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亲手试探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酉时将至,四人的赌博游戏也到了极点,苏晚抱歉的转首,看着越冰璃:“王爷,皇上技艺超群,竟然赢了王府所有的珠宝及侍女,连这大宅子的地契也一同赢了去。以后怕是要睡大街了。”

    看起来款款有礼,温文尔雅的苏晚说出这番打趣的话,让越玄烬惊了惊,他未开口。越冰璃从容的拿过骰子,“皇兄,让璃弟再来赌一把。我压自己,若是输了,连我整个人也是皇兄的了。若是赢了,那么晚刚刚输于皇兄所有的东西都得归还。”

    德琳惊得双眼都直了,完全的没有想到今天的赌局会精彩到了这种地步,欢喜的拍手:“好好,璃哥哥我支持你。”

    苏晚坐于越冰璃的身畔,淡笑:“王爷若是输给了皇上,那么晚晚岂不是要一人睡大街去?”

    “哈哈……越王妃,你大可放心。璃弟的技艺绝不在朕之下,等待看好戏吧。”越玄烬爽朗的笑出声,将地契及珠宝压至大。

    越冰璃转首给了苏晚一个安慰的眼神,轻拍她的柔荑,然而从自己的腰间取下紫玉佩压至小上,“这笔璃弟压小,皇兄开吧。”

    越玄烬颔首,优雅的拿过骰子摇晃起来,咯咯的声音在苏晚的耳畔回响,嘴角忽而轻轻地扬起,原来她真的低估了她的夫君。还真不是一点的腹黑……

    在苏晚的眼里,毫无悬念的是越冰璃赢了。微垂眸,等待着开盖,果然,三点小。

    ……分割线……

    夜里德琳和越玄烬没有住在王府,而是连夜驾马车回了皇宫。苏晚就疑惑了,来这么一会儿就走了,还真是搞笑。而后才知,原来是越玄烬有关朝中的大事找越冰璃,德琳公主贪玩,这才一同跟来。

    花厅。

    越冰璃坐于上位,苏晚位于他右手之下,两人静静的用着晚膳。良久,苏晚开口:“王爷,你赌的时候有几成把握,如果晚晚真要落得睡大街的后果,怎么办?”

    越冰璃夹了一块珍菇到她的碗里,低笑道:“就是本王睡大街,也不会让晚晚睡大街。莫不是你真以为皇兄会赢了我去,在心疼,不舍吗?”

    苏晚没有解释,只是笑而不语。

    晚膳用过之后,苏晚起身之时,水月突然端着一碗汤出来,因为绊到桌脚,她整个人失去重心,手中的汤碗向苏晚袭去。她完全的呆愣在原地,越冰璃一声低唤:“小心。”

    然……

    他的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完全的代入自己的怀里,苏晚的手扶住他的后背,隐约的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些急,看来真是受伤了。

    待站立之后,越冰璃关切的问:“晚晚没被烫着吧。水月,小心着,若是烫着王妃,后果自负!”他的话音刚落,苏晚抓住越冰璃的手:“王爷,水月无功夫底子,有过失也是正常的。我这不没事,这事就算了吧。”

    越冰璃颔首,亲自扶了苏晚去侧殿休息,同时撩起她的水袖,在看到右臂上的伤口之时,眉紧拧:“怎么还没愈合,本王让左琰宣太医过来看看吧。”

    苏晚抽回手,站起身说道:“不用,这点伤无碍。倒是王爷,你呢?刚刚只是轻微的行动,就引得呼吸急促,你真心想让晚晚守寡吗?”

    越冰璃呃一声,竟茫然的看着苏晚:“本王不解晚晚此话是何意?”

    苏晚的双眼紧紧地锁在越冰璃身上,忽而启唇,“我不喜欢你……”

    “我喜欢你就够了……”越冰璃狐狸般的眸子泛着光华,有一种绝代的孤傲感。

    苏晚盯着越冰璃,忽而好笑道:“王爷,对外楼晚永远都只是一个废物,你确定你要一个废物做你的王妃主母?”

    “本王的王妃无须身怀绝技,只要你愿意,本王护你一生一世,上天下地皆可!”越冰璃负手而立,望着窗外那一轮明亮的圆月。透着无比的真诚……

    “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男人。”苏晚根本没有半点犹豫,走至越冰璃的跟前,斩钉截铁的说道。

    越冰璃的眼眸中有微微的震慑,随即是淡然,他的双手覆在她的香肩:“当然,你是本王唯一的妻,一生一世不得背叛,否则天打雷霹。”

    苏晚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夜晚,那个男人如何承诺,然而她仅是听着,便有些悸动。她在演戏,还是在用心与他相处,她自己都分不清。

    那夜她留宿在了越冰璃的正殿,一夜同床,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越冰璃果然是正人君子,他说等她,便真等了下去。

    清晨,睁开双眼,苏晚就看到正在上药的越冰璃,她的眉微微的拧在一起,绑了那么多的绷带,而且连画柱上都沾上了血,伤得有多深?

    一旁的阿只,双眼发光、垂涎三尺的看着越冰璃,像是下一刻都会扑过去把越冰璃的血吸得干干净净一般。苏晚及衣起身,拍了拍阿只的脑袋,走到越冰璃的身后,从他的手里夺过药瓶。

    拿过剪刀拆开绷带,在看到伤口之时,倒吸一口凉气,“伤得这么深,这点药能有用吗?宣太医或者让相思请了大夫去。绝对不能拖。”

    越冰璃转过身握住苏晚的柔荑,“本王得你这一句话,有多痛都值,上药吧。如果朝中之人得知本王受伤的事,怕是又要起风波。”

    苏晚嗯一声,暗自思忖越冰璃的话,她一直身在王府,却不知朝中凶险。微垂眸,细心的替他上着药,像是无意的问及:“朝中的官员,可有拥护你之人?”

    “无……”越冰璃只是淡淡的应声,根本知字未提朝中之事,大抵是不愿意苏晚了解太多。毕竟在这个尔虞我诈的时代,知道的越少越好。

    苏晚也不追问,上好药,拿过白布一圈一圈的替他缠上,手掌覆在他的背心,微带内力欲帮他之时,他却突然握住她的手:“你的伤未好,又怎可乱动内力,你再休息一会儿吧。下朝之后,本王就回。”

    苏晚平静的嗯一声,拿过官服替他穿上,又亲自为他梳了髻,大概是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怎么梳也弄不好,最好还是相思过来才搞定。

    更新最快,注册用户抽奖赢话费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