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5章 迂回出击

文 / 北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毫无疑问,对于仪表厂下岗职工集体上访事件,各家媒体一定是得到了高层的封口令,这同时也说明,有人心里有鬼,担心仪表厂的事儿曝光,害怕来自社会舆论的压力。

    既然如此,那就更需要利用媒体来引导社会舆论。

    可是,在目前的大形势下,要想获得利用媒体,真好比是难于上青天。

    即便有胆大的记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站出来仗义执言,也未必能通得过严格的层层审查啊。

    从简若明的办公室回到综合科,范亦兵和刘chūn娜迎上来,欢天喜地地告诉楚天舒,主任办公室已经收拾好了,田克明的东西全部清理一空,连办公桌椅都换了新的,他们张罗着帮楚天舒把电脑资料等搬进了主任办公室。

    连rì来,坐在宽敞明亮焕然一新的主任办公室里,楚天舒变得像田克明一样,一大早就盼着报纸早点送过来,可每次都是抱着希望打开,带着失望合上,字里行间根本找不到和仪表厂有关的新闻。

    这么一来,楚天舒非但没有了升职的喜悦,反而多了几分担忧和沮丧。

    “暖暖的chūn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手机铃声震天响,楚天舒却没有接电话的兴致,这不是卫世杰来找麻烦,便是齐大光要请客喝酒。

    楚天舒懒洋洋地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了电话。

    “喂,知道我是谁吗?”是一个热情的女声。

    楚天舒赶紧看来电显示:哇,是向晚晴。

    看到这个名字,楚天舒心头一阵激动,仿佛看见了一双大大的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之下,在那儿忽闪忽闪,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希望。

    楚天舒没有想到她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他脑子飞速运转着:利用媒体,利用社会舆论,引起社会关注……向晚晴?对,利用向晚晴!

    可是怎么才能不动声sè地利用呢?

    听楚天舒半晌没说话,向晚晴催问道:“喂,你哑巴?想不起来了吧。”

    美女最不能容忍的事,就是被人忽视。

    楚天舒一时兴起,学着播音员的声音字正腔圆地说:“您好,您所拨叫的用户……正在洗耳恭听。”

    这一句调侃勾起了向晚晴的兴趣:“那你快说呀,我是谁?”

    楚天舒感觉心跳加快,人也短暂地晕了一下,有点像蹲的时间久了,猛然一下站起来,脑子里供血不足。

    其实这种感觉,从楚天舒平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

    不过,此时此刻,楚天舒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向晚晴这个人,还有她青原卫视记者的身份。

    这感觉,好比久旱逢甘雨!

    能不能劝说她来策划一起以下岗职工为主题的节目呢?

    楚天舒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觉得嗓子有点儿发干,他费劲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极力控制住了自己,才轻轻地笑出声来,说:“我要猜对了,有什么奖励没有?”

    向晚晴不耐烦地说:“你这人真是嗦,女生请你猜谜,这本身不就是一种奖励吗?”

    “不,这不是奖励,这是陷害。”

    “你好无耻哦。”向晚晴一定在电话那头冷笑:“哼,你以为你姓卫啊,会有很多的女孩子上赶着要陷害你。”

    “呵呵,我和姓卫的师出同门,有相同的魅力也或未可知哟。”

    “哦,我明白,那就是认识的女孩子太多,怕猜错了不敢猜,对吧?”

    “不对!”

    “那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猜对了,证明我在惦记你,那我很没面子。要是猜错了,又证明你没有魅力,你又太没面子了,这种老鼠钻风箱的好事儿,像我这样聪明的人,一般是不干的。”

    “真没劲儿,看不出来呀,你也是个油嘴滑舌的男人。”向晚晴懒洋洋的,像是要挂电话了。

    楚天舒赶紧表白:“不不不,你误会了。接到你的电话,我真的是心情激动,心cháo澎湃。说句大实话,我这几天就一直在盼着你这个美女大记者给我打电话呢。”

    向晚晴有点小得意了:“这还差不多,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当然知道,美女记者向晚晴呀。哎,你告诉我,是不是想我了?”

    “切!你以为你是谁呀,我犯得着想你?”

    “不想我,那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呢?”

    向晚晴啐了一口:“呸,想你个大头鬼,你是不是忘了,你欠我债,我这是催债来了。”

    “早说呀,我正好得了一笔外财,具有偿还能力了。你在哪,我给你送过去。”

    “少来,别糊弄我。我问你,你那个姓卫的同学,什么时候接受我的采访啊?”

