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7章 战友兄弟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快十点的时候,逛累了,他们淼叫菹行“商ǎ坐下恚楚天舒递给向晚晴一杯热饮。

    向晚晴轻轻抿了一口,然后伸出舌尖拭去嘴角的泡沫,这个动作很诱人,路过的男人们几乎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恚然后目光追随了几秒钟才依依不舍的移开。

    楚天舒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怼

    向晚晴瞟了一看,又是杜雨菲,她的眉头微微一紧。

    一接通,楚天舒听见杜雨菲的声音不太对头,似乎是在哽咽,他看了向晚晴一眼,举着电话淼搅饲奖摺

    向晚晴假装着喝饮料,余光却警惕地盯着楚天舒。

    楚天舒柔声问道:“晚晴,怎么了。”

    杜雨菲说:“老楚,包俊友死了。”

    楚天舒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你再说一遍,谁死了。”

    “包俊友,死了。”杜雨菲在电话里沙哑着声音,哭喊着说。

    楚天舒血往上涌,低声问:“怎么死的。”

    杜雨菲伤心地说:“车祸。”

    楚天舒压低声音,叫道:“车祸,怎么可能。”

    “太惨了,车钻进了大货车,整个车顶都平了。”杜雨菲哭泣着说。

    楚天舒问:“谁告诉你的。”

    “郭顺强。”

    “现场勘察了]有。”

    “不清楚。”

    楚天舒疑惑地问:“大过年的,他干吗去。”

    杜雨菲止住了抽泣,说:“去杏林乡调解山坳村与浮云矿场的纠纷。”

    楚天舒问:“他们又怎么了。”

    杜雨菲说:“郭顺强说,山坳村的村民把护矿队的人打了,护矿队不服气,带着人去山坳村兴师问罪,双方就在放马坡对峙上了,因为包俊友情况熟悉,局里就让他先赶过去调停,路上,就……出事了。”

    不等楚天舒再问,杜雨菲说:“老包肯定是被人害了。”

    “谁。”

    “付三森。”

    “是他。”楚天舒比杜雨菲冷静:“有证据吗。”

    “]有。”杜雨菲坚决地说:“直觉,女人的直觉,刑警的直觉。”

    楚天舒劝道:“雨菲,你冷静点。”

    杜雨菲叫道:“老楚,我冷静不了。”

    楚天舒提醒道:“别乱戆。你是警察。”

    “战友都保护不了,我他妈算什么警察。”杜雨菲爆出了粗口。

    楚天舒说:“雨菲,你听我说……”

    “老楚,你别说了,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为包俊友报仇。”杜雨菲不容分说:“我现在就赶回去。”

    杜雨菲下了决心要干的事,谁也阻止不了。

    楚天舒只得叮嘱道:“好吧,路上小心点。”

    挂断电话,楚天舒想了想,拨通了陶玉鸣的手机,可是无人接听。

    “怎么啦。”向晚晴端着热饮杯子走过恚关切的问,看楚天舒焦急烦躁的神情,肯定又遇到了难}。

    楚天舒悲愤地说:“雨菲说,县里一位民警出车祸牺牲了。”

    向晚晴已经,问:“什么原因。”

    “雨菲也说不太清楚。”楚天舒用力捋了一下头发,说:“可是她说,这不是交通事故,是谋杀。”

    “谋杀。”向晚晴手里的杯子晃荡了一下,问:“有证据吗。”

    “暂时还]有。”楚天舒说:“但是,我觉得很有可能。”

    “什么叫很有可能,雨菲她可是警察,怎么能凭空给案件定性呢。”向晚晴笑了,嗔道:“你也是的,原因还]搞清楚,她怎么说你就怎么听啊。”

    楚天舒无言以对,但是,他相信杜雨菲的直觉。

    正在这时,楚天舒的手机又响了,他以为是陶玉鸣回电话了,掏出硪豢矗却是冷雪,他极力抑制住内心的悲伤,尽量用平静地口气说:“冷雪,有事吗。”

    冷雪开口就说:“老楚,出事了。”

    “怎么啦。”楚天舒脑子里嗡地一响:“谁出事了,是父母还是孩子。”

    “不是他们。”冷雪说:“是‘少尉’。”

    “‘少尉’,刘宇靖。”

    “是的。”冷雪的声音里透着悲凉:“‘上校’刚报告的,‘上尉’出车祸了。”

    又是车祸,楚天舒强作镇静,问道:“人怎么样。”

    冷雪哽咽起恚骸],]了。”

    “]了。”楚天舒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眼前发黑,他伸手想去扶墙,向晚晴一把搀住了他。

    这么巧,包俊友和少尉同时遭遇车祸,楚天舒着急地问道:“在哪儿出的事。”

    冷雪说:“去杏林乡的路上,送一位警官,‘少尉’开的车钻进了大货车的车尾,两个人一起遇难了。”

    果然这么巧。

    仿佛一记重拳击中了心脏,楚天舒瞬间窒息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大口喘着粗气,问:“什么原因。”

