的越王妃,你这样去西国,不是让人看笑话吗?”越玄烬盯着苏晚,清晰的说道。

    苏晚不悦的拍在案几上,“越玄烬,我哪里丢了你映雪国的脸。我出使西国,不仅可以说服西国皇帝免去和亲这一事,还会拿下两国交好的契约书回来,你信不信?”

    越玄烬看着苏晚,嘴角轻轻地扬起:“你很聪明,但是朕也不笨,这样的法子对朕没有用,朕决定的事,你绝对不能拒绝!”

    “晚晚知道皇上很聪明,可是有时特别的极端,而且残暴不仁,手段卑鄙无耻下流之极!”苏晚口若悬河,一口气骂完所有的形容词。

    越玄烬的脸如猪肝色,生气的瞪着苏晚,冷声说道:“即使骂朕,这件事也只能这样,绝对不会妥协!楼晚!你只是一个孕妇,一个王妃,不可以干政,更不能阻止两国交好!”

    苏晚一听这鄙夷女性的话生气了,拍案而起,瞪着越玄烬,“我再说一次,我不是闹着玩,我是真的要处理这件事。还有孕妇怎么样,女流之辈又怎么样,我照样可以翻云覆雨,你若不信,大可拭目以待!这西国,我是去定了!”

    越玄烬气得胸膛起伏,指着苏晚的鼻子,想要骂什么,都骂不出来,简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这个奸诈狡黠的女子,“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不想要怎么样,你不是一向很讨厌我吗?为什么不好好的珍惜这个机会,看看我怎么出丑,以泄你心头之恨!”苏晚冷然一笑,看着越玄烬气结的样子,她简直是无比的欢乐。

    “好!朕答应你!朕就要看看你能唱出什么样的大戏来,若是这事未处理好,要向大臣交待的是你越王妃——楼晚!而不是朕!”越玄烬赌气的瞪着苏晚,真想看看她怎么失败,出丑。自负,又狂妄,而且事事针对他,就因为他一个威胁,就扰得他日日烦忧,这个女子的手段真是厉害到让他佩服。

    苏晚优雅一笑,半倾身:“多谢皇上成全……”越玄烬永远不知道,苏晚此去定会荣耀半生,事事难料,谁也不知道,当年的楼家废物小姐,会是以后的珍珠白玉,天才。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