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5章 迂腐学者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结了。”向晚晴说:“拿了证,还没举办过婚礼。”

    “嘻嘻,还需要这个形式吗?”白云朵却问。

    “要的,哪能这么便宜了他。”向晚晴瞟了楚天舒一眼,问道:“云朵,你们呢?”

    “我们?”白云朵一笑,说:“和你们一样,没有办婚礼,但也是正式合法的夫妻。”

    向晚晴问:“嗯,小朵朵,你和你家老黄是怎么认识的?”

    “老黄?”白云朵也瞟了前面的男人一样,说:“才三十七而已,老吗?”

    “呵呵,我不是那个意思。男人年纪大点,更懂得疼老婆。”向晚晴解释说:“我是问你,你是怎么和你家老黄滚到一起去的?”

    “缘分呗。”白云朵捏了向晚晴的胳膊一下,说:“他是早年留德的医学博士,我进修医院的心脑血管病专家。”

    向晚晴惋惜道:“这么说,人家在国外比在国内有发展啊。”

    白云朵一扬脸,说:“我坚持要回国,他只好跟来喽。”

    “他很爱你呀。”

    “当然,肯定比你家老楚听话。”

    “哈,显摆你的魅力呗。”

    “那是。有我白云朵搞不定的男人吗?”

    “哼,当妈的人了,臭美的毛病还是改不了。”

    “我家老黄喜欢,你管的着吗?”

    “你家老黄宠着你呗,孩子都跟你姓白。”

    “是呀,”白云朵停顿了一下,说:“我们说好了的,回国我给他生个大胖小子,跟他姓黄。”

    向晚晴撇撇嘴,说:“你以为你是送子观音啊,一准生大胖小子吗?”

    “哎,怎么的,不服啊。”白云朵得意地说:“我家老黄是医学博士,这么点小破事,分分钟搞定。”

    “看你美乎的?”向晚晴问:“为什么叫白舒?还惦记着我家老楚呢?”

    “嘻嘻。”

    “哈哈。”

    ……

    两个久未谋面的闺蜜,仿佛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一路上嘻嘻哈哈的,跟着两个一声不吭的男人来到了停车场。

    上了车,孩子大概是累了,一会儿就在黄亚维的怀里睡熟了,红红的脸蛋就像一只小呀小苹果。

    楚天舒开车,并没有直接去名城嘉年华,而是来到了全市最大的麦德龙超市。

    车停下,黄亚维问:“干吗?”

    楚天舒回过头来,说:“黄先生,我们布置房间的时候没有考虑孩子,下去买架婴儿床和一些婴儿用品吧。”

    黄亚维看看白云朵,说:“孩子睡着了,去这么人多的场所对她的身体不好。”

    白云朵笑笑说:“反正你也不懂这些,就带孩子在车里等着吧。”

    黄亚维听话地点了点头。

    向晚晴鬼使神差地说:“那你们去吧,我陪黄先生呆着。”刚说完,就觉得不太对劲儿,但话一出口,马上又收回来,岂不显得更不对劲儿了。

    楚天舒和白云朵下车,并肩走进了超市。

    超市里人来人往。

    楚天舒没头没脑地突然问:“你爱他吗?”

    白云朵楞了一下,说:“他很爱我。”

    楚天舒坚持说:“云朵,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白云朵笑笑,说:“当然,我也爱他,要不,我们怎么会在一起?”

    楚天舒试探着问:“刚出去,你们就在一起了?”

    “怎么会呢?你觉得,我还会一见钟情吗?”白云朵斜了他一眼,说:“出国不久,我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后来他主动来帮我……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楚天舒转过脸来,问:“那孩子是怎么回事?”

    白云朵停下脚步,用诡秘的眼神看着他:“你说呢?”

    难道孩子是走之前他们一夜疯狂的结晶?楚天舒有点惶恐,他结结巴巴地问:“你的意思是,孩子……是我的。”

    白云朵开心地说:“呵呵,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事实如此。”

    “我记得,”楚天舒紧张得有点口齿不清了:“当时……我们采取措施了。”

    “你别忘了,我是一名医生。”白云朵却很轻松,她笑道:“小雨伞有漏洞,会不会有雨水滴下来?”

    楚天舒近乎崩溃了:那种激动的时刻,哪个男人会去检查小雨伞有没有漏洞啊。

    白云朵带点小得意,偷眼看了楚天舒一眼,说:“当时,我也只不过是突发奇想,谁知就成功了呢?”

