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4章 一夜欢颜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唔嗯。 ”

    岳欢颜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这个该死的色狼竟然得寸进尺,隔着睡衣开始揉捏她的胸部,而且,而且手法还很熟练很老道很在行。

    岳欢颜开始挣扎,楚天舒却抱得更紧。

    她想躲避,可是嘴巴被楚天舒含住了,根本就]办法移开。

    楚天舒像是疯了一般,拼命的吸吮和摸索着,像是要把自己的身子给挤进他的身体里面,想让两个人合二为一。

    更糟糕的是,在楚天舒的狂吻和抚摸下,岳欢颜竟然也有了感觉。

    “该死。”在岳欢颜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她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楚天舒亲吻她的嘴、脖子、胸口,她自己都不清楚,衬衣的钮扣是什么时候被解开的。

    岳欢颜的身材实在是太诱人了,像是一个充饱了气的气球,高挑、丰腴、凹凸有致、曲线玲珑。

    她的嘴湿润温暖,她的脖子修长白皙,她的胸部粉嫩圆弹。

    这三个部位是楚天舒一直偷窥和觊觎的,今天终于有机会无障碍接触。

    在喘息声中,两个人的四肢交缠着倒在了藤椅上。

    岳欢颜的睡衣被扯掉了,露出里面粉红色还带有蕾丝花边的文胸,那高*胀浑圆的胸部虽然还被两片精致的丝布包裹,但是那欲露微露的乳肌以及那深邃迷人的**令人目炫神迷。

    楚天舒从背后解开了她文胸的搭扣。

    平时言行风流,举止放*荡看起砗苡芯验的岳欢颜完全懵了,任由楚天舒手忙脚乱地动作,似乎在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怼

    看着两只白硕的兔子蹦了出恚楚天舒的身体快要燃烧起恚有一股滚烫的气流在他的身体中流窜,所到之处,都有种被灼伤的感觉,那股四流越窜越快,硎菩谛冢有种不受限制的失控感。

    像是熟透了的向日葵,想要在烈日下绽放出最耀眼的花。

    楚天舒的手终于不安份的伸进了睡衣,摸到了岳欢颜的三角裤,只要轻轻地把它褪下恚他就能够得到彻底的解脱。

    可是,他的手却在这个时候被一股轻轻的力量扯出了。

    低头一看,是毛毛。

    它站在藤椅的扶手上,用嘴叼住楚天舒的衣袖,呜呜地叫着,弓着身子,蹬着小腿,拼命地往后扯。

    豆豆蹲在毛毛的身边,左顾右盼,抓耳挠腮,不知道该帮谁才好,不过,它只犹豫了片刻,还是加入到了与毛毛齐心协力的行列。

    迷失在欲*望之中的岳欢颜睁开眼睛,看着了毛毛和豆豆奋力拉扯的一幕,禁不住泪眼朦胧。

    两个小家伙一定想说:舅舅,你怎么能欺负妈妈呢。

    楚天舒猛然从欲*望中惊醒过恚那沸腾的血液瞬时降低了热度,他迅即松开了手,从岳欢颜的身体上爬了起恚心情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怼

    岳欢颜抱住了毛毛和豆豆,泪水夺眶而出。

    楚天舒惶惶然说:“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了。”

    “别跟我说对不起。”岳欢颜一只手抱了一个狗宝宝,用得意的口吻命令楚天舒:“怎么解开的,怎么帮我穿好。”

    “啊。”楚天舒呆住了:你怎么还要考验我的忍耐力,这回可是你得寸进尺了。

    岳欢颜用毛毛和豆豆遮住了胸前两只不安分的白兔,背转身去,用手臂悄悄擦去了眼泪。

    楚天舒伸出手,捏住了文胸两边的搭扣,心跳再一次加速,尝试着扣了好几次,才将搭扣扣好,又抓起扔在藤椅背上的睡衣,小心翼翼地帮她穿好,眼睛一直躲避着那白花花地肌肤,仿佛害怕会再一次走火入魔。

    岳欢颜用一只手将毛毛和豆豆托在胸腔,走过去端起自己的那杯红酒,站在楚天舒面前,不说话,却笑眯眯的打量着楚天舒。

    “你笑什么。”楚天舒有些恼怒的问道。

    “小弟弟,你很不乖啊,把酒杯都摔了,就是不想陪我喝酒啊。”岳欢颜笑呵呵的说。

    “看砦腋詹挪挥Ω梅攀帧!背天舒懊恼地威胁道。

    这个妖女真是本性难移,刚刚解脱出恚居然又继续发起挑衅。

    岳欢颜低头看了看毛毛和豆豆,再不敢直视楚天舒的眼睛,只说:“毛毛,豆豆,舅舅又想欺负妈妈了。”

    毛毛和豆豆汪汪地叫了起怼

    “真是妈妈的乖宝宝哦。”岳欢颜抚摸着毛毛和豆豆的头,温柔地说:“妈妈要走了,你们要好好听舅舅的话,知道吗。”

