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戏鸳鸯浴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婢女吓得脸色苍白,忙不跌的奔出厢房。

    雷电交加,雨声阵阵,那一夜注定了不平静。许礼泽及许柔姿奔至厢房之时,那许相夫人已经面色苍白,双目瞪大的趴在桌前去逝,鼻间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

    大夫颤微微的做了一个粗略的检查,躬身,说道:“右相大人,夫人乃是猝死,并无中毒的现象。”

    许柔姿闻得这话,不相信的一把抓住大夫的衣领,咆哮起来:“我娘是吃了这个丫鬟送来的雪梨燕窝燕窝出事的,怎么会没有中毒的现象,你到底有没有检查清楚。”

    大夫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许柔姿这番折腾,不停的喘着气,极力的解释道:“许大小姐,老夫真的没有查出夫人有中毒的现象,如果右相大人与大小姐不信,大可请了其他大夫过来诊脉。”

    许柔姿重重地抛开大夫的身体,立马对着管家大声的吩咐:“把全京都的大夫全部给我找来,一定要查清娘是不是中毒而死,到底是谁下的毒!”

    许礼泽痛心的闭上双眼,看着自家的女儿,“柔姿,够了。不要再闹了。”

    “爹!难道你真的相信娘是猝死的,她明明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猝死,一定是有人下药的。这个丫鬟,一定是!爹,我们报官,交给宗人府处理。一定会查清真相的。”许柔姿从小娇小姐惯养,母亲得宠,她又是嫡小姐,从来没有失去过亲人,这一下突然失去,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相对于来讲,许礼泽冷静多了。近日来,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暗自较量,哪家没有出一点事。只是没有想到,今儿真真的落到了自己的头上。这于氏虽然与自己的恩情不浓,却好歹也是结发夫妻。来人做得这么的过分,那么他必须要通过一些手段查清。

    相府一夜的不安生,雨越下越大。许礼泽欲作罢,然自家的女儿不作罢,连夜告到了太后的跟前,非要讨个公道不可。

    ……与此同时……

    越王府。

    吱呀一声,寝殿的大门被人推开,藏蓝的长靴踏进来,相思瞧着越冰璃回来,想要出声之时,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相思明白的退出了寝殿。越冰璃蹑手蹑脚的步至苏晚的跟前,仔细的端详着浅眠的苏晚。

    闪电划破长空,整个寝殿一片亮堂,玉般出来的五官,特别的柔美,冰肌如玉,唇不点而绛,眉如柳叶。他由记得,初见之时,她溺在水中的神情。

    苏晚似乎感觉到了身畔有人,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双眼,如琉璃般的眸子带着丝丝的惊喜,她坐起身,勾住越冰璃的脖子,“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在这里一个人傻坐了多久?”

    越冰璃轻点苏晚的鼻尖儿,“如此美丽的人儿,就是熟睡,也是另一种美景。夫君怎好打扰,沐浴了吗?”

    “没了。”

    “那随本王来起鸳鸯浴吧……”说罢,越冰璃打横抱起苏晚的身体步至寝殿后的天然水池,苏晚勾住他的脖子,低声斥道:“谁说要与你一同鸳鸯浴呢?”

    “夫君大人的命令,娘子不得不从。”越冰璃却是低首,狡黠一笑。让苏晚有种掐死他的冲动,笑得这么的奸诈。

    两人步至天然水池,四面的帷帐随风扬。天然水池设于偌大的亭子之中,纵使外面再大的风雨,里面也一片暖意,乳白色的水,如牛奶般让肌肤丝滑。

    越冰璃欲搁下苏晚之时,她却突然纵身跃进水池之中,轻转身体,靠着玉石台,妩媚一笑:“王爷,你莫不是想要偷窥晚晚,所以借故一起沐浴。”

    “这叫光明正大,不叫偷窥,而且本王的妻子自然该由本王欣赏。”越冰璃优雅的退去长袍,欲解里衣之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左琰的急步声,“爷,大事不妙,右相夫人突然猝死,许大小姐告到了太后跟前,让太后为她娘亲做主,这会儿太后娘娘宣您与王妃进宫。”

    苏晚听着,眼睑抬也没有抬下,若无其事的低笑出声:“这右相夫人去逝,那许大小姐岂不是要守孝三年。啧啧……到时候人老珠黄了,王爷你还会要她吗?”

    越冰璃对着左琰轻挥手,跃进水池之中,轻托起苏晚的下颔,“有此美人,此生便足矣。什么嫡小姐,庶小姐,守孝与不守孝,都与本王无关。继续沐浴……”

    苏晚就知道她家夫君的个性,这许大小姐的意思,不就是觉得这事儿是她苏晚弄的么?不然召了她们进宫干什么,还真是一个爱生事儿的主。偏偏她家的夫君不屑,也不予理会,自个儿唱大戏吧。

    “王爷,你不怕太后生气。右相夫人去逝,可大可小。毕竟右相还是太后的忠臣……”苏晚轻转过身体,从越冰璃的手中脱出来,绝魅一笑。

    越冰璃慵懒的张开双臂,退去里衣,光滑又健硕的臂膀在池中若隐若现,真是一个完美得让人窒息的男人。果真不愧为天下第一王爷,绝颜,武艺非凡。不止是楼姒,许柔姿沉迷,怕是哪个女子都会为之倾倒吧。

    “太后时时刻刻都在生我的气,多这么一回,也不无碍。可以得罪谁,却绝对不能疏忽了我的娘子。侍候娘子沐浴第一大。”越冰璃邪恶的扬起嘴角,慢慢地俯下身,手指滑至苏晚腰间的玉带,轻轻一扯,宫裙滑落,玉肌展露,诱动人心。

    苏晚轻拍掉越冰璃的大掌,娇笑:“夫君,你是无所谓。你就不怕太后将所有的事儿算在晚晚的身上,晚晚不识大体,在这个节骨眼拖着王爷沐浴,这不是祸水吗?”说罢,纵身跃至玉石台,扯过长袍裹上身。

    越冰璃就知道这位小妻子一定会进宫去凑凑热闹的,起身,抓过长袍上身,执苏晚的柔荑:“既然不能侍候晚晚沐浴,那么夫君大人就侍候娘子更衣吧。”

    “好。”

    步至寝殿,越冰璃自作主张挑了一件淡紫长袍,拿过象牙梳一下一下的梳理着她的青丝,双手竟然灵巧的为她梳了一个好看的发髻。

    更新最快,注册用户抽奖赢话费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