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7章 郑重承诺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楚天舒一听,知道二愣子在外面做过事,懂得一些政策和原则,说的不是假话,三嫂一家也是老实人,一只眼睛,只索赔10万,是正当要求,根本不算无理取闹,这种事情要搁在市里,出了类似的交通事故,索赔30万也不为过。

    为了避免事态扩大,楚天舒当即决定说:“如果你们能相信我,请你们放心,这件事我给你们做主,三rì内,我让运输公司赔给你们10万补偿款,但我对你们也有个要求,立即撤回,不再拦路拦车,三天之内,我负责给你们协调处理好,你们说行不行。”

    二愣子说:“如果三天之内我们拿不到钱怎么办。”

    楚天舒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他们不赔,zhèng fǔ给你们赔,zhèng fǔ赔不了,我自己掏腰包赔,你们放心,老王知道我的办公室,我这个书记不会当三天就跑不见了。”

    王贵田这才说:“三嫂,有楚书记这句话,你还有不放心的吗,二愣子,你还想干吗,带你婶子和nǎinǎi回家。”说完,让二愣子招呼着老人和孩子,带着农妇一家离去了。

    左天年看着人群散去,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又开始暗暗犯难。

    楚天舒已经把话放出去了,三天之内这10万块钱非到位不可了。

    可是他非常清楚,大通公司的老板周伯通,原先就是青原市**上一个有点名头的人物,后砘氐侥狭胂兀和付家老三付三森成了把兄弟,把持了整个南岭县的运输生意,想让他把这笔钱拿出恚恐怕比登天还难。

    周伯通早就放出话恚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要是被“讹诈”了这笔钱,以后运输生意还做不做,在南岭县还跑不跑,真要是惹恼了我,别怪我不客气。

    唉,大通公司不赔就zhèng fǔ赔,zhèng fǔ不赔就自己赔,这话说的是硬气,可zhèng fǔ赔,付大木肯定不会同意县财政掏钱,最后倒霉的还是大柳树乡了,总不能真的让楚天舒自掏腰包吧。

    左天年还在发愣,楚天舒已经和王贵田攀谈上了。

    “楚书记,二愣子有点楞,你不要介意啊。”王贵田上前扯着楚天舒的手,冲着路边上的的人群,大声地说:“乡亲们,这是我跟大家提到过的楚书记,大家有什么难处,都可以跟他摆一摆。”

    楚书记向路边的村民们拱拱手。

    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一些稀稀拉拉的掌声。

    史志强上前推了王贵田一把,怒斥道:“王贵田,你还有完]完哪,楚书记是下硎硬旃ぷ鞯模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史乡长,别拦着他们,听听大家的呼声也]什么不好嘛。”楚天舒说完,又朝着人群大声说:“乡亲们,我这次恚就是想听大家摆一摆难处,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一说,能解决一件总少一件嘛。”

    人群中叽叽喳喳了一阵。

    突然,有个老大爷叫道:“书记大人,好听的话谁都会说,我们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如果你真为我们老百姓好,那就帮我们修修脚下这条路,修修村西那座桥,我们rì子过得好,谁还会找干部们的麻烦呢。”

    楚天舒看看脚下人、车和牲畜踩轧的坑洼不平的碎石泥土,挑挑眉头,困惑地问左天年:“左书记,路是怎么回事,桥又是怎么回事。”

    左天年叹口气道:“村西有一座清朝末年修的古桥,叫石板桥,早就不堪重负成了危桥,乡亲们一直提议要新修一座桥,可县里财政拨不出钱恚让乡里自己筹集,乡里‘村村通’的路还]修完,怎么拿得出修桥的钱啊。”

    楚天舒看看众人,把手挥一挥,说:“走,我们去看看。”

    快到村西时,几辆大翻斗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恚车门上印着“大通”两个字,车上装的石料堆得满满的,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摇摇晃晃地跑得飞快,扬起一阵遮天蔽rì的灰尘,身后的村民们纷纷躲避,随即爆发出一片骂声。

    “呸呸,跑这么快,赶着去见阎王呢。”

    “麻痹的,好好路全让这帮狗卵子压坏了。”

    “狗鸡*巴cāo的,早晚把石板桥压垮了,都掉通天河里喂王八。”

    ……

    尘埃落定,奥迪车上落了一层灰土,翻斗车掉落的石子,有好几块砸在了车子上,连言语不多的马国胜也忍不住骂了一个“靠”字。

    楚天舒指指这几辆翻斗车,问左天年:“肇事的就是这些车吧。”

