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章 擒贼擒王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农妇被他这么一吼,反而放开了,她喊道:“你……靠得住吗?借了一天的钱,也只借到三百块,够给孩子nǎinǎi看病不?够给闺女交学费不?你说,你有什么用?”

    道士还犟着脖子要耍威风,被楚天舒拦住了,他劝解道:“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吧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道兄,有什么难处,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道士一脸苦笑,还是道出了实情。

    这一家人靠山间的几亩薄田过生活,村子里的乡亲们也不富裕,小卖铺的生意清淡得很,根本没多少收入。农闲的时候,男人扮着道士出去花言巧语算命打卦给孩子们混点学费,女儿很争气,今年考上了临江大学,可学费到现在还欠缴着,这几天赶上变天,年迈的老母亲突然卧病在床,送进镇上的医院抢救,已经欠下了两千多块的医药费。

    男人本来想趁着国庆长假,到山神庙去多做几单生意,反被“菩提苑”的保安打得头破血流,回家之后把能走的亲戚家都走遍了才借到三百块钱,给老母亲付医药费还差得远呢。

    冷雪在一旁听了,唏嘘不已,可是,她的钱包在从岩壁上掉下来的时候,早已不翼而飞了。

    楚天舒出门的时候,把钱包等贵重物品留在了家里,摸遍了全身,也只摸出了几百块,他把这些钱塞到了道士的手上,不好意思地说:“大哥,我身上就这些了,你先拿去应个急。”

    尽管还是连医药费都不够,全家人依旧是千恩万谢。

    楚天舒又说:“你把你女儿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们回去就给她把学费缴了。”

    道士没有再推辞,让小男孩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拿起笔把女儿的联系方式写在了纸上。

    楚天舒接过来看了看,又询问了几句,得知道士姓闻,名叫闻家奇,小男孩叫闻达,还在上初中;女儿叫闻芳,今年暑假考上的临江大学建筑系。从纸条上的字迹来看,道士的字写得很是工整,想必也是读过书的人。

    楚天舒把自己的手机号码也写给了闻家奇,承诺往后小弟弟的学费他全包了。

    农妇按着闻达要给两人磕头,被楚天舒扶住了,他说:“大哥,大嫂,别发愁,两个孩子有出息,今后的rì子会好过起来的。”

    闻家奇愁眉苦脸地说:“唉,只是现在的rì子太难过了,苦了老人和孩子啊。”

    这时,有一个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农妇跑到玻璃柜台前,从底下拿出一个电话座机来,拿起听筒就流眼泪了。“芳芳,你还好吗?……嗯,妈知道,你一个人在外面注意身体啊。”

    只说了这么几句话,电话就挂了。

    农妇对道士说:“女儿打来的,她说放假不回家在外面打工呢,让我们不要惦记,这孩子,打小就懂事,不舍得花电话费,还知道给家里报个平安。”说着,又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楚天舒看见电话机,眼前一亮,走上前说:“大嫂,电话借我用一下。”

    他给杜雨菲拨打了一个电话。

    “雨菲,我是楚天舒。”

    杜雨菲很不满:“楚天舒,你现在在哪?怎么又关机了?”

    “我在你们过来的路上,你们现在到哪了?”

    “我们刚下高速,估计还有十几分钟能到。”

    楚天舒说:“这地方,只有山间小道,大车根本进不来。”

    “那怎么办?”

    “你身上带钱了没有?”

    杜雨菲有点奇怪:“带了,你要钱干吗?”

    “我有一台摩托车,折价卖给你好了。”

    “好,你要多少?”

    “你有多少?”

    “嗯,我看看,”杜雨菲大概是翻看了一下钱包:“总共……三千六百五十八。”

    “行,成交!”

    杜雨菲叫道:“什么你就成交啊?”

    “钱拿来,摩托车归你了。”楚天舒笑着补充道:“还有,你的车也归我了。”

    “哼,少来,楚天舒,你又耍什么鬼花招,你这便宜也占得太大了吧。”杜雨菲在电话里疑惑地大叫:“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开的jǐng车。”

    “哈哈,我身边有一位神人,他什么都算得出来。”楚天舒看了看闻家奇,逗乐道。实际上,楚天舒是瞎猜的,他估计杜雨菲为了不打草惊蛇,多半会悄悄地行动,不会大张旗鼓地开着jǐng车过来,没想到,竟然真的就猜对了。

    杜雨菲无可奈何,只得同意了:“那好吧,我们在哪里交易?”

    楚天舒侧头问闻家奇:“这个村子叫什么?”

    闻达抢着说:“闻家岭。”

    楚天舒对着话筒说:“我在进闻家岭的路口等着你。”

    挂了电话,楚天舒问闻达:“闻达,你上学骑车吗?”