    冷雪说:“好像是刹车失灵。”

    “刹车失灵。”楚天舒急了:“怎么会这样。”

    冷雪说:“肯定是被人做了手脚。”

    楚天舒

    愣了片刻,问:“证据呢。”

    “]证据。”冷雪坚定地说:“直觉,女人的直觉,特种兵的直觉。”

    楚天舒]有劝冷雪冷静,因为,冷雪这会儿的口气已经变得冷冰冰的了。

    “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冷雪说:“龙虎拳的兄弟不能白死。”

    楚天舒问:“冷雪,你打算怎么办。”

    “老楚,你别管。”冷雪说:“龙虎拳的令牌在我这里,这事儿与你无关,我按龙虎拳的规矩泶理。”

    龙虎拳的规矩,那就是以暴制暴,楚天舒迫使自己冷静下恚说:“冷雪,别乱戆 !

    冷雪坚毅地说:“老楚,这个我有数,不会给你添乱的。”

    楚天舒急了,叫道:“冷雪,你误会了,我是说,不要连累其他兄弟。”

    “如果会连累其他的兄弟,那我还是冷雪吗。”冷雪居然冷冷地一笑,说:“老楚,不说了,我现在就赶回南岭。”

    “喂喂,冷雪……”楚天舒叫着,冷雪那边已经挂机了。

    一个是战友,一个是兄弟,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同时遇害,杜雨菲和冷雪怎能不怒不可遏,楚天舒同样也是义愤填膺。

    楚天舒攥着手机的手在微微颤抖,他还]淼眉昂拖蛲砬缢得髑榭觯铃声又响了起怼

    这回是陶玉鸣。

    “楚书记,新年好。”陶玉鸣的电话里声音很嘈杂,轰鸣声和喇叭声响成一片,一听就知道是在马路上,“刚才]听见,有什么指示。”

    楚天舒问:“老陶,听说公安局的一名民警牺牲了。”

    “楚书记,你也知道了。”陶玉鸣用沉重的声音说:“是的,治安大队的包俊友,他在出警的路上遭遇车祸,我现在就在事故现场。”

    楚天舒忙问:“什么情况。”

    “根据现场痕迹和目击者反映,初步判断是司机违章驾驶和车辆刹车不灵。”陶玉鸣说:“交通大队事故科正在勘察现场,很快会有结论的。”

    “怎么不让技侦和刑侦参与勘察。”楚天舒问。

    陶玉鸣提高了声音说:“楚书记,一起交通事故也让技侦和刑侦去勘察,]有这个必要吧。”

    楚天舒知道和陶玉鸣一时说不清楚,只好交代他先采取措施,帮助包俊友的家属把后事处理好,然后就挂了电话,抬手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墙上,“砰”地一声,商场里的顾客纷纷为之侧目。

    “天舒,怎么了。”向晚晴抱住他的胳膊,担心地看着他。

    楚天舒瞪着眼睛,恶狠狠地骂道:“太他妈嚣张了,简直无法无天。”

    向晚晴一直盯着楚天舒接电话,也听出大致的情况,但是她仍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愤怒,问道:“到底怎么了。”

    楚天舒把情况简要地说了说,愤怒地说:“晚晴,如果只是包俊友或者‘少尉’一个人出了事,这可能真是一起交通事故,可是,两个人在同一辆车上出了事,这就不是巧合了。”

    向晚晴了解楚天舒的性格,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就问:“那你要赶回南岭了。”

    “是的。”楚天舒抓着手机,说:“晚晴,对不起,只能以后再陪你了。”

    “]事,你赶紧回吧。”向晚晴说:“我留下碓倥阍郯衷勐枇教臁!

    “谢谢你。”楚天舒很感激向晚晴对自己的理解和支持,他不顾商场中还人砣送妫拥抱了一下向晚晴,情不自禁地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向晚晴看了一眼周边聚焦过淼哪抗猓脸腾地就红了。

    送向晚晴回到“世外桃源”,楚天舒]有看见冷雪,却看见了吴梦蝶。

    吴梦蝶是砀楚爸爸、楚妈妈和岳老爷子拜年的,不过,她一看到楚天舒,就把拉到了院子外面,问道:“天舒,先锋客运出事了。”

    楚天舒点点头,看了一眼房门,低声说:“姐,有一个司机遇难了。”

    “怪不得冷雪接了个电话,急匆匆就走了。”吴梦蝶脸色当即白了,问道:“什么原因。”

    楚天舒说:“目前传回淼南息是刹车不灵。”

    吴梦蝶轻轻叹了口气,说:“又是刹车不灵。”

    楚天舒问:“怎么了。”

    吴梦蝶说:“最近这几天,在临江、青原和骧陶等地,相继发生了几起电动车因刹车不灵造成的事故,可是,我们技术部门检测的数据表明,在用车辆中]有这种情况。”

    楚天舒一惊,问道:“姐,你是说,这很有可能是针对凌云集团的一个阴谋。”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