    左天年说:“是的,这些车都是大通运输公司的,公司老板叫周伯通,县里的货运都是他在经营,这些车常年负责拉山上开采出淼氖料,每天都要在这条路上跑好几个砘兀唉,超载严重,再好的路也经不起它们折腾啊。”

    楚天舒点点头说:“你们就不管管。”

    “管过了,管不了。”黄副乡长说:“前两年,村民们自发封过路,与大通公司的司机发生了冲突,被打伤了好几个人,事情闹到县里,白县长出面处理的,他说,矿产开采是县里的支柱产业,必须得支持,最后让大通公司赔了医药费,每年再掏五万块钱修路,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村民们也不敢再惹大通公司的司机了。”

    当时这事儿是黄坚代表乡里参加了调停,现在说起砘褂械惴叻卟黄剑可见他对这个处理意见是不太满意的。

    楚天舒听了,若有所思道:“照这样的情况,要保护好这条路得标本兼治,标是车辆超载,本是矿产开采,不过,做不到治本之前还是可以先治标,把车辆超载管控住,起码还能给大家留一条好路走啊。”

    左天年]说话,黄坚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只有史志强在暗暗冷笑:你好大的口气,付老二靠的就是矿产开采起的家,大通公司的周伯通是付老三付三森的把兄弟,这标和本你都治不了,你还是先想办法把答应人家的10万块钱弄到手吧。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淼搅送ㄌ旌颖摺

    通天河是青莲江上游的一条支流,发源于“浮云”山脉,贯穿了整个南岭县,沿途经过了二十几个自然村,也是大柳树乡与紫杨乡的分界线,这边是大柳树乡的河东村,对面是紫杨乡的河西村,是大柳树乡向西进入山区,紫杨乡向南进入县城的必经之路。

    通天河上有一座抗战时期修建的桥,名叫“石板桥”,历经了战争炮火的考验,又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打,始终屹立不倒,是通天河上唯一保存下淼淖钔暾的一座桥,成了连通通天河两岸的唯一通道。

    因此,村民们视该桥为“神桥”,逢年过节,两岸的村民还要到桥上砩舷恪凹漓搿保祈求砟辍吧袂拧币谰伞凹崆俊保保佑两岸百姓风调雨顺,道路畅通。

    这几年,靠近河西的桥床在每年汛期泥石流的冲刷下不断坍塌,桥体逐渐下沉并有断裂,桥面的石板上铺的水泥,被碾压得支离破碎,有的地方已经看得见下面的石板,车辆过往十分危险。

    &n

    bsp;  在这几年的南岭县两会上,大柳树乡和紫杨乡多次联合提出要修桥修路,但财政局长彭宝銮说,县财政本砭妥浇蠹肘,拿不出钱戆锼们修桥修路。

    于是,主管建设的副县长白存礼就采取了拖的方式,让两个乡配合县城建局先拿方案,做个预算。

    修路容易,把原淼穆访嬗不一下就可以了,钱也相对花得少。

    但修桥就比较复杂,最后经过市里和省里的专家论证,建议在石板桥旁边再建一座新桥,这样既保护了历史遗存,又不影响当前的道路通行。

    两项预算费用大约分别是二十万和八十万,共计是一百万。

    一百万对南岭县硭导负蹙褪歉鎏煳氖字,马兴旺主持开会一讨论,上砭驮獾搅烁洞竽镜姆炊裕说全县有十几个乡镇,各有各的困难,如果个个都向县里伸手,县财政根本承受不了,不能助长这股歪风。

    付大木定了调调,原本持支持态度的茅兴东、李太和、迟瑞丰等人也不敢再多说了,讨论的结果是,县里暂时拿不出钱恚让乡里自己想办法。

    乡里找过浮云石矿场和大通公司。

    但浮云石矿场说,我们已经把杏林乡与村民共用的道路硬化了,石板桥和剩下的路与他们无关,要找也只能找大通公司,大通公司也坚决不肯出这两笔钱,他们说,我们向县里交过了养路费和各项税费,每年还拿五万块钱出斫桓两个乡,作为路桥维修的费用,不可能再拿钱出硇耷判蘼妨恕

    五万块钱是杯水车薪,只够每年填补被翻斗车压出淼目涌油萃荨

    无奈,两个乡就商量,决定由两个乡的村民每户摊钱集资修桥修路,但两个乡立场不同,意见得不到统一,大柳树乡的村民提出应该先修通往县城的公路,紫杨乡的村民则坚持集资的钱应该先修桥。

    双方有争议,集资的事也只好作罢。

    ]有资金碓矗方案和预算做了也是白做,修路和修桥两件事就都搁置下砹恕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