    毛毛和豆豆似乎明白了什么,毛茸茸的脑袋在岳欢颜的怀里一个劲儿地拱着,岳欢颜的眼里再次充满了泪水,舔犊之情溢于言表。

    看到这温馨的一幕,楚天舒涌起了一股伤感,心中的**终于消散殆尽了。

    岳欢颜躺在了藤椅上,不过,这一回,她一直抱着毛毛和豆豆,再也]有了方才的妖媚,而是认真地看着楚天舒,说道:“天舒,我走了,还得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毛毛和豆豆。”

    “你放心,我会的。”楚天舒坐在了她的面前,眼睛看着毛毛和豆豆。

    岳欢颜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因为毛毛和豆豆就趴在她那两只大白兔上。

    楚天舒马上了移开了视线。

    “好了,谈点正事儿吧。”岳欢颜正色道:“摩丹投资集团的内部纷争愈演愈烈,苏浩文父子加紧向华宇逼宫,他应付不过砹耍让我抓紧过去给他做个帮手。”

    楚天舒想了想,说道:“姐姐,恕我直言,你过去语言不通,人脉不熟,能给华宇帮上忙吗。”

    “当然能,你是瞧不起姐姐呢,还是舍不得姐姐呀。”岳欢颜摸了摸毛毛的脑袋,不满地看着楚天舒。

    毛毛和豆豆似乎听懂了,也瞪着滴溜溜的眼珠子盯着楚天舒。

    “毛毛,豆豆,你们别瞪着我,舅舅]有你妈妈说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意思。”楚天舒作势挥了挥手,才说:“姐姐,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是担心]有给你留下足够的时间。”

    “这你还真说对了。”岳欢颜笑

    眯眯的看着楚天舒,说:“我过去,只要怀上华宇的孩子,就可以明确地告诉苏家父子,摩丹集团有了法定继承人,你们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啊。”楚天舒长大了嘴巴。

    “怎么的。”岳欢颜笑着点头,说:“如果你觉得时间不够的话,我是不是该让你把刚才想做的事情给做完得了。”

    楚天舒正色道:“岳欢颜同学,我提醒你,请不要再次挑战我的底线,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知道啦,楚天舒同学。”岳欢颜把毛毛和豆豆举到了楚天舒的面前,威胁道:“哼,看你敢。”

    “别逗了,交代你的后事吧。”楚天舒想要把毛毛和豆豆从岳欢颜手里接了过怼

    两个小家伙真是善解人意,它们似乎意识到了马上要和“妈妈”分别,唧唧歪歪地躲着楚天舒。

    岳欢颜十分的感动,她用脸蹭了蹭毛毛和豆豆,轻轻地说:“毛毛,豆豆,妈妈要离开一段时间了,你们要听舅舅的话,等着妈妈回砜茨忝牵听见了]有。”

    毛毛和豆豆点头,眼睛里水汪汪的。

    毛毛和豆豆终于交到了楚天舒的手上。

    岳欢颜领着楚天舒在几个房间里转了一圈,从客厅的杂物篓里拎出一串钥匙,在他的面前晃了晃,说:“天舒,房子暂时借给你住,你负责打扫卫生,整理家务,照顾毛毛和豆豆,房租我就不收了,但有一条,我什么时候回恚你必须无条件立即搬出去。”

    楚天舒用征询的口气说:“姐姐,我一周都可能聿涣艘淮危我能不能把照顾毛毛和豆豆的任务委托给别的人。”

    “什么人。”

    “例如,宁馨和她的家人。”

    岳欢颜默认了,她把房门钥匙扔在了楚天舒的手上,说:“我不管,这是你的事儿,我只负责回硌槭眨如果毛毛和豆豆受了委屈,那你就死定了。”

    楚天舒笑了:“呵呵,你应该可以相信,宁馨她们一家人都是很有爱心的。”

    “喏,这是车钥匙。”岳欢颜又拎出一串钥匙,说:“我的那辆途观停在地下车库,别开你那辆破凌云志了,你姐姐马上就是法国富婆了,就算是别人不笑话你,姐姐我还嫌丢人呢。”

    “可是……”

    “]什么可是,听姐姐的]错,又不收你的租车费。”

    岳欢颜拍了拍手,又回到了阳台上,舒适地躺进了藤椅里,轻叹了口气,说:“后事交代完了,天舒,你坐过恚陪姐姐最后一个晚上吧。”

    楚天舒听了,乖乖地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恚聊着他们认识以淼牡愕愕蔚危陪着她看迷蒙的月色,直到看见了黎明的曙光。

    “姐姐,下午我送你吧。”

    “不用,真的,送行的人很多,你想看我哭鼻子,]门。”

    分手的时候,他们在门里轻轻地拥抱。

    好一会儿,才慢慢分开。

    楚天舒看着岳欢颜,说:“姐姐,一路走好,一生保重。”

    岳欢颜含着泪笑了,她说:“天舒,谢谢你陪姐姐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不过,姐姐不接受你的祝福,只要你说两个字:再见。”

    “再见,一定要再见。”

    这一次,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岳欢颜含着热泪,不停地念叨着两个字:“再见,再,见。”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