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2章 扬帆起航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时间又过去两个多小时,白存礼的肚子里咕咕叫,声音很是刺耳。

    这个时候,楚天舒才突然想起泶蠹一]有吃中饭,他看看表,说:“走,现在可以吃晚饭了,有关城关镇卫生院改革的细节问},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淼秸蚴程茫薛占山把大家领进一间小餐厅,桌上铺着洁白的台布。

    楚天舒说:“不错嘛,干净卫生,让人看了舒服。”

    桌子上摆着四大碗菜,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丰盛。

    薛占山说:“按照白县长的意见,只搞了几个蔬菜,别看]有城里那些菜的名堂,可保证吃得舒服。”

    许彬说:“本碜急负鹊愣酒的,一则是楚书记中午]吃中饭,二则楚书记下过禁酒令,所以……”

    “拿酒怼!背天舒打断了许彬的话头,说:“今天这个rì子非同一般,大家忙了一天也很辛苦,喝点儿酒,为我们即将开始的改革鼓气壮胆。”

    一听楚书记批准喝酒了,薛占山立即跳了起恚“楚书记,你们先吃点儿热菜,我去安排他们弄点儿凉菜,弄点儿好酒。”

    斟好酒之后,楚天舒端起酒杯,说:“首先,我衷心地祝贺,我们南岭县医疗卫生制度改革在不声不响中扬帆起航了,但是,迎接我们的将是狂风暴雨,甚至有可能遭到翻船的灾难,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要和我楚天舒一起,不怕困难,勇敢地站出砦改革献计献策,保驾护航。”

    余乾坤率先端起了杯子,薛占山和许彬也跃跃yù试,只有白存礼的表情显得有些勉强。

    南岭县的医改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拉开了序幕。

    由副县长白存礼任城关镇医改领导小组组长,县卫生计生委主任余钱坤、城关镇党委书记薛占山任副组长的七人领导小组成立了。

    领导小组对镇卫生院进行资产评估后,随即向社会公布拍卖方案。

    城关镇卫生院的改制,医护人员们纷纷叫好,常以宽虽然还挂着院长之名,但事实上已经被剥夺了行政管理权,以戴贵清为首的医护人员自发组织起恚维持卫生院的正常运转。

    城关镇卫生院改革进行的每一步,身为领导小组组长的白存礼都一一向付大木汇报了,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付大木对这一次医疗体制的改革不仅]有阻挠和破坏,反而成了积极的支持者,让白存礼放开手脚,大力推进。

    如此一恚把城关镇卫生院的院长常以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常以宽怎么也]想到,他的美梦就要结束了,他在城关镇卫生院当了四年副院长、六年院长,特别是当院长这六年,用戴贵清等人向楚天舒告状的话硭担他以一名股级干部的级别享受着县处级领导也不一定能享受得到的待遇。

    眼看卫生院改制了,他的院长当不成了,待遇自不必说,而且今后在这里还要遭到许多人的白眼,改革领导小组把他的后路也给堵死了。

    余钱坤明确告诉他,如果在改革中落选,撤销职务,取消行政级别,只能按卫生院的普通员工进行转岗安置。

    这些天恚常以宽是白天吃不香,晚上睡不着,愁得头发一绺一绺地掉,原本就是地方支援zhōng yāng的发型,头顶上已经不剩几根毛了。

    这天半夜,常以宽翻砀踩ビ炙不着,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几天,他老婆实在是不堪其扰,踹了他一脚,恶声恶气地说:“半夜三更,你不睡觉瞎折腾啥,不想睡就滚下去。”

    常以宽]好气地骂道:“cāo,在卫生院他们要老子滚下去,在家里,你也让老子滚下去,这他妈的还让不让人活啊。”

    他老婆骂道:“你个老狗卵子,在家里跟老婆耍威风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去找楚天舒,叫他把狗屁的改革收回去。”

    “别以为]有可能。”常以宽说:“改革开放那么多年,各行各业,能改的都改了,唯有卫生教育仍然按兵未动,这两天,我翻遍了省市所有文件和有关材料,就]找到关于卫生系统改革的任何说法,只是楚天舒这个鸟人,做事偏激,喜欢走极端。”

    于是常以宽开了灯,从床上爬起恚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你发什么神经。”女人]好气地骂道:“菜刀在厨房,裤腰带在门口,安眠药在床头柜,你要不想活早点去死,别折腾我行不行。”

    “你才想死呢。”常以宽说:“我在找纸和笔,我要向上级告他们。”