    “是!”

    “走,你跟大哥去拿钱。”

    “好嘞。”闻达跑出去,把自行车推了出来,站在门口兴奋地等着。

    闻家奇把楚天舒和冷雪送出门,摇摇头说:“楚兄弟,我们大人苦点累点没什么,可就是苦了两个孩子啊。你看,闻芳放假都没回家,还在成立打工呢,也不知道这孩子在城里苦成什么样了。”

    冷雪忙安慰说:“闻大哥,我就在临江,回去我就去看她。”

    楚天舒突然开玩笑说:“老闻,其实你算命打卦还是有点道道的,我说,你还不如到城里去摆个小摊,顺便给人算个命测个字什么的,保管比在这山沟里过得要好。”

    闻家奇一拍大腿,笑道:“兄弟,你这个主意不错啊。我回去跟老婆合计合计,等我老娘的病好了,我真到城里去试试。”

    楚天舒笑道:“哈哈,老闻,你还别说啊,这一套在城里达官贵人那里现在很吃香的,说不定混上几天,凭你的本事还真混成半仙了。”

    楚天舒这一句话,把闻家奇和冷雪全逗乐了。

    闻达带着楚天舒和冷雪

    出了村子,过了小石桥,摩托车跟在自行车后面开了十几分钟便上了大路。

    楚天舒和冷雪下了车,站在路边等了几分钟,杜雨菲带着专案组的四名刑jǐng开着车也到了。

    他们全穿着便装,和一般的旅游者没什么两样。

    杜雨菲一下车,楚天舒就向他伸出了手:“拿钱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楚天舒,我看你怎么像是打劫的,就不怕我的兄弟们把你抓起来。”杜雨菲的话引起了几名jǐng察的哄笑,他们跟杜雨菲执行过很多次任务,与楚天舒也见过好几回,听惯了他们两人的斗嘴,不以为怪,反而喜欢看他们的热闹。

    楚天舒从杜雨菲手里接过了钱,交给了闻达,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闻达,你先回去,把钱交给你爸爸给nǎinǎi治病,这里没你的事儿了。”

    闻达揣起钱,给楚天舒、冷雪和杜雨菲分别鞠了个躬,骑着自行车飞快地消失在乡间小道上。

    楚天舒和冷雪一起,简单地向杜雨菲等几名刑jǐng介绍了遭遇瘦小男子打劫和小木屋的情况。

    杜雨菲见楚天舒和冷雪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想要问什么,被楚天舒拦住了。

    他招手让冷雪把摩托车从路边推了出来,又把凌云志的车钥匙交到了杜雨菲的手上,笑嘻嘻地说:“我的车停在秀峰山的停车场,回头忙完了,估计你还得用车,我给你预备好了。”

    杜雨菲接过车钥匙,白了他一眼,嗔道:“你这家伙,当我们是你的车夫呢。”

    楚天舒这次没有反击,笑了笑,低声问道:“雨菲,我那笔记本电脑放哪了?”

    杜雨菲轻声说:“在车里,后座的靠背里面。”

    “好。我和冷雪连夜赶到临江把电脑送回去,返回之后我们再把车换回来。”说完了,楚天舒还不忘和杜雨菲开玩笑:“哎,你当心点,我那车可是借来的,你别把它当成你们专案组的专车啊。”

    “去你的吧!”杜雨菲看了他一身的脏衣服,不满地说:“楚天舒,你不把我的车搞得乌七八糟的,我就谢天谢地了。”

    楚天舒嘿嘿一笑,钻进了车里,与杜雨菲挥手告别。

    杜雨菲用摩托车带着一名刑jǐng先行,另外三名刑jǐng徒步跟进。

    很快,杜雨菲在岔路口找到了绑在树上的瘦小男子和矮胖男子,由他们带路来到了湖边的小木屋,经过对瘦小男子及薛凯二人的粗略审问和简单的勘察,初步认定这里应该就是流窜作案抢劫团伙藏匿的窝点。

    杜雨菲十分兴奋,马上打电话向专案组的副组长、市刑jǐng支队童副支队长报告,请求支援。

    童副支队长不敢怠慢,又立即向分管副局长做了汇报,随即带领jǐng力紧急出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

    杜雨菲布置一名刑jǐng埋伏在小树林外jǐng戒,另一名刑jǐng骑摩托车去了秀峰山的停车场,将楚天舒的车开到了进入闻家岭的大路边隐蔽,她则和另一名刑jǐng装扮成被抓获的薛凯和他的小情妇,在小木屋里等着光哥返回。

    十一点三十分左右,童副支队长带队还没有赶到,埋伏在小树林外的刑jǐng报告:光哥回来了。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