    楚天舒无语,推了一辆购物车,白云朵紧随在他身旁,婴儿用品专柜的导购小姐自然而然要把他们当成初为父母的一对儿小夫妻,热情地推销着五花八门的婴幼儿用品。

    白云朵挑选得非常的仔细,甚至表现得比导购小姐还要专业。她轻声说:“亚维对婴幼儿产品的质量很挑剔,凡是涉及到白舒身体健康的事情,他都会用专业的眼光亲自把关。”

    楚天舒听明白了,她这是在告诉自己,黄亚维很爱白舒。

    与此同时,向晚晴和黄亚维也在没话找话地闲聊。

    说是闲聊,主要是向晚晴在问,黄亚维在答,而且她问一句,他答一句,有点像是在做电视访谈节目,一名漂亮的女主持遇上了一位迂腐严谨惜字如金的学者。

    向晚晴问:“黄先生,回国之后有什么考虑?”

    黄亚维答:“云朵说了,肯定要留在省城,这对孩子有好处。”

    “嗯,有孩子了,考虑是得长远一点。”向晚晴问:“

    打算进哪个单位?”

    黄亚维说:“云朵说了,最好能进省人民医院。”

    真是有趣,黄亚维一口一个“云朵说了”,好像不说这几个字就不会说话似的,看来云朵说他比老楚听话,还真不是臭美的显摆。

    省人民医院是东南省医学界的最高权威机构,全省的医务人员都以在那里工作为荣,当时白云朵毕业的时候就想进,只是门槛太高没进去,才去了青原市人民医院。

    现在白云朵虽然算是国外进修归来人员,但关系还留在青原市人民医院,省人民医院里正儿八经的海归一抓一大把,像白云朵这种情况,人家也未必肯接收。当然,黄亚维是留德博士,又在脑心血管方面有点名气,或许省人民医院会高看一眼。

    向晚晴很随意地问道:“如果进不去呢?”

    黄亚维答:“云朵说了,如果进不了,进医科大也行。”

    又来了,真是个可爱的书呆子!向晚晴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既然是聊天,向晚晴顺嘴就问了一句:“要不要找找关系?”

    黄亚维明显没听懂,问道:“向小姐,啥意思?”

    向晚晴笑笑,黄亚维在国外呆的时间太长了,不太懂国内的办事程序,她耐心地解释说:“黄先生,我的意思是,要不要托人去找找省人民医院的领导,好让他们接收你和云朵。”

    黄亚维竟然急了,异常坚决地说:“那我宁可不去!”

    大概是黄亚维的声音有点大,怀里的白舒悸动了一下,黄亚维如临大敌般低下头去,手轻轻地拍着,唯恐吓着了小白舒。

    这时,楚天舒和白云朵推着购物车出来了,花花绿绿的装了满满一车,除了一架婴儿车和一大堆的婴幼儿用品,还有不少的日常生活用品。

    向晚晴如释重负般跳下车,帮着楚天舒一起,把购物车上的东西塞进了后备箱。

    回到名城嘉年华,大家七手八脚地往上搬东西。

    可是,白云朵根本不让黄亚维插手,只让他抱着白舒,她悄悄对楚天舒和向晚晴说,我家老黄医学方面是天才,其他方面属于弱智。

    向晚晴开玩笑说,是你把他惯坏了吧。

    白云朵说,不是我要惯着他,是确实这方面不用心,让他干活,我得手把手地教,就这样,还可能给我添乱呢。

    楚天舒一边忙乎,一边留意了一下,白云朵说的不假,黄亚维面对乱七八糟的满屋子东西,显得手足无措,一脸的茫然,如果白云朵不时常提醒他,他还真是碍手碍脚的。

    白云朵明显比以前能干多了,她指挥着楚天舒和向晚晴,没多一会儿,婴儿车安好了,各种婴幼儿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品被分门别类地放进了橱柜和抽屉,刚才还显得有些零乱的房间,顿时有条有理,焕然一新。

    在临江市能有这样一套宽敞明亮的两居室,白云朵是非常满意的,黄亚维最初看上起稍稍有点不太习惯,但收拾停当之后,还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安置完毕,已经是六点多了,楚天舒提议去外面吃饭。

    黄亚维一如既往地看着白云朵。

    白云朵说,吃中餐亚维可能还要适应一段时间,我们去吃必胜客吧。

    向晚晴说,给你们接风,就吃快餐,不太合适吧。

    白云朵说,合适,亚维对吃一点儿也不讲究。

    出门之前,先要喂饱白舒。

    对于自己吃什么,黄亚维一点儿不讲究,但是对于白舒吃什么,却是极其的细致,他耐心地研究白云朵买回来的婴幼儿食品,从生产厂家到生产日期,从产品成分到包装用品,一个都不肯放过。

    好在白云朵了解黄亚维的秉性,挑选的多是国外知名的品牌,即便如此,还是有两件产品被他查出了瑕疵,被排除在白舒的食品之外。

    黄亚维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白云朵抱着白舒,静静地看着,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