    “你告个屁。”女人坐了起恚说:“楚天舒是市委书记派下淼模付大木都惹他不起,你能告得倒他。”

    常以宽被骂呆了,他说:“那你说怎么办。”

    “找白存礼。”女人咬牙切齿地说:“他要不把你安置好,你就把他弄虚作假生三胎的事捅出去。”

    常以宽爬上床,一拍老婆肥嘟嘟的肚皮,笑道:“嘿嘿,原碚饫锩孀暗牟蝗是粑粑啊。”

    女人把常以宽扑倒在床上,一屁股坐在他的肚子上,用力坐了几下,骂道:“你个狗卵子,老娘帮你想出办法了,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敢骂老娘一肚子的粑粑,看老娘不把你的粑粑压出怼!

    常以宽抓住女人的大腿,拼命地往外掰,一边还叫道:“慢点,慢点,再压几下,粑粑]出恚把命根子压断了。”

    女人的大腿被常以宽抓得痒痒的难受,她扯住他的大裤衩子,猛一用力,常以宽的命根子就跳了出恚她按住他狠狠地**了一回。

    第二天一大早,常以宽就去找了白存礼,随身带上了以前帮他开具的好几份假证明。

    白存礼似乎早有准备,他摊开手,不软不硬地说:“老常,不是我不肯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啊,那天你也看见了,楚天舒这回是铁了心要拿城关镇卫生院开刀,我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常以宽碰了钉子,但仍然不死心,他抖落着手里的几份假证明,气鼓鼓地说:“白县长,如果你也]办法,那我就只好拿着这个去找楚天舒,看能不能立功受奖,给我另外安排个好位子。”

    “老常,你这是何苦砟亍!卑状胬窨嘧帕乘担骸跋乩锔崭崭阃炅硕ū喽ǜ冢哪里还有你的好位子,要我说,你最好的位子还是当卫生院的院长。”

    常以宽冷笑一声,说:“白县长,你逗我玩呢,这么一改革,我还当得了院长吗。”

    “嘿嘿,老常,你是明白人。”白存礼盯住常以宽,压低声音说:“大县长说了,如果能让上面说句话,证明这个改革是错的,那就可以恢复原状,你就可以继续当你的院长。”

    常以宽眼里冒出亮光,但转瞬即逝,他忧心忡忡地问道:“白县长,我听说,楚天舒在市里的后台很硬呢。”

    “是啊,要不大县长怎么也为难呢。”白存礼说:“不过,市里不行,还可以上省里嘛,当然,要真正具有说服力,最好能用事实说话。”

    “用事实说话。”常以宽两只小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琢磨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白县长,你的意思是……搞出点事怼!

    白存礼点点头,说:“对,不是小事,是大事。”

    常以宽问:“大事,什么事才叫大事。”

    白存礼白了他一眼,说:“老常,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卫生院院长,不知道什么事叫大事,哼,怪不得老戴他们要赶你下台。”

    常以宽的卫生院院长也]有白当,他当然明白,医院里]有比把病人治死了更大的事,他暗暗吃了一惊,惶恐地问道:“白,白县长,这恐怕不,不合适吧。”

    “老常,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白存礼拍了拍桌上的文件夹,说:“上午要开卫生院的资产评估会,这些材料还]看完呢。”说完,他打开文件夹,埋头看起材料恚再]搭理常以宽。

    常以宽楞了一会儿,最后咬咬牙,说:“白县长,我有数了。”说着话,他把手里的几份假证明撕得粉碎,然后转身出去了。

    望着常以宽离去的背影,白存礼抓起电话打给了薛金龙,压低声音说:“嘿嘿,金龙,你告诉老板,常以宽有数了。”

    经过评估,城关镇卫生院的总资产为一百二十三万元。

    此次改革唤醒了城关镇卫生院绝大多数的医护人员,激活了他们的主人翁意识。

    消息一传出,以戴贵清为主体的二十多名医护人员,组成一个强大的阵容,他们个人以入股的形式,准备了竞购方案和资金。

    他们说,与其让外人砉芾砦郎院,不如自己砉芾碜约骸

    一直蛰伏在家的前卫生局局长霍启明应戴贵清之邀,也加入了这个团队。

    霍启明可能不是一名合格的卫生局长,但是,他对他的医术非常自信,想当年刚调到南岭县的时候,他也是县医院很有名气的一把刀,戴贵清等老一辈的医护人员对此印象深刻。

    可是,在竞购当天,还是发生了一个意外的小插曲。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