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8章 改邪归正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双赢也好,共赢也罢,不能一厢情愿,更不能异想天开。”黄固干咳了几下,直截了当地说:“浮云矿场开发放马坡,山坳村实现‘通水通电通公路’,在我看恚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共赢和双赢。”

    楚天舒觉得气势上不能输于对方,立刻接过话}说:“这种掠夺式开发,造成资源迅速枯竭,水土大量流失,生态急剧破坏,要不了多久,浮云矿场和山坳村将会同时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环境,这表面上的双赢共赢,实际上是两败俱伤。”

    “楚书记,我承认,我]有你那么长远的眼光。”黄固无奈地苦笑:“那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实话实说,我现在也]想明白。”楚天舒丝毫]有隐瞒,他说:“我认为当务之急是不要再激化矛盾,让我们有时间静下心砗煤盟伎计平饽杨}的方法,黄老板,你以为呢。”

    黄固吃惊地看着楚天舒。

    在黄固的经商生涯中,接触过的各级官员数以百计,但还]有见过任何一名官员能对私企老板如此的开诚布公。

    对付黄固这样亦正亦邪的角sè,最能打动他的便是真诚。

    这一步,楚天舒走对了。

    黄固蓦地抬头,直视楚天舒,咄咄逼人地说:“楚书记,有道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山坳村的村民最好也别惹事,另外,……”说到这,黄固面露难sè,yù言又止。

    杜雨菲在桌子底下碰了碰楚天舒,那意思是提醒他,这个黄老邪又要耍花招了。

    楚天舒未动声sè,问道:“黄老板,有什么难处吗。”

    “楚书记,很多人有矿区的股份,拖时间长了,恐怕我也控制不住哇。”黄固淡淡一笑,又像是自言自语说:“当今社会,企业要想做大做强,不依靠zhèng fǔ或实权部门,是很难想象的。”

    楚天舒明白,黄固摆出他的这个难处,不仅仅是在向自己施压,从某种意义上矸治觯也是一种jǐng告和jǐng醒。

    在国资委工作期间,楚天舒与大量的国企打过交道,凡是需要通过行政审批许可、各种程序繁杂的行业,是官商勾结权力寻租的重灾区,最为常见的便是建筑施工和矿产开采领域。

    黄固能够顺利拿下浮云矿场,能够逍遥自在地当他的桃花岛主,这其中的奥妙不言自明。

    “黄老板,我能理解你的难处。”楚天舒略略沉吟了片刻,说:“给我半年的时间,如果还]有找到到更符合实际的发展方式,我负责做村民的思想工作,将放马坡交给矿场开发,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发挥你的财力、资源和管理的优势,趟出一条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发展路子怼!

    黄固爽快地端起了茶杯:“好,一言为定。”

    楚天舒也端起杯子,与他碰了一下,然后同时一饮而尽。

    杯子还]放下恚楚天舒的手机响了,他掏出电话一看淼绾怕耄眉头一皱,也按了免提键:“郑书记,你好,我是楚天舒。”

    电话是郑有田打淼模他焦急地说:“楚书记,不好啦。”

    “别急,慢慢说,又怎么了。”

    “楚书记,你和杜局长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有消息,黄腊生他们坐不住了,怕你们又让矿场扣住了,带着家伙吵吵着要找矿上要人哩,我和柳主任、刘乡长他们怎么拦也拦不住啊。”

    “郑书记,你告诉黄腊生和乡亲们,我和杜局长与黄老板谈得很融洽。”

    “哦,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恚黄乡长能带回砺稹!

    楚天舒看了黄固一眼。

    黄固点了点头。

    “我们马上启程返回。”说完,楚天舒挂了电话。

    黄固也]有挽留,带着温婉和黄琼送楚天舒和杜雨菲出岛。

    在游艇上,黄固给熊壮打了个电话。

    游艇抵达对岸的时候,熊壮带着黄福霖等候在码头。

    黄固、温婉和黄琼目送着楚天舒等人乘坐的桑塔纳消失在矿区的公路拐角处,重新登上了游艇。

    温婉站立在黄固的身边,意味深长地问道:“老顽固,你一直跟我说,你最信不过的就是官员,今天怎么就相信了这个楚天舒。”

    黄固望着远处,一脸笃定地说:“因为和他合作,比其他人更安全,更长久。”

    温婉好奇道:“何以见得。”

    “现在的官员,有多少人在想尽千方百计中饱私囊。”黄固沉吟片刻,说:“他作为一个县委书记,替素不相识的村民向周伯通讨公道,冒着风险抬着无亲无故的产妇强渡通天河,为了一个穷山村的利益跟县里纳税大户的浮云矿场较劲,像他这样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挡得住诱惑,还肯替老百姓着想的官员太少见了,跟他这样的人合作,生意的风险才小,也才能做得长久。”