    楚天舒开始叫苦:“哎呀,我跟他说过了,他也不肯自曝隐私啊。”

    向晚晴大为不满:“哎,你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啊,答应我的事情,说变就变了。”

    总算把话题引到节目上来了,楚天舒开始旁敲侧击:“我说,你好歹也是当过战地记者的,怎么也热衷于这种无聊的八卦节目呢?再这么下去,我这个忠实的观众也要舍弃收看你们的节目了。”

    “虚伪!你和我见面的时候,连本大记者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你算什么忠实观众啊。”向晚晴反驳完了之后,马上又说:“哎,你别转移话题,我还等着做节目呢。”

    “这种婆婆妈妈的话题,能有什么收视率呀,我说,你干脆别做了。”

    “不做,那我做什么?”

    “咖啡厅里抓劫匪,这多带劲儿啊。”

    “你成心气我是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安部门说了,匪徒还没抓完,怕泄密不让做呀。对了,我的纽扣摄影机还在那个女jǐng察手里,你答应帮我要回来的。”

    楚天舒见关子卖够了,突然说:“我手上有个话题,你敢不敢做?”

    “真的?”向晚晴兴奋了。

    楚天舒继续激将:

    “当然是真的,就怕你没胆量。”

    “等等,”向晚晴何等的聪明,她马上就反应过来楚天舒要说的是什么了:“老兄,你说的不会是仪表厂职工闹事吧?”

    楚天舒窃喜:“是啊,这个话题还不够吸引眼球吗?”

    向晚晴泄了气:“老兄,你别害我了。你害我把饭碗砸了,你管得起我下半辈子的饭吗?”

    “没问题呀。”楚天舒笑着说:“下半辈子你跟定我,有我一口干的,就不会让你喝稀的。”

    “打住,打住!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对劲儿啊?好像我这辈子嫁不出去,非要赖上你似的。”

    “哈哈……”楚天舒大笑起来。

    向晚晴恶狠狠地说:“笑你个头,我烦都要烦死了,你还笑得那么得意。”

    楚天舒认真地说:“不开玩笑了,我给你提供个话题,保管你有兴趣。”

    正面突破不了,楚天舒决定迂回出击,他想起了郑小敏的老妈还躺在病床上等着有钱了做手术呢,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节目选题。

    先避开郑家的身份,以一个少女卖身救母的故事刺激大众的泪腺。

    节目播出之后一定会引起轰动,不仅可以帮郑妈妈筹集到医药费,再进一步深挖故事背后的人和事,仪表厂下岗职工的疾苦就很自然会浮上水面了。

    向晚晴等不及了:“快点,别卖关子了,快说来听听。”

    “请问,一位少女要卖身救母这有没有看点?”

    “有,太有了!她是谁,她在哪,你带我去。”

    “嘿嘿,急什么,我替当事人提个条件。”

    “说!”

    “帮人家筹集手术费。”

    “没问题,只要故事够真实,够悲催,这事儿就交给我,保管会有爱心人士为他们提供资助的。”

    “行,一言为定,我马上和他们联系。”楚天舒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哎,你不会为了哄我开心,瞎编乱造的吧。”听楚天舒笑得很暧昧,向晚晴不放心,又威胁了一句:“哼,你要是再敢耍我,我一定要把你冒名顶替相亲的光辉形象给你曝光了。”

    “别别别,”楚天舒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就说:“你在哪,我当面和你说,行不?”

    向晚晴很干脆的就答应了:“行!我回去换件衣服,回头我给你打电话,你过来接我。”

    挂了电话,楚天舒打车赶回来丹桂飘香,从车库里把那辆凌云志开了出来。

    从外观上和车内配置来看,这车和普通的凌云志毫无二致,但刚开出小区,楚天舒就感觉出来了,这车的动力xìng能和cāo控xìng能异常优越,作为一个不常摸车的新手,开起来也是得心应手,cāo控自如。

    他先赶到了医院,告诉郑家父母和郑小敏,已经联系好了青原卫视的记者,要对他们进行拍摄采访,通过节目向社会各界募集手术费。

    楚天舒反复交代,在采访过程中只字不能提仪表厂三个字,

    郑屠夫和小敏妈自是感激不尽,满口答应。

    不过,在走廊里向郑小敏提到要采访“卖身救母”的细节时,小丫头有些犹豫了。

    楚天舒说,小敏,你做都打算做了,说说又怕什么呢?

    郑小敏扭捏着说,做是偷偷摸摸地做,可说是当着全市人在说,这能一样吗?

    楚天舒说,那你不想救你妈了?

    郑小敏抹了一把眼泪,不做声了。

    楚天舒伸出手,扶住了郑小敏的肩头,说:“小敏,坚强一点儿。”

    “好,我听你的。”郑小敏抬起头,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忽然又低下头,红着脸说:“楚哥哥,你可忘了我给你的纸条。”

    “暖暖的chūn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

    尴尬的气氛被手机铃声打破了。 ( 官场桃花运 http://www.xshubaow.com/0/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xshubaow.com