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倾家荡产

文 / 米米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阿只不信苏晚的话,别捉弄它就是好事了。(更新最快更全的言情小说尽在mpzw)慢悠悠的走到小榻上,蜷缩起来。苏晚打开书函看完,脸色凝重,忽而点燃烛火烧去。阿只察觉到不对劲,奇怪的探了脑袋问:“怎么呢?苏晚。什么书信把你吓成这样,不太像你的作风。”

    苏晚看了看窗外的天气,抱过阿只:“随我出去一趟吧。”说罢,对着厢房外的相思唤道:“相思,准备马车,我要出去办点事。”

    相思疑惑的应下声,便去叫总管备了马车,离时也不让她作陪,她便孤身一人驾着马车而去。一个时辰之后,停在了山庄的跟前。

    苏晚警惕的抱着阿只下马车,沉声问:“有察觉到敌人的气息吗?”

    “没有,倒是有死人的味道。”阿只奇怪的抬了抬眼皮,懒懒的说道。收到一封信,就不顾天气的炎热来这里,这个女人实在让人看不懂。

    苏晚平静的嗯一声,警惕的走进山庄,推开厚重的大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阿只说有很多的死人,难道那些人都死了?那么叫自己前来的人是杀掉他们的人?还是另有其人,或者是来寻仇的。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一探究竟。

    走到大厅,尸臭味浓浓,血腥味更加的厚重。几具尸体凌乱的横躺在地上,苏晚惊得退后数步,警惕的低唤:“谁?到底是谁叫我来这里?”

    空荡的大厅,没有一点回应。

    苏晚奇怪的睨过四周,没有感觉到有杀气或者是人气的存在,阿只没有抬头,闷闷的说道:“周围除了我们两个是活的以外,其余全是死人。”

    苏晚疑虑的颔首,走到那些尸体跟前,打量过去,纵然发现,原来全是她要杀的目标,不过她那日行刺失败,有留下活口。现在那些活口也死了,看来有人是故意为之。蹲下身,观察了尸体,可以看出是内力加毒药伤及五脏致死。手法没有独特之处,看不出到底是谁所为。

    然而……

    转眸的一瞬间。

    却看到画柱上的一缕布片,降紫色!竟然是!

    苏晚的记忆中所见过的人,全映雪国只有越冰璃一个人敢大胆的穿着降紫色穿梭于人群中,那就是他的独特,拥有着狡黠的笑容,狐狸般的眸子,还有一抹独特的降紫蟒袍。紫是仅次于明黄的颜色,所以只有亲王才可穿,就是朝廷功臣左右丞相,也不可。

    用丝绢缠手,拈起那布片,仔细的看了看这布片的材料,是上好的锦缎。这种锦缎是西国进宫的珍品,全国上下只有十匹,有两匹降紫色落在了王府里,其余的三匹明黄用于皇上的衣物,再是一些嫣红与锦蓝全在太后的宫中。

    她的瞳孔微微的收缩,那么这些人是死于越冰璃之手?叫自己来的人是越冰璃吗?他是一早就策划了这个报复游戏,所以一二再,再二三的不允许她插手?

    阿只探了脑袋嗅了嗅布片的味道,还有画柱上的血迹,“这是你家男人的血。他的血很独特,透着一股奇异的香味,我每次都恨不得把他扑倒吸光了。”

    苏晚轻敲越冰璃的脑袋,“你这东西,要学会知恩图报。那劳什子王爷的血,那可不是你能吸的,明白吗?”

    阿只不屑的白一眼!孤傲的说道:“哪天他要死了,我一定会送他一程,然而吸个干干净净,没准儿我修仙成功,还会在阎王面前替他说说好话。”

    苏晚径直不理会了阿只去,而是满腹狐疑的食起地上的玉瓶,打开盖子,一股奇怪的味道飘出来,那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药草味,带着丝丝的好奇倒在死者的身上。哧哧……奇怪的声音响起,死者的手臂竟然在一瞬间化作了一摊血水。

    原来这东西就是化骨水!可以将死尸完全的化作血水,而不被人察觉。满意的勾起嘴角看着那玉瓶,轻轻地倒在那尸体上面,眼前那些曾经要她命的人在一瞬间化作血水。带了空瓶回王府,进行研究。这古代的东西有些还是比较先进的,值得研究,这次的收获可真是不小。

    回到王府,马车刚停下,就王府的大门口把守严密了许多。她步上石阶,管家福叔立马迎上来,神色微凝重道:“王妃娘娘,您可回来了?公主殿下和皇上驾到,这会儿正在水榭里玩骰子了。王爷说,如果您回来,让您立马到水榭去。”

    苏晚平静的嗯一声,便前去书苑的水榭,阿只一路尾随,那个德琳公主来了,一定有美酒吃,它才不能吃了亏,这苏晚可是许诺了自己的。还有什么皇上,没准儿大设酒宴。

    至水榭,远远的便看到一抹藏蓝长袍及降紫长袍,还有德琳公主那欢快的笑声。德琳的眼神儿极好,老远就看到苏晚过来,欢快的迎上前抓住她的手:“楼晚,你可来了。来来,我们来玩骰子,这会儿正起劲儿了。”

    苏晚笑盈盈的颔首,走至越玄烬的跟前,微倾身:“楼晚见过皇上,皇上万福。”

    越玄烬立马单手扶起苏晚,“来来,朕今日微服私访,那些礼节什么就免了,一起玩骰子!就是不知越王妃的技术如何?”

    越冰璃亲昵的握住苏晚的柔荑坐至自己的跟前,“一起玩个尽兴吧。大病刚愈,就应该多多的活动活动。”

    苏晚颔首,眼神轻扫过越冰璃,然而拿过地契,还有不少的珠宝,欣喜的玩起来了,次次买大,而且一次性完全的压上所有的珠宝。

    越玄烬忍不住打趣起来:“越王妃,你就这么的自信,不怕全输了去?”

    德琳睨了一眼越玄烬,“皇兄,你这是什么话,越王妃都这么大方,你至少也得压上不少吧,否则显得你小气了点。”说完,同时向苏晚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一定要赢了皇上的珠宝去。

    苏晚莞尔一笑,玉手握住骰盘轻轻地摇晃起来,放下之时,所有的人都凝住了呼吸,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下,慢慢地揭开盖,“一二三点小!哈哈……越王妃,来来,珠宝是朕的了!”

    苏晚扫过越冰璃,他没有一丝的情绪波澜,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苏晚眼底浮出狡黠,次次压大数,几局下来,竟然将王府大院,还有王府的侍女,所有的珠宝,银两尽输掉了。

    更新最快,注册用户抽奖赢话费 ( 最强主母 http://www.xshubaow.com/0/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