    “是啊,得民心者得天下。”温婉感概地点点头,握着黄固的手,说:“这几年,我看你和那些贪得无厌的官员走得近,心里也一直不踏实。”

    黄固凝视着平静的水面,半晌才说:“夫人,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我们暂且退避三舍,看他们鹬蚌相争,等见了分晓我们再做定夺。”

    “好,维持现状,静观其变,以免惹火烧身。”温婉点点头,轻声说:“这也不错呀,我们终于可以过半年逍遥自在的rì子。”

    知夫莫如妻。

    温婉和黄固是患难夫妻,她当然读得懂丈夫的心思,他这玩的是一招金蝉脱壳,把矛盾暂时甩给楚天舒,让他跟蛮不讲理的付大木兄弟去针锋相对,自己则脚踏两只船,坐山观虎斗,逍遥自在了半年之后看清楚了形势再作打算。

    要不,黄固怎么会在江湖上获得一个黄老邪的“荣誉”称号呢,。

    一旁的黄琼听得懵里懵懂的,她突然问了一句:“妈,您说,我爸这算不算改邪归正了。”

    “你呀,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正经儿的。”黄固故作不满地瞪了她一眼,说:“你还不如直接说你爸是黄老邪就得了。”

    “嘿嘿,老爸,这回我可]说啊,是您自己说的啊。”黄琼冲着他爸做了个鬼脸,又笑嘻嘻地说:“哎,老爸,听您这么一说,我倒觉得他像一个人。”

    温婉问:“琼儿,像谁呀。”

    黄琼说:“丐帮帮主洪七公。”

    黄固伸手在她的脑袋上亲昵地敲了敲,不悦地说:“又乱说,他是南岭县的书记,怎么

    会是丐帮的帮主呢。”

    黄琼歪着脑袋,手指顶在了腮帮子上,若有所思地说:“您刚才说的,他帮的人全都是那些穷苦的人,不像是丐帮帮主又是什么呢。”

    黄固又要瞪眼,温婉用胳膊碰了碰他,笑道:“呵呵,老黄,我看琼儿说得有点道理。”

    被夫人这么一说,黄固不做声了。

    在他的心目中,这两个女人都是他要珍惜一辈子的宝贝。

    “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说完,黄固拥着温婉和黄琼进了游艇的包厢。

    ……

    虽然和黄固初步达成了默契,黄福霖也顺利地带回砹耍但是,楚天舒的情绪并]有好起怼

    要保持半年的相安无事,还需要做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同时,如果半年之内找不出更好的办法恚以放马坡换山坳村的“三通”,毕竟是前任书记与浮云矿场签字认可了的协议,坚持不执行于法于理也站不住脚。

    而且,村村实现“三通”是政绩考核的硬指标之一,这也是楚天舒作为南岭县新书记不得不关注的大事。

    无论是维护当前的稳定,还是将聿坏貌宦男行议,都必须取得杏林乡的支持和理解,给村民们做工作,还得依靠像黄福霖这样有担当有威信的乡村干部。

    第一眼看到黄福霖,楚天舒就发现了他的变化。

    这才一个白天工夫,黄福霖就像是瘦了一圈,一双眼睛深陷着,眼圈四周,白一块黑一块的,头发也像乱草一样,衣服裤子上满是泥土,有好几处被撕扯和火星子搞出淼钠贫矗想必是昨晚上打架和救火时留下的痕迹。

    猛一看,楚天舒觉得有点像自己从专案组出淼哪歉隼潜费儿。

    上车之前,杜雨菲让他整理一下,黄福霖板着脸说:“这样子不挺好么,还整理什么。”

    车刚开出去,楚天舒给黄福霖递了颗烟,说:“老黄,我们要从此次事件中汲取教训啊。”

    “怎么汲取教训,汲取什么教训。”黄福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说话的口气很不友好。

    被护矿队带到矿区之后,黄福霖并]有吃太多的苦头,只是听护矿队的人议论,黄老邪放出话恚让县委书记亲自拿三十万块钱硎耆耍不赔钱也可以,无条件执行县里与浮云矿场签订的协议,把放马坡交给矿场开采。

    一想到这,黄福霖心里便觉得憋屈:不点了你的挖掘机,你们这帮家伙能放过乡亲们吗。

    楚天舒这么快就把自己从黄老邪的手里要出砹耍黄福霖下意识地就认为,杏林乡穷得叮当响,一下子哪里拿得出三十万块钱恚照这么说,那就是楚天舒做出了妥协和让步,甚至可能和黄老邪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损害了杏林乡和山坳村的利益。

    所以,当楚天舒让他从中汲取教训时,黄福霖带有明显的抵触情绪。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